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花信风 (上)

*潜水教练昊×留学生翔,之前那篇没写好,同个设定重新写篇满意的

*搞创太苦,恢复更新了,还是搞cp快乐,多多评论鸭

>>

01

“你这脾气,活该单身!”助理教练调侃道。

游艇上的学员们笑倒一片,看到平时冷脸对人的唐昊教练居然有一丝窘迫,笑得更厉害了。他们一个接一句地挤兑唐昊,说以他的条件,岛上的姑娘合该跟花蝴蝶似的纷至沓来,怎么还——单着啊?

孙翔竖起耳朵,没跟他们去怼唐昊,只是咧开嘴傻乐。

阳光铺洒在一望无际的海平面上,白色的船身挤开白浪,在一片平静的浅海域停下。

其他人比孙翔早来一周,课程已进行到后半部分,一个个穿戴好装备后以背入式翻身下水。孙翔有些羡慕地看着水面上的泡泡,刚想说点什么,一抬头却看到唐昊。

“你怎么没跟他们一起下去?”他问。

“今天是复习课程,让克里斯带就好。”唐昊耸肩,他身上穿着贴身的潜水服,没穿脚蹼,显得小腿修长,脚踝嶙峋,薄薄的皮肤上横着一道不显眼的疤痕。他盘坐在甲板上,看孙翔把T恤脱掉,然后说道:“我先带你试试浮潜。”

“这个我会。”孙翔得意地说,“以前在国内玩过,去大溪地度假时也潜过几次。”

唐昊看上去不太信,哼了声,抱着胳膊看孙翔自己戴好眼镜,向他吹声口哨,一个后滚翻落入水中。

水下的世界静默无声,大片的红粉色珊瑚像水中牡丹,妖冶而艳丽。孙翔看到黑身黄鳍的丝绒天使鱼,荧蓝色的雀鲷和米白的月光蝶。他睁大双眼,一边摆动小腿保持平衡,和那些美丽的生物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

忽然有只指甲盖大小的幼鱼钻进他的金发里。孙翔头皮发痒,想抓又不敢抓,晃了晃脑袋,再一睁眼就看到刚下水的唐昊。

在他眼里我一定像个傻逼,孙翔想。看什么看!孙翔瞪他。

怎么了?唐昊偏头,比了个疑问的手势。

孙翔无可奈何地指指头发。

唐昊游近了些,环住他的肩膀,右手粗鲁地把孙翔的黄毛呼噜一把。拳头虚握,伸到孙翔眼前。孙翔好奇地看唐昊一眼,胳膊肘轻轻撞了下唐昊的腰。

手掌摊开,一只小金翅雀鲷蹿回珊瑚丛中。

哈哈,孙翔笑得咕嘟嘟吐泡泡。

此时他才发现,他和唐昊靠得很近,潜水镜框相撞,鼻梁跟着酸疼。他吐气时,能眼睁睁看着那颗泡泡滚到唐昊唇边。即使在水下,这个距离也过于暧昧。

水压的关系,耳膜生生地发疼,血液流动宛如潮汐。孙翔急匆匆地推开唐昊,沉默不语地跟唐昊围着硕大的珊瑚礁转了半圈,然后匆忙返回水面。对初次在这个全新海岛浮潜的记忆只有那人黑色的背影。

回到船上,不远处其他人下水的地方仍冒着泡泡。孙翔骤然惊觉,潜水时不能说话掩盖了许多尴尬。如今船上就三个人,开船的当地员工、唐昊和他。

孙翔在甲板上瘫成大字,看唐昊若无其事般在他跟前走来走去,用当地的语言叽里呱啦地跟员工聊天。贴身的潜水服脱了一半,拉链从后背拉到尾椎上方,露出大片结实的蜜色脊背。孙翔眯起眼睛,瞟了眼自个儿在艳阳天里依然白生生的肚皮,不爽地啧了声。

金乌西坠之时,人陆陆续续回到船上,孙翔坐起身,给别人让出位置。橙红的天宇笼罩在灰粉色的海上,海浪涛涛。孙翔小臂搭着船栏,海风拂面,余光瞥见唐昊进船舱把潜水服换了条花里胡哨的沙滩裤。

心跳鼓噪,他原以为是猛然入水没调整好耳压的缘故,但等唐昊走近他,而他的心脏跟着一胀一胀地发疼,他才明白真正的原因。

“明天有三个学员要走,晚上在Mango Bar开趴,问你去不去?”唐昊双手插兜,一副跩得二五八万的样子。

孙翔想了想课程要结束的几个人,都是欧美国家来的游客,比他大五六岁,不是很熟。但免费的酒和晚饭,不吃白不吃。而且在这座小岛上,晚上除了喝酒和回酒店公寓独自对着电脑看电影,也没别的事可做。

“行啊。”孙翔把湿淋淋的头发别到耳后,后脖子被太阳晒了一下午,有点痒,他边挠边问唐昊,“那你去吗?”

