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绯闻男友 01

*你的名字paro,娱乐圈文,小爱豆孙翔和富二代大学生唐昊交换身体

*孙翔生日之后开的文,多多评论唷~~

>>

01
唐昊躺在床上,用力张开右手。纤长的手指,白皙的手背,怎么看怎么古怪。他睡眼朦胧中环视周遭,偌大的酒店房间一片昏暗,地上摊着行李箱,沙发上对着衣服,书桌上丢着几张他绝对不会用的面膜。
我操。唐昊寒毛直竖,跳下床。起初他以为自己被仙人跳,转念一想,他好好地在学校备战期末考压根没出门跟狐朋狗友喝酒唱歌蹦迪,怎么会突然失去意识在一间陌生的酒店醒来?
套房的步入式衣橱边有座全身镜。唐昊冲过去瞅了眼,险些晕过去。
这小白脸谁啊?!!!
浅金发色,瞳孔是浅淡的琥珀色,梳妆镜旁还摆了一排蓝色日抛美瞳,一看就不是正常人。
唐昊不知为何自己会进入别人的身体,浑身上下摸了一遍,手感不错,没缺零部件。真实的触感绝非噩梦可以解释。唐昊生无可恋,想到自己居然摸了另一个男人的身体,更想死了。
要是魂穿到个妹子身上,还能演一出《你的名字》。穿到个大老爷们杀马特身上算怎么回事?!
无论如何,先联系上他“自己”再说。
唐昊翻箱倒柜地找这家伙的手机。指纹解锁,手机桌面是这小子的照片,P图风格很像杂志硬照……
等一下。唐昊停下动作,皱着眉头,一点心理包袱都没有地打开微信,被里面一列的工作群震慑了。
孙翔网宣小组,孙翔OLY活动对接,孙翔PR小分队,孙翔……
难道是个网红?唐昊寻思着,把名字丢百度里一搜,轻轻松松地找到了这具身体的主人。
孙翔,某公司旗下偶像团体SAMSARA成员,RAP担当,门面担当。主要作品:《我在南京西路吃炸鸡》、《穿过你的金发我的手》、《如果我开挖掘机你还爱我吗》。
“什么鬼东西!”唐昊像被手机蛰了一下,迅速将其丢到一旁。
他以前压根没听过这个组合,更别说孙翔,在唐昊眼中统统归类为妖妖娆娆的浓妆网红。尽管孙翔百度百科里的宣传图跟彩妆天后们还是有所区别,但在宇宙直男唐昊心里半斤八两。现在他不但穿越了,还魂穿到自己最讨厌的类型身上,顿时有种有苦说不出的诡异感觉。
“孙翔!”有人敲门。
砰砰砰的敲门声让唐昊头皮发麻,等他听到门外嘀的一声,来人问都不问就刷门卡进屋后,背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只想骂脏话。
“你醒着啊?”来人笑意温和,“怎么不应门?我们以为你还在睡呢。”
我们?唐昊歪歪头,看到那人身后跟了一大票人,男男女女,加起来有五六个。
“醒了就来试装。”那人侧身,让后面跟的小助理推来一座活动衣架。上头挂了有七八套衣服,款式各异,风格相似,都是打死唐昊都不会穿的浮夸风。
“江哥,给翔哥穿这套怎么样?”有个女助理举起一件红色西装。
唐昊一个头两个大,一时间有些头晕目眩。他摆摆手,脚步虚浮地往浴室挪动。
“我先去刷牙。”
“快点啊。”被称作江哥的男人催促,“还有一小时半品牌的人就要来了。九点开始给企鹅视频做采访。”
怎么办?!唐昊坐在马桶盖上,尽管表面上仍冷着脸皱着眉一副起床气没好的表情,心里却宛如热锅上的蚂蚁,只想把自己冲进下水道逃出去。
对了!唐昊一拍大腿。这孙翔的工作,关他毛事?!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找到“自己”的身体,抓紧换回来才是。
