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沉没 (上)

*潜水~夏天~海边~

*lof疯狂限流,相逢即是缘,多多评论哟

>>

沉没

 

透明的外带咖啡杯壁上冒出水珠,冰美式灌进喉中,滚进胃里。孙翔叹口气,浑身舒爽。他扶扶墨镜,看向前方大大的HAO标志,大笑出声。

“就你了!”孙翔往T恤上抹干净湿淋淋冰凉凉的手,大步往这家自卖自夸的潜店走。

事后回想这一刻,孙翔也搞不明白,岛上沿岸一条街上有那么多家潜店,他怎么就偏偏看上它了?

孙翔迈上店门口的木栈道,好奇地打量了一番门边和橱窗里做展示的潜水装备和可供租借的冲浪板。岛上潜店的课程价格大同小异,他走进开着电风扇最大档的店里,直截了当地来了句:“给我来一套最贵的课!”

坐在柜台电脑后面,翘着二郎腿看美剧的男人抬了抬眼皮,问:“你要体验项目还是报名潜水课?”说的中文。

老乡见老乡,孙翔很惊喜:“你是中国人?”

“会说几句。”

“噢,那就好办了。”孙翔顺势坐到柜台边的高脚凳上,长腿搭在踏板上,“哥们,把你们店里最贵最牛逼的教练请出来,我要上他的课。”

“他不在。”那人不咸不淡地回了句,“他在也不会收你,你是新人。”

“哈?这叫什么道理?”孙翔抱怨几句,不过他勉强算通情达理,不拘小节,既然是初学潜水,请个过得去的教练来教也可以。于是他随手翻了翻柜台上摆着的价目表,不情愿地说:“就要这个吧,TANGHAO教练的OPEN WATER DIVER课程。对了,你们店里包教包会包考证不?”

“教不会免费重读。”那人把刘海往后抓,天庭饱满,五官深邃,像个人样。

孙翔放下心来,往沙滩裤裤包里掏,掏到一半心头哇凉哇凉,右手空落落地出来,紧张地搓搓衣角,干咳一声:“那个……”

“不行。”

“我还没说你怎么知道不行?!”

那人冷笑,推来一只书本大小的小黑板,上面贴着支付宝二维码:“本店拒绝赊账,信用卡没带可以用手机付款。”

孙翔顶着他看傻逼的目光扫码付款,心里有点不爽,他又不是要赖账,什么人啊?一笔巨款转账成功,孙翔懵懵懂懂地签了一沓报名表和保险合同,放下笔后,已然意气风发,畅想起他在水下徜徉的景象。

对面那人打破他一脸喜滋滋的幻想,丢过来一张OWSI证。证件照上的人眉眼锋利,是个帅气的男青年,亚洲人,二十三四岁——跟眼前的前台柜员长得一模一样!

“TANGHAO老师是你的双胞胎哥哥?”孙翔难以置信。

那人收回证件,冷哼道:“别傻了。还有,我叫唐昊。你可以直接叫名字,或者……”他勾起嘴角笑笑:“叫我教练。”

孙翔选择死亡!

他一进店门就本能地跟这前台小哥不对付,哪想到钱都交了,合同也签了,事情会是这么个展开?

“这是你家的店?”孙翔问。

“嗯。”唐昊回答,“你看logo不就知道了?”

孙翔不死心:“店里还有其他教练员不?就,就刚刚你说比你厉害的那个?”

“有啊,我爸。”唐昊微笑,孙翔将其解读为不怀好意的笑容,“不过他在带队做船潜课程,不在岛上……下周才回来。”

唐昊叽里呱啦抛了几个专业名词,孙翔通通没听懂,但他理解了这是自己上了贼船的意思。钱都交了,他也没法子,乖乖接过唐昊发的学员证,敲定明天早上九点开始上课。

 

