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我当基友是心肝,基友当我是猪肝 02

*王者荣耀paro,欢欢乐乐打游戏的恋爱文

*给我评论吧=3=

>>

02

一叶之秋的头像是个年轻男孩的侧脸,不知道是自拍还是哪找来的网红头像。唐昊嗤笑一声,小白脸,然后在好友申请下方点击确认。

唐三打:有事快说,有屁快放。

一叶之秋:啊?你脾气这么急干啥?急着上厕所啊?

唐三打:我下午要上班。

一叶之秋:你都工作啦?

唐三打:……关你屁事,说。

本就耐心不佳,宿舍空调还坏了,唐昊被一叶之秋这般磨叽来磨叽去的,额头汗湿了,拧成结的眉毛黑得像墨。

一叶之秋:哦,是这样~我想跟你玩一把,排位吧,怎么样?

唐三打:你找谁不是排,为什么是我?

一叶之秋:因为你是这个区的第一啊。听说还是国服达摩?这版本玩达摩就是玩信仰,额我挺佩服你的……

唐三打:……

一叶之秋:我憋不出话了,到底打不打?

 

您的好友【HX唐三打】邀请您进行排位赛。

孙翔嘿嘿一笑,飞速进入房间后让唐三打开麦。

“嘿,你主玩上单吧?”年轻男孩儿的声音像酷暑时节的冰镇汽水,清亮爽快,酣畅淋漓,“那我拿一手中路,一会儿带你飞。”

唐三打说话的风格跟孙翔想的不一样,不是流里流气满口脏话的小流氓,也不是声音含糊沉稳的中年大叔,而是冷漠又低沉的嗓音,年纪听上去在二十岁上下:“带我飞?哼,就你?”

高段位的排位赛由于人数稀少所以排队时间漫长,幸而正值赛季初期,上赛季的王者们不论排位高低,通通掉到星耀,孙翔跟唐三打才说了两句话就顺利进入一支排位队伍。

一进房间,孙翔就用系统自带的快捷对话发了句“我走中路”,好让前面几个队友知道他所打的位置。

王者荣耀和其他moba游戏类似,按上、中、下路、打野、辅助分为五个位置。由于资源有限,对蓝buff有要求的法术伤害英雄一个队伍只有一个。为方便支援,通常让法师一个人走中路,清完中路兵线后配合打野、辅助进行支援或gank。

一般来说,能打到星耀段位的玩家各个位置的英雄都会一些,从而方便跟路人队友临时组队时的阵容和谐。但每个人也会有自己的本命英雄,并非每个位置都擅长。

所以1楼的队友秒选中单法师武则天并没有让孙翔变脸,而是习以为常地耸耸肩,看队友和对手的选择。

游戏中的英雄几乎都有相生相克的英雄对应,但拿什么英雄除了要配合队友、针对对手之外,也要考虑哪些英雄版本强势,是版本之爹、版本之子,哪些英雄版本弱势,最好丢进下水道,千万不要拿出来动摇军心。

队友一选擅长消耗和控制的法师武则天,接着依次选出边路程咬金、打野典韦,剩下在四楼的唐三打选了手有国服名号的控制类英雄达摩,孙翔除了辅助没有别的位置可打,看了眼对面炮台法师嬴政和打野型射手李元芳的双C阵容,琢磨几秒后,选了一手鬼谷子。

鬼谷子身材矮小,跑得飞快,穿上皮肤,像只万圣节的兔子,非常可爱。走在唐三打的武僧达摩旁边,只到达摩的腰部,小小的一只,躲进草丛看视野时还没草高。

“哼。”

“……唐三打你笑什么笑!”

