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衣不如故

*好久没更新啦摸一篇甜饼,要评论噢
>>

应该有一个字,用来概括秋天的上海。二十四小时内体验春夏秋冬,下午穿T恤大裤衩出门觅食的孙翔晚上被冻得瑟瑟发抖。
一回家,孙翔就边揩鼻涕,边打喷嚏,直奔衣帽间,想把冬天的厚衣服翻出来。
衣橱角落塞着一只衣物分装袋,里头一件褚红色卫衣,看logo和款式是Gucci去年的旧款。
孙翔衣服多,卫衣拿出来抖了抖,也没想起来是什么时候买的。他收拾行李从来都是卷成一卷挨个摆好就算不错了,没用过分装袋这种东西。
挠挠头,想了半天,孙翔恍然大悟,他好像把这件卫衣借唐昊穿过,那家伙再从南京寄回来,之后便在衣柜里吃灰。
绵密的衣料散发着极淡的香气。孙翔鼻翼皱皱,埋头一嗅,觉得这味道有些熟悉。
好像是唐昊常用的洗衣液味儿。
气味如同回忆的开关,早已遗忘的记忆碎片纷至沓来。

去年底,呼啸跟轮回比赛过后,孙翔照常和唐昊约饭。
寒风刺骨,冰渣子似的雨水落在人身上,街上雾蒙蒙的。
“我靠。”孙翔骂了声,催促唐昊快走,“幸好我们约在我家旁边,不然这天气打车都打不到。”
唐昊穿着棒球外套,里头一件单薄的毛衣。全身上下的打扮按孙翔说的,四个字,黑咕隆咚。
他们倒霉地没带伞,而孙翔为贪图零点几分的潇洒帅气,穿的比唐昊还少,只有一件加绒的套头卫衣。
“喂,围巾给你。”唐昊叫住孙翔,不由分说地把卫衣帽子扯到孙翔脑袋上戴好,帽绳拉紧,系一个傻傻的蝴蝶结,再把灰色的羊绒围巾缠到他脖子上。
“我不用!”孙翔只露出一双眸光滟滟的眼睛,嘴被围巾捂住,声音闷闷的。
唐昊蹙眉,嫌弃他磨叽:“快走吧。”
孙翔被他攥住手腕,跌跌撞撞地往家跑。围巾上残留着唐昊的体温和气息,在猎猎冷风中,像喝下一杯滚烫的热巧克力,苦涩而甘甜。
孙翔脸有些发烫,心里直骂唐昊,该不是想闷死他,居然围那么紧。
那是他们二十岁的冬天,奔驰在夜道上,街边是早已打烊的店铺,只有街角的711亮着光。像是搭上一辆雪国列车,纵然满身风雪,却不寒冷,也不寂寞。
到家时,两个人都湿透了。孙翔牙齿打颤,刘海一缕一缕地黏在额头上。
“快去洗澡,冷死我了。”孙翔哆嗦着,弓腰驼背,冲进浴室。
门关到一半,他想才想起来有唐昊似的,打开门,探出颗湿漉漉金灿灿的脑袋,不好意思地问:“要不一起洗?”
唐昊撇嘴,嫌弃得半死:“不了,你快点。”
“那你先去我的衣柜里找几件衣服,烘干机里有早上刚洗好的浴巾,还是热的,多拿几条。还有……”
唐昊挑挑眉毛:“孙翔,你还洗不洗了?”
“噢。”孙翔缩回去,急匆匆冲了个战斗澡。寒意被热水驱逐出四肢百骸,浑身舒泰。
他边甩着湿乎乎的头发,边走到客厅。脚下的地毯毛绒绒的,他的步子也轻柔如风。
唐昊来过他家许多次,早就自给自足地换上干爽的衣物,头发也用浴巾擦好,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孙翔一靠近,潮湿的热意让唐昊立刻扭过头,招招手示意孙翔低头,然后摸了摸他的脑门儿。