岛上旅游业发达,孙翔还是学生,家里有点小钱,却也不敢挥霍。所以起初决定来这儿学潜水顺道度假后,没去住小岛南岸的度假村,而是在airbnb上租了间单人公寓。

说是公寓,其实不过是三层居民小楼顶层的一间带卫浴厨房的屋子,天台的小花园花枝交映,枝头的花骨朵张扬地躺在隔壁屋檐上。

孙翔坐在几步宽的花园里,捧着餐厅打包来的鲜虾菠萝炒饭边吃边看楼下的风景。和海滨景区不同,这儿当地人聚居,要多几分市井气息。白色的石子路蛇行斗折,放学归来的小学生骑着自行车叮铃铃地路过,街边的咖啡店坐着金发碧眼的欧美游客,墨绿的铁艺圆桌上铺着色彩斑斓的印花桌布。

金乌西坠,橙红色的天空渐渐融进柔和的烟灰,海面灰蓝,温柔沉静。

咔哒。孙翔先听到声,再看到一团火苗。他眯着眼睛看了会儿站在对楼抽烟的人,高举手臂挥了挥:“喂!”

唐昊有些惊讶,也有些嫌弃:“怎么是你?”

“什么叫怎么是我……”孙翔撇嘴。和白日里见到的不同,夜色降临之际,唐昊的五官模糊,存在感却像黑暗中的一点火星一样鲜明。孙翔安静片刻,状似无意地套近乎:“唐教练,你家住这儿?”

“我住这儿。我家在主岛上。”

“噢。”孙翔不知道怎么接话,或许是夜晚作祟,他起了聊天的兴致,伸个大大的懒腰后,也不管唐昊感不感兴趣,主动提起他过几日要上主岛玩的事。

“还想着玩?”唐昊冷哼。

孙翔猛然想起唐昊是他的潜水教练,刚跟他签了VIP级别的魔鬼课程,跟唐昊说过两天要去玩,就和跟健身教练说一会儿去吃麦当劳一样愚蠢!

见他一脸懊恼,肩膀都耷拉了,唐昊哼笑出声:“又不是不放你玩了,紧张个什么劲?”

“嘿嘿。”孙翔傻笑,心想,唐昊也没有他预想的那样难说话,说不定,他们能成为朋友。

“喝吗?”唐昊丢过来一听冒着寒气的啤酒。

孙翔手忙脚乱地接住,打开后泡沫噗地喷得他满头满脸。唐昊哈哈大笑,孙翔嘴里骂我靠你故意的是吧,心里未必有多生气。相反,他感觉到一种说不清道不明,啤酒泡沫般轻飘飘、醉醺醺的快乐。

聊了半小时天,唐昊知道了孙翔是个在gap year中途跑来学潜水的富二代,孙翔晓得了唐昊家从爷爷辈就在这个东南亚岛国定居,去年刚考的潜水教练证,但已教出了不少学生。

放在白色小圆桌上的炒饭早凉了,唐昊把烟头丢进易拉罐里,孙翔意犹未尽地耸耸肩,说:“明早见。”

 

这个“早”字半点不打折。第二天,孙翔八点半就兴冲冲地骑着租来的小绵羊沿着海岸公路抵达潜店。

店门挂着尚未营业的木牌,唐昊穿着宽松的T恤和大裤衩,边打呵欠边拄着一根拖把清洗门口的木栈道。昨天没见过的两个员工在忙里忙外地清点对外出租的浮潜装备和冲浪板。

孙翔不怯生,笑嘻嘻地冲他们打个招呼,自顾自地走进店里,倒了杯咖啡,翘着二郎腿,隔着玻璃门看唐少东家干活。

唐昊身材很好,衣裤虽然都很宽松,但一动一静间能看出背部结实的肌肉,胳膊和小腿上流畅的肌肉比起孙翔也不差什么,甚至更壮实些。在海边长大的男人,肤色比孙翔要深,在阳光下是性感的蜜色。孙翔看了会儿唐昊的肤色,再看看自个儿白得像纸的小臂皮肤,十分羡慕。

晒上半个月,我也行。他想。

但拖完地板的唐昊走过来丢了一句话,打碎他立刻下水晒太阳的想法。

“去书柜上拿入门教材,这两天先把基础理论学清楚。”

“啊?啊?!”

