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月度银墙

*修仙的道士和猫妖,甜饼,要评论唷

>>

月度银墙

 

“我不同意这门亲事!”孙翔气得耳朵耷拉下来,毛茸茸的尾巴啪啪地甩在椅背上。

西湖畔的孙氏猫妖自古在玉皇山上聚居,代代有小辈出山入仕,或与修道世家联姻,是以延续数千年。

孙翔出生以来就待在山上,极偶尔才有机会去杭州城内转转。他活了一百多年,在猫妖中约等于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妖力虽强,但心智仍未成熟。本以为妖生不过修修道法,吃吃果子,没想到族中长辈今日召他来,告诉他一个坏消息。

他出生前就写在金陵唐家家谱之上,是他们下一代族长的仙侣。

这都哪跟哪啊!孙翔恼极,问他的三爷爷,为啥要他去跟道士联姻?他不喜欢道士,只想做只妖。

“唐家人不是凡胎肉身的道士,而是修仙世家。这位唐家的少主唐昊嘛,修为极深,过几年就会练成……”三爷爷说道,让他不要担心唐昊的道行。

孙翔切了声:“我不管那唐昊如何,一根指头就能打倒的小道士罢了,我才不会跟他在一块儿。”

“不然……”三爷爷沉吟片刻,“我去信一封,让唐昊来杭州一趟,你们见一面?”

“不见!”孙翔扭头就走。

回到他的小院,孙翔依然不放心,生怕族人把他打晕了绑去金陵。他咬紧牙关,金色的猫尾巴从裤腰后面探出来,有气无力地耷拉着。

不成,孙翔想,什么道士,什么修仙世家,什么仙侣,他都不喜欢,要他跟那什么唐昊结婚,更是想都不要想!

决心已定,孙翔收拾一只小包袱,里头塞满玉皇山上的果子,趁夜偷溜下山。

但他没料到,下山碰到的头个问题便是——他迷路了。

月轮高悬,西湖烟波浩渺,浮光跃金。

孙翔上回下山还是二十年前,眼前的官道似乎修葺过,跟之前长得不大一样。杭州城好像在北边,又好像在南面。他边走边想,或化为猫形在林中穿梭,或飞入空中,携风而行。如此走了三天两夜,孙翔才确信他走出了杭州的范围……可是,这是哪儿?

他仰头看那连绵不绝的城墙,大湖似护城河一般环绕。眯着眼睛琢磨半天,终于看到块绿边朱底的牌匾,上头写着:金陵太平门。

敢情他从家里逃出来,正正好跑进了贼窝?!孙翔眉毛跳了跳,收起他的耳朵尾巴,化为一位身背长剑的白衣少侠,打算进城转转,打听消息。最好问到唐家人为非作歹的事,回去跟族中长辈告上一状。

可他万万没想到,刚想飞过城墙,就被当头一张捆仙索编成的网罩住。捆仙锁碰到皮肤,就是一阵气血翻涌,耳鸣嗡嗡。越挣扎,那网缠得越紧。

“什么人?!快放开我!”孙翔气急败坏,知道自己着了道。

而在金陵,能拿出捆仙索做网,放在城门上为陷的人不作他想。

可恶!孙翔骂骂咧咧,挣了一会儿不动弹了,化为猫形。两巴掌那么大的黄色小猫在网兜中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一炷香后,有人走过来,拎起网兜瞅了一眼。吹声呼哨,向城门上巡逻的同僚高声说道:“捉到只妖物!”

“带回去。明天拿去下酒。”一道冷冷的声音从城上传来,明明在几十丈高的城楼上,话音却如在耳畔。

不是吧!!!孙翔叫苦不迭,我不做你家媳妇,就要吃了我?!这也太过分了!道士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他想自报家门,让这几个捉住他的守卫知道自己惹了什么人,可一想到那样就会惊动那位他没见过的未婚夫,就尴尬不已。反正他不愿做唐家人,他们之间越少联系越好。正好他被捉去唐家府上,卧底几天,看看能不能探听到什么秘辛,不能也没关系,他想走还不容易?

如此一想,孙翔就心安理得、平心静气地睡着了。睡得四仰八叉,肚皮朝天,十分豪迈。

 

莫名被pb,素的,戳我

评论 ( 29 )
热度 ( 37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