昊翔文字rpg《远方来信》02

*来玩,选项会影响收集到的线索和剧情走向,一天多更
>>

床头柜上摆着一只悬浮屏时钟,浅蓝色的数字漂浮在空气中,此刻是晚上九点四十分。
孙翔拉开抽屉,闻到一股淡淡的木制品的清香。紧接着,他的目光便被抽屉里的东西吸引了。
是一幅画。
线条细腻,碳笔打出的光影让画中的人物栩栩如生。英俊的少年坐在教室窗边的课桌后,发现有人在画他就扭过脸来,眼睛睁大,神情惊讶。
孙翔隐隐从画中感觉到一种古怪的压抑的感情,但更多地,是彻头彻尾的寒意。
画中人是他,但他却对这幅画和画画的人没有一星半点的印象。清醒过来后,他对世界的反应都基于那些仅存的模糊记忆,即使不记得,也会有既视感。但这画……任他如何搜寻记忆,也像一颗石头砸进一口深井,听不到回音。
床头柜里没有其他线索了,孙翔刚想去看看书桌和衣柜,被虹膜锁从外反锁的卧室大门却突然打开。孙翔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把床头柜抽屉踢关上,再将那张小画对折叠好塞进裤包。
“睡醒了?”走进屋的男人生着刺硬刺硬的棕黑头发,胡乱捋到脑后,露出一张俊朗却稍显戾气的脸庞。
“你谁啊!”孙翔警惕地跟那人保持距离,退到落地窗边,右手侧有一盏落地灯,危机时刻可拎起来防身。
“你昏倒在我家门口,我好心好意把你捡回来,你就这么跟恩人说话?”那男人走近了些,孙翔发现他跟自己一般高挑,肩宽腰细,上臂和肩膀的肌肉都比他要结实几分,打起来估计自个儿占不到多少便宜。而对于此人的话,孙翔半个字都不信。
“你说谎!”孙翔怒气冲冲,“我怎么可能……”他闭上嘴,有什么不可能呢?他没了记忆,说不定就是这人说的昏倒的缘故,要是这人说的是真的……
“我,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他小声说。脸上发烫,这句话,怎么听怎么像碰瓷。他紧靠着冰凉的落地窗,有些不知所措地问:“我们之前见过吗?如果你认识我,那,帮我联系我的家人,他们一定会好好感谢你。”
“我不认识你。”黑发的男人冷冷地说,“看你被雨淋得可怜,大发慈悲把你捡回来而已。”
身后的玻璃窗像一座沉默的冰山,隔绝了窗外漫天的雨幕,孙翔冷静下来,心想,这人满嘴鬼话,但暂时看起来不像对他意图不轨的样子,他先套到话,找机会跑路再说。
“我是孙翔,你叫什么?”孙翔抛出他仅有的筹码。
“唐昊。”那人嗓音干涩,像想到难言的回忆,“这里是我家,你可以先住这儿,等我联系上你的家里人再送你回去。”
又在骗我,孙翔心中涌上一股不知所谓的酸楚,看我傻了吧唧地被你骗很爽是不是?他猛地摇头,那种钻心的痛苦就一扫而空。
唐昊,他默念这两个字。
我不记得了。
“肚子饿不饿?”唐昊忽然问他。
孙翔摇头,说他想休息。
“那好,你先住着,我走了。”
“等一下!”孙翔叫住他,“这是你卧室吧?应该你睡这里,我去客厅睡沙发。”卧室房门有虹膜锁,他不能再被困在这个房间里。
“我怎么舍得你去睡沙发……”唐昊咕哝。
孙翔没听清,就又问了一遍。
“不用,你淋了雨,在沙发上休息不好,容易发烧。”
孙翔急了,于是质问唐昊:“那你为什么要锁门?是想把我关在这里吗?!”
唐昊仿佛被他的话逗笑了,嗤笑一声说:“你才发现啊?”说完,便眼疾手快地锁上门,孙翔冲过去砸门,却无济于事。
靠!孙翔气急败坏。都怪自己因为一幅画对唐昊放松警惕,这下糟了。
虹膜锁设置在门外,也就是说,门只能从外部打开,杜绝了在屋内黑进系统的可能。
孙翔对落入他人手中,无法掌控自己命运的境况厌恶至极,但他清楚,他必须冷静下来,搞清楚唐昊的身份和目的,再择机逃跑。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孙翔气呼呼地想,唐昊你给我等着!
忽然间,他听到嗡嗡的传送履带滚动的声音。不一会儿嗡嗡声停下,他四下寻找,却发现在床头柜抽屉下面那个柜子里多了一个东西。
一盒药,上面贴着张便利贴,留言的字迹张扬肆意,就俩字。
“吃药。”
靠!孙翔感觉自己被骂了。退烧药?切,那混蛋给的东西,我一口也不会吃,鬼知道是什么!
话虽如此,孙翔还是去看了眼药盒,企图找到线索。即使找不到,他也可以在盒子上留下求救信息,说不定十天半个月后,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有人会收到他的SOS信号呢。
孙翔干巴巴地苦笑几声,拿起药盒。仔细一看,不是退烧药消炎药,而是……
Omega抑制剂?
抑制剂?一只鸡?哈哈哈哈哈哈!孙翔捧腹大笑,并为自己苦中作乐的精神所感动。
这是什么鬼东西!
孙翔( ),回到床上,决定先睡一觉养足精神再说。
A,转念一想,唐昊想害他早就动手了,吃一颗试试又不会死,先看看唐昊有什么目的,于是仰脖把药吞了几粒;
B,把药丢进垃圾桶。

评论 ( 25 )
热度 ( 13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