“他们请的我,我免费带个你。你说我去不去?”

孙翔撇嘴:“不就是借花献佛,搞得跟你请我喝酒似的。”

“所以?”唐昊挑挑眉毛。

“去!”

唐昊转身走了,孙翔肩膀一垮,松了口气。

快艇乘风破浪,没多久就回到潜店旁的小码头。一行人夹着人字拖走在肉粉色的沙滩上,椰树黢黑的影子横在脚边。

在店里的淋浴间利利索索地冲澡,半小时不到,孙翔便整装待发,穿上干爽的T恤和大裤衩和一群半熟不熟的人往沙滩另一头的Mango Bar走去。

座位早已定好,是摆在沙滩上的一条十人长桌。青黄两色的咖喱、螃蟹、烤肋排和芒果糯米饭,再加上颜色艳丽的鸡尾酒和果汁,让人食指大动。

异国他乡,相逢即是缘。少了利益纠葛,人与人相处更多地看眼缘。酒过三巡,孙翔跟原本没说过几句话的学员都熟悉起来,跟明日要走的人互相交换邮件地址,和之后要一起上课的学生留了电话,也明白了唐昊带他来聚会的意图。

搞什么……他想,是我想多了还是唐昊故意的?

三天前他一个人来到小岛,因为唐昊家潜店门口偌大的HAO字logo哈哈大笑着进门定了OWD初级课程。他和唐昊才认识三天,七十二小时,唐昊看上去也不像热心的人,管他做什么呢?

舒缓的海风吹拂着,酒足饭饱后人不自觉地犯懒。孙翔叼着牙签,懒洋洋地瘫在塑料凳上听唐昊跟其他人聊天。那人嘴巴很毒,怼谁都一针见血不留情面,偏偏他店里的员工和助教全像有受虐症一样喜欢跟唐昊搭话。搞得孙翔很不爽。

孙翔这人兴头来得快去得快,觉得酒桌上待得没劲,就急着想走:“喂,我先回去了,你们聊。”

“干嘛?”唐昊瞥他一眼,“不舒服?”

“没有。”孙翔挠了挠有些发痒的脖颈。

“我送你回去。”说着唐昊站起身,跟长桌边的其余人说等我十分钟,便拉着孙翔走了。

这下子,孙翔彻底傻眼。他甩开唐昊拽他小臂的手,语气不善地质问:“什么叫送我回去?我又不是小姑娘?!”问完他就开始后悔,觉得自己的态度有些过分。

“昨晚有个针对游客的摩托车抢劫,人还没抓着,你一个人从海边回镇上,不安全。”

“噢。”孙翔讪讪地闭上嘴。他要在岛上待三周,为了省点好不容易靠奖学金攒下的积蓄,就没去住小岛南岸的度假村,而是选在北岸居民聚居的镇上租了个airbnb上的公寓。从潜店附近的海滩到镇上,需要骑着摩托车过一段车马寥寥的滨海公路,路两侧的椰子树林立,路灯昏暗,确实容易出问题。

他俩先走回潜店,唐昊去柜台边拿车钥匙,孙翔便坐在店门口的木栈道上等,人字拖把木栈道边上的沙滩踩出两个坑。

唐昊见他一直挠脖子,就问:“皮痒了?”

“你才……好吧,是有点痒。”孙翔撇嘴,“可能下午晒过头了。”

“你等一下。”唐昊又回身到店里,折腾半分钟后出来,重新拉好卷帘门。然后扔了个瓶盖大小的药膏给孙翔。“拿着,回去抹抹,省得明天痛得吱哇乱叫。”

孙翔把金属壳子的药膏揣进兜里,拍拍裤兜,也没说谢,只是皱皱眉头,状似不满地回答:“吱哇乱叫?那是猴子吧!我长得很像猴子吗?”

唐昊摸摸下巴,扶着皮卡车的方向盘端详一番坐在副驾驶上的孙翔:“不像。”

孙翔得意地抬抬下巴。

“像狒狒。”

“你见过我这么帅的狒狒?!!!”

唐昊哈哈大笑,孙翔也跟着笑出声。他怎么被唐昊绕进去了?