唐昊素来行动力超群,想到就做。套间里工作人员忙前忙后,江哥背着他在跟服装师挑选一会儿准备采访的衣服,助理有的在拿立式挂烫机熨衬衣,有的在从银色的化妆箱里掏出瓶瓶罐罐整齐地摆在梳妆台上。
他抓准时机,悄没声地拿好手机和丢在沙发角落的钱包,趿拉着拖鞋,穿着睡衣,闪身逃出房间,直奔酒店大堂。
冲鸭!唐昊往美好新生活奔去,转眼间就被蹲守在酒店大门口举着大炮的粉丝们团团围住。
五分钟后,江哥黑着脸冲下来,提着他的耳朵把人拽了回去。
“孙翔!”江波涛骂,“你发什么神经?!”
“我没有……”唐昊撇嘴。这具身体的声音跟他原本的声线不一样,清澈爽朗,唱歌应当很好听。
“你歌也不会唱,舞也不会跳,给你安排个站台的工作你还不好好干?!”
唐昊被打脸打得啪啪响。他本想一拍桌子跟江波涛吼,老子不干了!反正也不是他的工作。但是,他一想到孙翔又不会唱又不会跳,居然还混娱乐圈当爱豆,就生出一股怜爱之情。万一,他把这份工作搞砸了。等他联络上孙翔,两人换回身体,孙翔却丢了饭碗,自己岂非难辞其咎,要对孙翔的下半生负责?
他才不会给孙翔赖上自己的机会。
于是,唐昊咬咬牙忍了,说:“江哥我错了,我好好干,好好干。”
干。
唐昊像樽蜡像一样被工作人员推来推去,光一头不长不短的金发就折腾了一小时。他匆匆换上衣服,一套最简单的黑西装,江波涛再给他丢去一件保暖的羽绒服。一行人穿过大堂坐上保姆车,耳边尽是杀猪般的尖叫声——
“翔翔妈妈爱你!”
“崽崽,看看妈妈吧!”
“孙翔啊啊啊啊——”
唐昊脑壳痛。
他不知道这站台是要干嘛,也不好意思问江波涛,只能装作一副闭目养神老神在在的样子,跟江波涛说他心中有数。
有数就怪了。
牌子是个意大利奢侈品牌,找孙翔给新门店站台,也有接触接触增进感情和了解日后给title的意思。唐昊对此丝毫不知,只是在看到牌子名字时松了口气。他家中有点小钱,自己和老妈都买过这牌子的包和鞋,一会儿真有采访,不至于无话可说。
站台工作的进展意料之外地顺利。唐昊只需要屏蔽耳边的“孙翔看这里啊啊啊啊”“妈妈爱你”,跟随主持人的指引朝四周的镜头笑一笑,回答几个“XX品牌最吸引你的是哪一点”“新出的包包你最喜欢哪一款”之类不痛不痒的问题,就万事OK。
但他毕竟不是孙翔,没有过专业艺人的包装,对着镜头假笑几次笑到脸僵后就不愿再笑了。于是那天,千里迢迢赶来给孙翔拍图的站姐炮姐们回去,看着电脑屏幕上一串“面无表情”,纷纷捧起了桃心。
啊啊啊,宝贝今天好盐!
哥哥娶我!!
正面上我!
一定是公司作妖,宝宝今天心情不好,都不愿意营业了QAQ!
以上这些,唐昊通通不知,他只知道,等熬过站台活动和之后一连串的采访,今天一天的代班工作总算结束了。
“我们明天早上回北京。”江波涛告诉他。
“明后天还有工作吗?”唐昊问。
江波涛有些疑惑:“孙翔你今天怎么了?一整天都懵懵的。我不是昨晚发给你schedule了?明天回北京修整,后天跟团飞长沙录节目。”
“也就是说明天没工作?”
“你想什么呢?得去舞蹈教室跟团合练,你都多少天没练习了?”江波涛无奈。
“我……”唐昊咬咬牙,“我明天练习请假。家里有点事,后天长沙见!”说完,便不由分说地把江波涛推出房门,他有大事要做。
连环夺命CALL。

tbc.

>>

生贺点文活动@Aquarmaria 点的BGM 飞轮海《越来越爱》

“如果青春只剩一张绝版海报 把你贴在额角”

连载文要评论,嘤嘤嘤qaq

评论 ( 31 )
热度 ( 2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