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喵喵餐番外 猫粮

*送你们一碗狗……不,猫粮

*摄影师×真身是猫咪的美食up主,甜饼,也要评论><

>>

猫粮

 

溪柴火软蛮毡暖,我与狸奴不出门。

 

大学三年级起,唐昊就搬到孙翔家,对外说是搬去他兼职摄影、后期的美食节目工作室。平时照常上学,周末跟孙翔录节目、剪视频,晚上搂着变成小猫的孙翔睡觉,一日三餐由孙翔料理,活得十分滋润。

考试周时,唐昊忙着复习,孙翔这个看上去不靠谱又跳脱的人给做营养餐,蛋奶果蔬肉一样不缺,晚上还给煲汤。过了十二点变成猫咪后,孙翔仍陪着唐昊复习,或是揣着小手趴在书桌上,或是无声无息地在复习资料上踩来踩去。

唐昊想摸鱼,就抓住孙翔一阵吸,比着孙翔的猫爪画画,把爪子的形状画在笔记本上。伏案久了肩膀酸痛,孙翔就跳到唐昊肩上踩。手酸了呢,唐昊就捏一会儿孙翔巧克力色的爪垫,手感像黑糖味儿的珍珠。

撸猫么,唐昊咬耳朵、拎后颈、摸尾根,无所不用其极。等孙翔揣小手睡成一团,唐昊便咔咔咔拍照,发到朋友圈炫耀。

等考试周终于过去,孙翔捏了把那人结实的手臂,问:“唐昊你是不是胖了……”

“没有吧?”唐昊直接撩起T恤看了眼腹肌。

孙翔被闹得脸红,小声骂他流氓。

“你说谁呢?”唐昊挑挑眉毛,把人按在门板上亲了一会儿,直亲到孙翔双腿发软,止不住地往下滑。

“好了你赶紧出门吧!”孙翔把他往外推,“今天不是要去校外参观吗?什么?晚上还有同学聚餐?那你不赶紧走,走走走——”

唐昊有点无语:“你赶我走做什么?这是高中同学聚会,你就一点儿也不担心……?”

孙翔愣了一会儿,眨眨眼睛问:“担心啥?”

眼前的大男孩身材高挑,从脸到腰到屁股,都是唐昊的菜。就是这脑子,说单纯也对,说傻气也没错,似乎完全没理解唐昊话里话外的意思。

唐昊负气走了,留下个有些懵,同时有些不高兴的孙翔。

搞什么嘛!孙翔瘫在沙发上,双手背在脑后,翘着二郎腿。他没懂唐昊为什么突然发脾气,那家伙虽然气性大,但交往至今没对他发过火。孙翔大姑娘上轿头一回,想来想去想不明白,没多久也生起闷气,决定一天不理睬唐昊。

唐昊也很默契地一天没跟他发信息。校外参观活动结束后,他坐地铁穿过半个城市去见许久没见面的高中同窗。狐朋狗友,觥筹交错,手机就放在饭桌上,屏幕始终黑着。

“昊哥,在等女朋友短信呢?”有人打趣。

“什么女朋友……”唐昊摆手。

“不是女朋友你盯着手机一直看干嘛呢?”

当然在等男朋友的微信啊。

两人就这么僵持了一天,唐昊跟人喝完酒,坐末班地铁回来时已是半夜十二点。孙翔家的门用的指纹锁,刚好免去唐昊头晕眼花翻包的过程,抬手摸一下,厚重的防盗门就无声地打开。

