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台风天

*复健中,甜饼,要评论><

*祝各位高考生都取得理想的成绩!希望这篇得偿所愿的文能给你们好运。关于选大学,我的建议是尽量去大城市,O(∩_∩)O哈哈~

>>

台风天

 

得来全不费工夫——孙翔躺在床上看着走进卧室的唐昊,想到这句话。

事情的开始如此仓促,像风吹过风铃,叮的一声,好戏开场。他对这位脾气不佳的同期生产生了别样的心思,在一个月黑风高杀人夜,他没喝酒没吃错药,就这么脱口而出:“唐昊,试试做我男朋友怎么样?”

当时的唐昊好像愣了一下,轻易就点了头。

“行啊。”他说。

孙翔记得那时唐昊一手插在兜里掏车钥匙,地下车库惨淡的灯光映在他五官深邃的脸上。神情如何,孙翔并看不大清。他只听到轻轻的一声哼笑,那笑声像苏格兰狂风中的哨笛,倏忽而逝,却让他的心里翻江倒海。

“就、就没啦?”他有些不爽。明明唐昊答应他了,他却像一脚踏空,既飘飘然然,又惴惴不安。

“你还想要什么?”唐昊问。

“也不是我想要什么……”孙翔抓了抓凌乱的金发,把它们拨弄到耳后,“再怎么说,也是我跟你告白吧。突然袭击欸!你好歹表达个惊讶……唔。”

脊背撞在车门上,有点儿疼。孙翔憋着气,瞪大眼睛看唐昊欺身上来吻他。先是摩挲嘴唇,再去亲吻他的眼睛,唐昊的手扶着他后脑勺,金发从指缝中蹿出。细白的脖颈上落下一个个湿热温暖的亲吻,孙翔止不住发出闷哼,然后,无法自控地搂住唐昊的肩膀,死死地扒住他的肩胛骨,像个溺水的人。

这是他们第一次亲吻,就在孙翔告白成功的一分钟后。

之后也有许多次接吻。

比赛后,唐昊像接小女朋友放学的高中生一样在选手通道尽头把小男朋友孙翔选手领走。面对两边队友揶揄的笑意,孙翔的脸涨涨地发热,唐昊对此熟视无睹,跟他隔着半臂距离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离停车场越近,他们的指尖就越发靠近彼此。走到一个无人的昏暗角落,孙翔耐不住了,勾勾唐昊的手指,咧开嘴冲他笑。

这时候唐昊就会吻他,非常深入、热烈的亲吻。亲得孙翔都不好意思了,才把车门拉开,让他坐上副驾驶座。

我喜欢的人也喜欢我。

到底有哪里不对劲呢?

孙翔从初次坠入恋情时醉酒情绪中抽回半条魂。他坐直身子,靠在床头,摸出手机假装在刷微博,眼角余光却落在背对他光着上半身垂头擦头发的人身上。

脊背上的肌肉像线条柔和的山峦,坚硬而坚定,低头时后颈隐约可见凸起的骨,和雪白的浴巾下露出的刺刺儿的发茬。唐昊今天用的沐浴露是海盐味,一走进屋,便带来一整片阳光下的波罗的海。孙翔看着他,嗅着他的味道,渐渐地心脏开始鼓噪,肺叶里进出的也是一样的气息。雪松、海盐,鼠尾草。

“慢吞吞的,磨蹭什么呢?”孙翔干脆跪着,膝行到唐昊身后,两手抓住浴巾就是一顿揉搓。“我帮你好了。”他说。省却一句,“不要太感谢我。”

“喂——”唐昊像被他强行按去洗澡的大型犬,任他擦了一会儿后就挥开孙翔的胳膊,用力甩了甩湿淋淋的头发。

水珠砸在孙翔脸上,慢慢在空调的冷风中蒸发。他嘿嘿地傻笑,不知怎么,跟唐昊在一块时总是笑得傻了吧唧的,有时事后孙翔会检讨自己,下次不能在唐昊面前傻笑,蠢死了,可下一次,下下次,也是一样。

笑着笑着,熟悉的不安如同空气中的潮意再度袭来。窗外大雨瓢泼,绿树和高楼像洇在水渍中的印象画,银线似的雨水将他们所在的地方围成一座孤岛。

“你肩上,这儿,被蚊子咬了。”孙翔随口扯了个并不高明的谎,修长的食指绷直了,戳戳唐昊的光裸的颈窝。

唐昊抬起肩膀看了一眼,又扭头瞟了眼孙翔:“过两天就好,没事。”

“不痒吗?”孙翔往那不存在的蚊子包上抠了抠,倒真被他抠出一片指甲盖大小的红淤来。

“还好。”唐昊有些莫名其妙,“不就是蚊子——”