下午略为尴尬的气氛烟消雾散,唐昊车停在孙翔公寓所在的三层居民楼楼下时,孙翔多嘴问了句,要不要上来吹会儿空调再走。

问完孙翔就脸红了,好在楼道的声控灯不灵光,他们摸黑上楼,唐昊看不到他的脸色,更没有问奇奇怪怪的问题找不自在。

孙翔租的这间公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一进门便是客厅,茶几上堆着几只塑料袋的零食,角落放着专门存放酒水饮料的小冰箱。客厅跟卧室仅用当地特产的木屏风相隔,坐在沙发上能隐隐约约看到床上乱七八糟的被褥和扔在脏衣篮里的衣服。

“咳,你那什么表情?!”孙翔手忙脚乱地收拾沙发上团成团的T恤。

唐昊的回答特直白:“嫌弃。”

老旧发黄的空调扇叶咔哒作响,幸而制冷功能强劲,稍稍吹散孙翔脸庞上的燥热。他分神跟唐昊聊些之后上课的事,问今天下午他在海里见到的蓝色的鱼是不是《海底总动员》里的鱼,一边打开晒伤膏的金属盖子,挑起一块冰冰凉凉的药膏在手心化开,往后颈抹去。

手臂抬高,抬着抬着肩膀就咔的一声,怎么也够不到发痒的脊背。孙翔收回手,打算等唐昊走了再说。

“怎么不涂了?”唐昊蹙眉,“你没照镜子?脖子后面全晒红了,再不抹药明天晒脱皮我看你怎么办。”

“翔哥要是能自己抹到那个位置,至于这样么?!”孙翔抱怨。其实他也不是不能一个人把药抹到背上,可是当着唐昊的面,把上衣脱了,再表情和动作都扭曲地去抹药,他抹不下这张脸。

唐昊扬起右边眉毛:“你想让我帮你?”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孙翔摇头摇出残影,“我自己来自己来,你空调吹够没,吹够赶紧回去,他们等着你喝酒呢!”

“给我。”唐昊伸出手,手指修长,骨节分明。

孙翔咕嘟咽口口水,问:“什么?”

唐昊懒得跟他啰嗦,径直夺过啤酒瓶盖子大小的药膏,取出一小块,双手合十在掌心搓热。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药香,氧气像被抽走了般,让孙翔心跳加速。

“喂。”唐昊点点头,皱眉催促道,“衣服脱了,快点。”

孙翔哑然,喉咙像卡了颗桃核,不上不下地,叫他呼吸不畅,说不出话。他双臂交叉,慢吞吞地把T恤脱掉,侧身背对唐昊。

映着客厅明亮的灯光,孙翔原本白皙的脊背上晒红了的大片肌肤格外显眼。孙翔的脸庞发烫,呐呐地问:“你要干嘛啊,说了我自己可以……”

背后一凉。药膏凉丝丝地渗入肌肤深处,手掌有力的揉按让孙翔情不自禁地哼出声。

“你抹得到这儿?”唐昊嗤笑,故意反拽着孙翔的胳膊,让他自个儿试试看。

手臂别着往后摸,又酸又痛。孙翔正要不高兴,反手扯了把唐昊的手,手心却因为滑腻的药膏滑入唐昊的掌心。

他背着身,却与唐昊十指交缠。这并非意外,而是他和唐昊放任发展肆意蔓延的现实。

“你……”孙翔哑巴了,他也确实说不出什么话。他看不到唐昊的脸,却能猜到唐昊的表情。一定与他一样震惊,又有一丝暗藏的欢愉。他像跌进了一只酒心巧克力味的棉花糖里,整个人软绵绵,醉醺醺,面色绯红。

这时候,孙翔开始后悔公寓的灯光过于明亮。如果,如果光线再暗些,说不定他会鼓起勇气偷偷瞟唐昊一眼。看看他怎么想。

可唐昊只是轻轻松开他的手,接着孙翔听到药膏的金属瓶盖合上盖子的声音。

“我先回去,他们还在等我。你早点休息。”唐昊的语气稍显冷漠,跟方才与他聊天说笑的唐昊换了个人似的。

“喂。”孙翔叫他,“唐昊!”

唐昊出乎意料地,并没有停下脚步。没有孙翔期待又担忧的那般顺其自然地发生某些事情,也没有所谓的纠结和犹豫。唐昊就是那样,轻轻松松不带丝毫犹豫地离开了。

孙翔的心脏骤缩。他想不明白。

他的世界,一就是一,二就是二,喜欢就是喜欢,唐昊就是傻逼。他从不拒绝爱情,更想不到,有人会拒绝他的爱慕。

你居然敢?!

因一星半点的羞涩而涨红的脸颊如今火辣辣地痛,孙翔气急败坏,把凌乱的金发捋到耳后,听到楼下皮卡车引擎启动的声音后,狠狠地一脚踹翻面前的茶几。

塑料袋里稀奇古怪的小零嘴,七零八落地散落一地。

 

评论 ( 19 )
热度 ( 25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