客厅灯关着,只留了盏地灯。昏暗的光线像黑暗中的蜉蝣,虚无而缥缈。唐昊悄无声息地换好拖鞋,眼睛适应了黑暗,也清醒了大半。他看到客厅沙发靠垫上盘着一只猫。

猫儿不大不小,毛茸茸的,在朦胧的灯光下像朵阳光下的蒲公英。那猫团成一团,屁股冲门,像块圆圆扁扁的猫饼。

唐昊情不自禁地哼笑出声,走上前去想把猫抱回房间,却见那猫随着他前进的步伐挪了挪屁股,跟日晷似的,悄咪咪旋转,自始至终都拿屁股对着他的脸。

“生气了?”唐昊了然,他戳戳孙翔鼓起来的毛乎乎的脸颊,长长的猫胡须划过他的手背。

其实孙翔也不懂,他为什么那么生气。可能气早上唐昊的不告而别,气唐昊一天没跟他联系,更是气那个在唐昊没在十二点前回来时惊慌失措的自己。

过去的他总是自己一个人,自己一只猫,独自守护着过了十二点就会变成猫咪的秘密。直到唐昊走近他,发现了这个秘密也没有离开,没有厌恶,没有把他当妖怪,而是告诉他:猫咪也不错。

所以在意识到唐昊没按时回家时,孙翔先是大大咧咧无所谓,等指针一点一点迈向十二点整,而他砰的一声变成猫哪儿都不能去时,久违的惶恐涌入心头。他怕唐昊走了。

这样的恐惧,一点都不像他。

察觉到孙翔情绪低落,唐昊摸了会儿他的下巴和脊背后,把整只猫抱起来,让孙翔跟他面对面。

“你在想什么?”唐昊问。

孙翔的耳朵耷拉着,别过脸不去看唐昊,胡须轻轻颤抖,蓝宝石一样水润剔透的眼睛木愣愣地盯着前方。唐昊摸摸他浅色的鼻尖,捏捏他巧克力色的肉垫,温度和湿度都正常,应该没生病,这才把心装回肚子里。

唐昊像抱人类小孩儿一样把孙翔搂怀里,圆滚滚的脑袋搁在肩窝里。孙翔能清晰地听到他的声音,感受到胸膛上的震颤。

唐昊跟他说:“我惹你生气了吗?脾气真大啊猫咪少爷……”孙翔气得收着爪子挠了他肩膀一下,唐昊赶紧换了哄人的语气:“先睡觉?有什么事,明天早上再说。”

楼上的主卧里有两个人生活的气息。风格一致的衣物叠好放在床脚的榻上,白天急着出门时不分你我混着穿。床头柜上放着两只马克杯,和一张孙翔第一次拿平台美食栏目大奖时跟唐昊一起笑出一口白牙的合影。

把猫咪放到枕头上,体贴地拎起一块被角盖住屁股和尾巴。唐昊胳膊肘撑着床垫,侧躺着看眯着眼睛蜷缩在床头的孙翔。

毛发蓬松,不长不短,毛色是甜美的焦糖色,像只刚出炉的可颂面包。侧脸线条圆润,跟人类形态时的巴掌脸尖下巴截然不同,是一只有着圆圆脸的小猫。唐昊安抚似的捋孙翔后脑勺上纤细柔软的毛,又轻轻帮他挠后颈。

半梦半醒中,孙翔被唐昊摸得又害羞又舒服,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翻过身,没防备般地露出米白色毛茸茸的肚子,胸口的毛像雏鸟的羽毛一样柔软、蓬松、雪白。

“啧……”孙翔听到唐昊哼了声,以为他又要说什么气人话,没想到唐昊看了他一会儿,笑笑说,“原来猫咪生气时喜欢装睡,真可爱。”说着,就顺着胸口的白毛捋到他的下巴挠了挠。

我才没有装睡!孙翔两眼一闭,彻底昏睡过去。

 

第二天醒来,孙翔不知怎地钻到了唐昊怀里,毛茸茸的一团蹭着唐昊的胸膛。

我靠!这人居然裸睡!

孙翔喵呜一声,伸展四肢,默默等待清晨六点的到来。

时间到了,只听砰的一声响,唐昊皱皱眉头,闭着眼睛,一手揽住孙翔的腰,一手往下摸。这时候的孙翔当然没衣服穿,想挣脱又挣不出来,反而把唐昊惹起火。朦朦胧胧间,干燥温暖的手心摸过他紧实修长的大腿,光滑的脊背,块垒分明的腹肌……