“啊什么啊?”唐昊瞥他一眼。

孙翔泄气,满脸不情愿地拿上厚重的精装书,带上唐昊塞来的装有课程ppt的平板电脑,蔫头耷脑地跟唐昊走到店面后头的小教室。

“这跟上学有毛线区别?!”孙翔悲愤。他才从大学校园里逃出来!

“哼,我这儿贵点?”唐昊勾起嘴角,笑了笑。不知道怎么,看孙翔这副样子他就忍不住想笑。

想想已经交给唐昊的一大笔学费,孙翔忍了。

空调呜呜地吹拂。唐昊的声音冷冽,理论扎实,讲课深入浅出。孙翔本来头大如斗,不一会儿就着了迷,神情认真起来。但他进入状态没多久,唐昊就看了眼手表,说他要去带另一组学员下水,让他早上先把课件过一遍,中午饿了让店员帮忙叫外卖。

孙翔不很高兴:“不是说好了一对一VIP吗?”说完,他也知道自己有些无理取闹,摆摆手让唐昊快走。

等人走了,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劲头也没了。孙翔趴在课桌上,下巴搁在冰冰凉凉的铜版纸上。密密麻麻的英文和复杂的图解混成一团。眼皮耷拉,没多久便堕入梦乡。

梦里有刚认识两天的唐昊,跟他在中国街头小巷早餐铺子门口吃早点。矮小的桌子和塑料小板凳,不锈钢碗装着热气腾腾的豆浆,还有一碟刚炸好的油条。他俩个头高,长腿屈起,在桌下挤挤挨挨。

孙翔脸热,看到唐昊的脸不断靠近,脸颊愈发滚烫。那人嘴唇微启,说了句什么。孙翔没听清,让他再说一遍。唐昊离得更近了,手也贴近他,像要捧起他的脸庞。修长的手指弯曲,砰,弹上孙翔的额头。

“我靠!”孙翔惊醒,噌地坐直了,头顶撞到唐昊的下巴。

两人一个人捂嘴一个人捂脑门,各自龇牙咧嘴、骂骂咧咧。疼劲过去后,孙翔看着嘴角破皮的唐昊,嘎嘎笑出声。唐昊看着他的眼睛,也笑了。

“你属猪吗?没到中午就犯困?”

“你才属猪!”孙翔气哼哼地活动身体,僵硬的骨关节咔啦咔啦地响。

“行了。”唐昊坐到他对面,冷哼一声,“下午不会给你放羊的时间。理论知识预计两天内学完,后天早上考试,过了才能下水。这两天你有什么想玩的地方赶紧去,之后可不会这么轻松。”

孙翔压力山大,但心里仍惦记着玩乐,当即决定明天放学后去主岛上转一圈。

“去看看岛上的教堂,拍拍照什么的。”

唐昊似乎对他的游客行为很鄙视:“那里有啥好逛的?”

“网红拍照打卡地,懂?”

“你是网红么?”唐昊问。孙翔盘留条顺的,当个网红完全够格。

“呃,这倒没有。”

“那你去那儿打个屁卡。”唐昊嫌弃,“那地方小得很,跟照片上两样。”

孙翔大失所望地“啊”了声。

“要玩的话就去……”唐昊看他可怜又可爱,没办法似的抛出几个当地有口皆碑的旅游点和餐厅。

岛上的地名都是当地语言音译的,孙翔听得满头雾水,就问唐昊:“这都是啥啊,我怎么没听过?要不你带我去吧?”

唐昊对他的自来熟始料未及,当即愣住。

“你明天有空吗?”

“教完你就没事儿了……”

孙翔眼睛亮晶晶地望过来。

唐昊招架不住,叹口气,状似不耐地说:“行吧。”

隔日的约会在双方都稀里糊涂之下敲定,晚上捧着砖头似的《潜水理论初级》入睡的孙翔嘴角上翘,浅金色的头发软软地垂在耳侧。

这是他们相遇后的第二天,距离坠入爱河还有——二十小时。

 

 

tbc.

评论 ( 38 )
热度 ( 25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