话音未落,孙翔从身后抱住他,因为是跪坐的姿势,几乎像搂大号黑熊玩偶一样把唐昊死死搂进怀中。孙翔把头埋在唐昊肩上。柔软的嘴唇触碰到肩膀时,唐昊像被一颗硕大的蒲公英狠狠地挠了一下。

孙翔在那块本该有蚊子包却没有的地方嘬出个红印,而后像凶手重返犯罪现场一样咂嘴欣赏他的杰作。

“你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唐昊蹙眉,貌似很嫌弃,他想往后抬手撇开孙翔勾住他肩膀的手臂,却在途中停下来,拍拍孙翔的手背,跟他十指相扣。

“呃——”孙翔凑在唐昊耳边,声音闷闷的,“我说出来你不许笑我,敢笑一个字,我,我们就——晚上你做饭!”

“有事就说。”

“哦。”孙翔又像抱小熊玩偶一样死死勒住唐昊的脖子,“我在想啊,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我……我不是说你不喜欢我啊,是说像我喜欢你一样,非常非常的喜欢。”

“有多非常?”唐昊笑了声。

“非常就是……全世界带把儿的不带把儿的站我面前随我挑,我也只选你一个。就是每天晚上都想着你,想你什么时候打电话,早上醒来想到你就很开心。”孙翔嘟囔道,“哎,你笑什么笑?说好了不许笑!”

“我没笑。”唐昊举手投降,肩膀却在不停颤抖,“孙翔,你他妈怎么想的?交往大半年,你问我这个?”

孙翔实心眼地回答:“那我不知道啊,你又没跟我说过……而且……”他尴尬地舔舔嘴唇,继续说道:“别人谈恋爱都会那啥,我们好像除了打个啵就没做别的什么。我这么想,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那啥是哪啥?”唐昊转过身,翘着二郎腿,问盘腿坐在床边,单手撑着下巴的孙翔。那人脸颊被压得鼓出一块,像颗又白又胖的汤圆。可他的脸却又小又漂亮,四肢的肌肉纤长有力,像极了一只抱怨晚上肉不新鲜的猎豹。

“就是那个啊!”孙翔愤慨,“你别装傻。”

唐昊憋不住了,哈哈大笑了半分钟。笑完摸摸孙翔的脸,凑近了,贴在他唇边问:“那你想不想要?”

“想,想的吧。”孙翔喉结滚动,咕咚咽口唾沫。

唐昊顺势把他放平了摁到床上,一手撑在他耳边,看着立刻开始瑟瑟发抖的人,哼了声:“我就知道。嘴上牛逼,床上懵逼,说的就是你,孙翔。”

“你不试怎么知道我牛逼不牛逼?”孙翔不满。

“这不是在试么?”唐昊的指尖掠过他的耳根,顺着颈侧的血管往下抚摸。

孙翔基本上是抖如筛糠,情不自禁地觉得舒服,但又克服不了本能的恐慌。他怕疼怕得要死,唐昊真用那玩意进去,他今天恐怕要交待在这儿了。

可事情确实因他而起。他撩的闲儿,想翻篇儿怕是不容易。

“算了。”唐昊松手,坐起身,让孙翔瘫倒在床上大声喘气,“等你准备好再说。你现在还太小,我做起来有负罪感。”

“喂!”孙翔愤愤不平,“我记得我俩同龄吧?”

“我说心理年龄。”

得,这是嫌他幼稚。

我已经成年了,已经不是个宝宝了,可以马上开始妖精打架,升华同事情谊了。这番不要面子的话,孙翔当然不可能舍去脸面说。但他绷紧的唇线,泛红的眼尾,已然把态度表现得足够明确。

唐昊垂眸看他,自然心动不已。在一块儿后他目睹过许多个孙翔,骄傲的、快乐的、低落的、脆弱的,他通通见过,他全都喜欢。喜欢钻石,喜欢它闪闪发亮的样子,摔出裂痕的一面也照单全收。

这样的孙翔,提出:“要不我们来做吧?”他无法拒绝。

风潇雨晦,昏暗的卧室里唐昊倾身按亮一盏床头灯。温暖的灯光洒在孙翔脸上,透明的绒毛清晰可见,像只金色的圆滚滚的桃子。

“会很疼。”唐昊含住他的耳骨,湿润的话语撩拨他的耳膜,“要是受不了就说。”

“噢……”

“如果你乱喊乱叫的话,我就捂上你的嘴——”

“喂!”

“然后狠狠操你。”

孙翔这回真的脸红了,却已是骑虎难下。而那个未竟的话题,关于唐昊是否像他喜欢唐昊一样喜欢他……他很快就会知道答案。

 

fin.

评论 ( 49 )
热度 ( 66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