“松手……”孙翔呼吸粗重,稍稍动动屁股,就被一根硬邦邦的玩意顶住。

该死!他转过身去,想推开唐昊,却被人堵住嘴,好好吻了一遭。

空气湿润而黏糊,肌肤相贴的触感却干爽温暖。孙翔喟叹一声,紧贴上去,便是一阵颠鸾倒凤,妖精打架,撸猫大战。

等两人收拾干净,睡一场回笼觉醒来,已是日上三竿。孙翔还迷糊着,就听唐昊说,下午要带他出去玩。

“你这哄人技术忒不高明。”孙翔趴在床上吐槽。他仍光着身子,就被唐昊兜头扔来的衣服裤子盖住,说他有伤风化。

“喂喂喂!谁有伤风化了?!”孙翔红着脸把后半句咽下去,敢情这衣服不是你扒的?!

还真不是唐昊扒的。从人变成猫时,孙翔得从衣服堆里千辛万苦地钻出来。从猫变回人,自然身上没有衣物遮盖,每天早上跟唐昊坦诚相见。君子坦荡荡嘛,他都习惯了。

“乖,起来换衣服。”唐昊坐在床沿上,拧了拧他的耳垂,“带你去拳击馆玩。”

 

那是学校周边唐昊一位学长开的健身中心,里面有拳击馆、游泳池和健身房。工作日的下午,除了唐昊这样恰好没课的大学生,拳击馆里顾客寥寥,说话都有回音。

孙翔没来过这家店,看着新奇,跟唐昊一块戴上拳套,哼哼哈嘿地对着沙袋一顿暴揍。揍累了就坐在场边,靠着墙看唐昊打拳。

汗珠从下巴滚落,滑过喉结、锁骨,在胸前洇出大片水渍。T恤袖子捋高,露出的上臂肌肉紧绷,小臂上青筋鼓起,小腿上线条流畅的肌肉也绷着,整个人像只蓄势待发的野兽。

“你别光看着……”间隙时唐昊回头看了孙翔一眼,汗水濡湿他的眉毛,刺硬的黑发沾上水后像只湿淋淋的刺猬。他的眼神很亮,充满攻击性,勾起嘴角冲孙翔笑时也像只耀武扬威的雄狮子:“要看也只许看着我。”

孙翔的心脏跳空了一瞬,紧接着像为了补齐那一秒的心跳般砰砰砰地一阵狂跳。他没继续坐在边上休息,而是在唐昊走过来时一把被唐昊拽起,跟唐昊打了半下午的拳,到最后两个人浑身湿透地躺在台子上,气喘吁吁。

“喂。”唐昊翻过身,单手撑在他耳边。

孙翔睁大眼睛,以为他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做什么了不得的事。

好在唐昊心里有数,翻身的这一瞬冷不丁地亲了下孙翔的鼻尖,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句“孙翔你刚才真可爱”就腾地站起身,把孙翔拉起来。

唐昊听过一句话,觉得一个人帅啊酷啊让人心动啊,都很正常,可一旦你觉得他可爱,你就完蛋了。孙翔白天做人时可爱,晚上不做人了做猫也可爱,怎么都可爱,加起来就是双倍的可爱。他守着这份可爱,像头守着财宝的龙,想炫耀,又怕人抢了得藏着掖着,只能摸摸他的宝石说,你真可爱。

这话把孙翔砸懵了,缠着唐昊追问,什么叫我很可爱?!翔哥明明是帅得惊心动魄、天地变色、山无棱、天地合。什么叫刚才可爱?!明明一直都……

唐昊头都大了,他就不该对孙翔心存幻想,这家伙脑回路跟一般人不一样。

抱怨归抱怨,走在黄昏街头避着人群手牵手回家时,孙翔仍像打开一锅炖煮了四小时的牛尾汤一般,心满意足。

那些纠结、那些患得患失,像夕阳下裹挟着饭菜香味的暖风,转瞬即逝。

“晚上想吃什么?”他问唐昊。

“你做的都行。”唐昊回答,“昨天中午吃的食堂,那味道真是日了狗了……”

只有吃进肚里的,才是真实的喜爱。

只有撸到怀里的猫,才是真实的猫。

“唔你做什么松手啊——喵呜!”

 

评论 ( 29 )
热度 ( 45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