“没发烧。”
“那当然。”孙翔得意,“翔哥身体硬朗。”
唐昊笑出声,过一会儿,孙翔才想明白自个儿的语病,气得扑上来想揍他。
唐昊却握住他的手腕,膝盖支着他的小腹,把他整个人抡到沙发上。孙翔眼前天旋地转,没来得及骂人,却见唐昊站起身,伸个懒腰,说去洗澡。
讨厌鬼,孙翔想,怎么说我也是一八五的身高,怎么会轻轻松松被唐昊制住,丢死人了。
吵吵闹闹直到深夜,唐昊第二天下午的高铁,两人闹到凌晨才睡下。其实也没做什么,一块联机打个游戏,一起吐槽热播的电视剧,唐昊还做了夜宵给他吃。没有任何“有意义”的事,都是些微不足道的琐事,不知道为什么,孙翔很开心。
这份开心持续到一小时后。孙翔半梦半醒间摸摸床单,冰的,瞬间惊醒。他睡前开了电热毯定时和空调制热,竟然生生被冻醒了。去摁电灯开关,果不其然,一片漆黑。
卧槽!孙翔惊呆了,他一年到头在这间公寓住不了几天,怎么今天停电刚好被他撞上?而且,上海这天,冷嗖嗖的,眼看就要迎来新一波冷空气,晚上没暖气,明早非被冻感冒不可。
对了,还有唐昊。晚上唐昊刚跟他一块淋了雨,要是再被冻一晚上,回南京时感冒了,呼啸经理会不会杀到轮回来让他对呼啸队长负责啊?
本着爱护小伙伴的心,孙翔摸黑走出卧室,摸索着推开客房的门。
唐昊貌似睡得很沉,呼吸悠长。
“喂。”孙翔戳戳他的脸颊,“唐昊。”
唐昊皱眉,哑着嗓子问:“怎么了?”
孙翔被这声音闹得脊背发麻,像有狗尾巴草在他背上挠,于是小声说:“停电啦。”
唐昊打个呵欠坐起身,不爽道:“停电你来找我?”
“我怕空调没法开你会冷……靠,算了,好心没好报。”孙翔转身就走。
小臂忽然被人握住,他闷闷不乐地问:“干嘛?”
“你房间冷吗?”唐昊揉揉眼睛,像是终于清醒几分。
“还好……好吧,有一点儿。”
“那你过来睡吧。”唐昊边打哈欠,边掀开被子,拍拍床垫。
人类的体温在潮湿冰冷的雨夜像血对吸血鬼般有致命的吸引力。孙翔鬼使神差地点头答应,蜷起腿缩进唐昊被窝。
唐昊往里挪了挪,把刚才捂热的那片儿分给孙翔,再把被角掖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
“我吵醒你了?”孙翔悄声问。
“你说呢?”唐昊闭着眼睛回答。他哼了声,胸腔跟着震颤,孙翔额头抵着唐昊肩膀,脸颊滚烫。
突如其来的心悸让孙翔大惑不解。不等他多想,唐昊摸摸他的手,啧声道:“手这么凉?”
那人的手心干燥而温暖,孙翔明知他们的举动对朋友而言过于亲密,但无垠的黑暗模糊了距离,所以他只是学唐昊冷哼一声:“要你管?睡觉!”像是要报刚刚的一箭之仇。说完这话,也不安分,冰块似的指尖撩开唐昊衣摆往他小腹上贴。
唐昊闷哼一声,骂道:“孙翔你搞什么?”
“借火。”孙翔说完不吭声了,专心培养睡意。
唐昊的腹肌紧实,摸着倒挺舒服……孙翔边光明正大地揩油,边后知后觉,唐昊小腹紧绷,好像很紧张。
哈,孙翔笑出声,唐昊怎么像个被轻薄了的小娘子似的。他在心里狂笑,笑着笑着,胳膊搂住唐昊的腰,睡着了。
妈的。唐昊好像骂了几声脏话,以至于孙翔做梦都梦到唐昊拿着根小皮鞭抽他。

