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文字rpg《远方来信》03

*选项影响剧情和得到的线索,多一点评论和心心,努力更快一点

>>
孙翔想都没想就把那盒抑制剂扔进垃圾桶。
什么Omega……手表吗?
搞不明白。
睡了一天,孙翔清醒得像夜晚的猫,放轻脚步走唐昊的卧室里翻来找去。没多久,肚子就开始咕噜作响,闹起饥荒。孙翔讪讪地摸摸肚子,刚才唐昊问他要不要吃点东西他拒绝了,眼下没脸要晚饭吃。
幸好书桌上放了一壶蜂蜜柠檬水,孙翔饿到头晕,也不嫌弃,端起圆圆胖胖的玻璃冷水壶就着壶嘴大口把甜滋滋的蜜水灌进肚。喝了几大口,头晕的症状非但没解决,反而更加严重了。
孙翔扶着书桌边缘,大口喘气。一道难以言喻的热意沿着脊椎淌向脚心,孙翔双腿发软,靠着书桌滑跪在地,一不小心把茶壶带到地上,玻璃稀里哗啦碎了一地。
浓郁的果香如同挥笔泼墨般豪迈地占据整个空间。孙翔扯一扯衣领,香甜的味道就从他脖颈和胸口上散发出来。他不明白自己的身体怎么了,是发烧了吗?应该是吧?不然为什么自己浑身发热,冒着细汗。
落地窗映出一个蜷缩在书桌后面的人影。俊俏的少年面颊绯红,双腿夹紧,蜷着身子,像一只熟透的虾。
孙翔有些崩溃,他的下面不但起了反应,而且后面也湿了,裤子湿嗒嗒地黏在身上,难受极了。
一定是唐昊给他喂了什么东西!该死!孙翔咬紧牙关,压抑住痛苦的呻吟。
既然如此,他就肯定不能向唐昊求助。可是,不找唐昊,他该怎么办?
难受得快要死去了。饥饿和干渴的感觉交替出现,渴望却求而不得的落差让孙翔感觉像在烈火上被灼烧。
砰,卧室大门推开,涌进清新的冷气,吹散馥郁的花果香。
唐昊快步走进来,孙翔听到他急促的脚步声在书桌前停下,接着马上绕到书桌另一侧。
身体敏锐地察觉到有人靠近的压迫感和热量,孙翔猛然抬头,眼睛很亮,纵然噙着泪水,也依旧带着些倔强。
“你给我吃了什么?!”孙翔低吼。
唐昊皱眉:“你没吃药?”
“什么药……一定是你给我喂了脏东西,不然我为什么会……”
唐昊啧了声,伸手去搂孙翔的脖子和腰,想把他抱起来。
尽管浑身脱力,但求生的欲望占了上风。孙翔躲来躲去,被唐昊一把抱住,依然在怀中蹭动着挣扎。
“别他妈动。”唐昊眉头紧拧,骂了他一句。
孙翔呜呜地叫出声,他手上没力,牙口倒好,就着这个被一个男人公主抱的羞耻姿势偏头往唐昊肩膀上咬了一口。
唐昊顿住脚步,压低声音,语气平静地询问孙翔,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如果唐昊因为自己咬他而生气也就罢了,反应如此平和,仿佛在陈述事实,就让孙翔火冒三丈。
“你,呃……你才有问题……”该死,这是我在说话?!孙翔被自己颤抖着的有些那什么的嗓音惊呆了,赶紧闭上嘴和眼睛装死。
唐昊慢慢将他放在床上,动作轻柔,离开唐昊怀抱的一瞬,他莫名觉得有些失落。掖好被角,唐昊一低头就看到床头柜边的小垃圾桶里躺着的抑制剂。
“你得把药吃了。”
“不吃。”
“孙翔。”
孙翔睁开一只眼睛,睫毛忽闪:“谁知道你什么居心!不吃,坚决不吃,我怕你下毒!”
“不难受么?”唐昊冷哼,“你后面,应该湿透了吧?你不吃抑制剂,是想要我帮你解决吗?”唐昊这个混蛋,语气嘲讽就算了,重音居然放在“要”和“我”两个字上面。
孙翔面红耳赤,抬起软绵绵的胳膊想去捂唐昊的嘴,可他实在没力气,只好堵住自己的耳朵。
“Omega是什么?”孙翔问。
唐昊吃了一惊:“这也不记得了?”
他简短地跟孙翔介绍Omega,Alpha,Beta之间的关系。在孙翔想,自己再怎么样也是个Alpha时,唐昊说道:“你在雨中昏厥应该是Omega的易感期要到了,我担心把你留在外面会有其他Alpha动手,才把你带回我家。”
“这么说来,你算是个好人?”孙翔呵地笑了声,他可没忘记,唐昊才是把他囚禁起来的那个人!绝不能被他冠冕堂皇的甜言蜜语欺骗了!
“等一下!”孙翔打断想要张口解释的唐昊,“你刚刚说这个世界男人也可以怀孕,只要他是Omega?”
唐昊哼了声。
“那我岂不是……”孙翔惊得下巴都掉了。这是怎么一回事?醒来毛线都不记得,而且变成了必须臣服在Alpha身下的Omega?还能怀孕?!好特么羞耻。“那你是什么?”他问。
“当然是Alpha。”唐昊恶劣地提议,“Alpha给Omega标记后,就不会有这种困扰。”
孙翔猛地摇头:“还是算了。”刚才唐昊说,标记相当于把O变成A的所有物。他跟唐昊又不熟,这人又讨厌得紧,让他跟唐昊绑在一块儿,不如让他一头撞死。
“现在,把抑制剂吃掉。”唐昊把药塞给他。
孙翔别无选择,仰起头把几粒白色的药片嚼碎吞掉。抑制剂见效很快,那种想要拥有,想被占有的情绪渐渐消弭。但他全身是汗,内裤前面后面湿成一片,黏黏糊糊地沾在身上,很不舒服。
“我想洗澡。”孙翔说。
唐昊蹙眉。
孙翔赶紧保证:“你放心,我不会跑的。”想跑也没地方跑啊!外头还有道门呢!
话说到这一步,唐昊哼了哼,把孙翔从床上架起来,在他再三抵抗之后,才放他一个人进了浴室。
把身体冲洗清爽,海盐味的沐浴露盖过身上残存的果香信息素,孙翔身心舒畅,换上唐昊给他的睡衣,光脚踩在浴室门毯上,边擦头发边看向侧对他在走廊上玩手机的唐昊。
刘海低垂,眼窝深邃,有种桀骜不驯的张狂的气场。脖子上有两弯牙印,唐昊不时用指尖去碰,然后皱皱眉头,露出忍耐的表情。
孙翔欲言又止,在唐昊扭过头看向他时,情不自禁地说:
A,你也在易感期吗;
B,你以前认识我,对吧,唐昊;
C,很疼吗?

评论 ( 57 )
热度 ( 16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