从现在的时间节点回溯过去发生的事,好比看一篇本格推理小说,证据都摆在眼前,只待你去发现。
一丝隐约的不对劲让孙翔太阳穴上青筋紧绷,突突地跳动。一件旧衣唤醒的不止是记忆,还有怀疑。
孙翔一向大大咧咧、无忧无虑,可也不是个蠢人。
他知道朋友之间不会像他和唐昊那样,而唐昊对他跟对其他哥们显然不太一样。
譬如说,刘小别想喝奶茶,唐昊得心情好了才会请客,而且只会发红包让刘小别自个儿去买。不会像对他一样,一块出去时买了放他手里,远在南京时,点外卖直接送到俱乐部楼下。
再比如,邹远心情不好,唐昊会呼朋唤友组个局让邹远放松一下,或者让他请半天假,在家里睡一觉。如果是他心情不好,唐昊要么打电话,假期时就亲自过来。像看守财宝的龙,独占欲极强,场景里不会出现第三个人。
继续想下去,孙翔的头都要炸了。
孙翔先是惊讶,再是惶恐,然后是自我怀疑。唐昊怎么会喜欢他?他知道自己很帅没错,但唐昊……居然有喜欢的人吗?那家伙谈恋爱的样子,想想就很好笑……
等一下。孙翔一巴掌糊上脑门,这个笑话的主人公如果变成他本人,就不那么好笑了。
他又想起去年唐昊送他的生日礼物,OFFWHITE联名款AJ,各地都不好买。拿到手,他未来得及高兴,就见唐昊手伸到他眼前。
“干啥?”孙翔紧紧抱住鞋盒,“想要回去啊?”
“一百块一双。”
孙翔瞪大双眼:“这不是生日礼物么?怎么还要钱啊?”
“鞋子不能用送的。”唐昊不耐烦地啧了声,径直去掏孙翔裤包里的钱包,拿出一张粉色票子。
孙翔心痛如滴血,谴责他:“一百块!唐昊,你特么买的山寨的吧?一百还有的找!”
唐昊懒得理他,居然翻了个白眼。
孙翔气得嗷嗷叫。
一阵鸡飞狗跳。
后来孙翔才知道,送鞋子会让收礼的人远走高飞。唐昊居然讲究这些封建迷信,被孙翔笑了好久。
现在想来……孙翔瘫倒在沙发上,哀嚎一声。
以前他怎么那么傻逼?!整个一缺心眼儿!
现在知道,会不会太晚了?可能在唐昊心里,已经把他掐死个十次八次了。
如果他没有想错,如果唐昊长达一年多的示好他没有会错意,如果他的后知后觉没有让唐昊心灰意冷……那么多的假设,让孙翔不知所措。
记得有一次,唐昊问他:“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他托腮想了半天,答:“唔,喜欢的女孩子啊?我想想……好像没有。”
“……傻逼。”
“唐昊你说谁呢?!”
“我说我自己。”
局势愈发明朗,真相只有一个!
孙翔跳起来,学柯南指向穿衣镜中的自己。高大、帅气,有一头凌乱的金发,然而眼神却很慌乱,像只焦躁不安的猫。
他做了那么多蠢事,一根筋地在唐昊眼皮子底下横冲直撞,没被唐昊恁死,只能说是福大命大。
“我想吃鸭油烧饼。”他给唐昊打电话。
“叫外卖。”唐昊不解。
孙翔急了:“不行啊,上海的鸭血粉丝店里没卖这个。”
电话那头笑了声,唐昊声音冷冷的,像春天化冻的湖水,还带着冰碎。
“那我……去南京找你玩?”
“明天?”
孙翔看了眼窗外的万家灯火,雨幕中,仿佛深海中的水母,浮游、发光。
“今晚吧。”他急急忙忙套上那件褚红色卫衣,从鞋柜里翻出唐昊送他的AJ。
“这么急?”唐昊疑惑,“到南京挺晚了,要我去南站接你吗?”
“要,当然要!你赶紧的,别迟到了!翔哥买的下一班车,一小时后出发。”
孙翔要去南京过周末,喜新厌旧的孔雀却穿了身旧衣服,披星戴月,风尘仆仆。
沉甸甸的回忆是沉郁的夜,而他的脚步越来越快,越来越轻,飞也似地,闯进月亮的清晖里。

评论 ( 47 )
热度 ( 4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