“我没笑。”唐三打干咳一声,“一叶之秋,你占草丛一个人小心点。”

说到占草丛,涉及一个游戏的关键元素——视野。屏幕左上方的小地图并非每时每刻都能显示对手的动向,只有当对手出现在自己、队友、自家兵线和塔的视野范围内时才会有所显示。而没有视野的中路河道和各个草丛里随时可能蹿出五个大汉把你摁在墙上这样那样。

所以,孙翔的鬼谷子现在在做的事情便是占据中路河道的一个草丛,观察对手位置,让队友们清楚敌方打野李元芳的动向。

而之所以唐三打让孙翔小心点,又牵扯到另一个话题,发育周期。有些英雄前期强势,有些英雄后期称王称霸。比赛前期,大家经济差不多的情况下,前期强势的英雄能打得对手满地找牙。对面的打野射手李元芳,就是这样一个英雄,前期随便一个小爆炸,就能让任何坦克英雄肉疼,何况身板本就不厚的辅助鬼谷子了。

如唐三打所料,比赛的前十分钟孙翔都很难挨过对面李元芳的飞镖炸弹,在用完自己的二技能,完成控人任务后,就被李元芳消耗到残血,只能抱头逃窜,打不了第二套控制。

这局的队友没有孙翔上局遇到唐三打时那样迷,对手的实力也由于系统匹配机制的缘故水涨船高,双方你来我往几回后都意识到两边都会玩,实力不容小觑。

正因如此,和星耀以下的低端局不同,双方都很清楚——王者荣耀是个推塔游戏。这场比赛没有忙于杀人,人头比1:4。但从大局来看,孙翔这边屈居劣势,上中下三路外塔都被推掉,野区沦陷,下路的二塔也岌岌可危。

好在孙翔一方的队友经验丰富,尽管野区资源拿不到,用于购买装备的经济却没有落下多少。大场面见多了,大家的心态都很平和,没有人在队内频道抱怨。

孙翔发了句:“稳住我们能赢!”随后在语音里跟唐三打说,要想办法开一次好团,否则继续下去,经济差距越来越大,他们只有等死的命。

“你拉人,我跟上。”唐三打沉声说,“技能combo衔接好,能打。”

两个字“能打”,说进孙翔心坎里。玩荣耀最烦的就是心态炸裂的队友,一旦劣势就开始怪天怪地怪队友,开始演,开始送。到了高端局,这样的队友并未消失,仍然跟着摩擦上分荼毒游戏环境。

遇上心态平稳的队友,简直是烧了高香。

遇上心态稳技术牛逼的队友,简直可以嫁了。

对手开了一只主宰后,带着一条主宰先锋强逼中路高地塔。在一个微妙的时机,唐三打突然点击语音提示“发起进攻”,孙翔就咬紧牙关,操纵着他矮小的飞毛腿鬼谷子,抱着必死的决心冲了上去。

鬼谷子二技能接闪现,出乎意料地控住对方的打野李元芳。短暂的控制未过,唐三打的达摩一记“佛山无影脚”,从侧面一脚把李元芳踢到狭窄的高地塔上。

游戏进行到这个时候,对手经济占优,有余钱购买复活甲。眨眼间,李元芳就原地复活,而下一刻,孙翔这边一选武则天后一直在划水的兄弟终于醒了,接上强控强伤的武则天大招,狠狠把对面集结的五人控住,也把复活的李元芳按死在塔下。

唐三打见状,没有分毫犹豫地一技能接闪现,追上被己方武则天打残的法师嬴政。没有位移技能的法师,到了这个时候,仅仅被唐三打摸了一把,就没了性命。

反攻的号角吹响,孙翔的鬼谷子虽然在团战混战中挂了,但他的灵魂犹在泉水中疯狂按响进攻信号。

“发起进攻!”

“发起进攻!”

一边在语音里催促唐三打:“跑快一点啊,换五速鞋,一波了!!!”

“知道,知道。”唐三打哼了声,带着剩下三个队友,保护着仅存的一个炮车兵,一路肉身抗塔拆塔,狂奔到对方水晶前。距离对方最快复活时间,还有十秒。

“泉水指挥官。”唐三打边拆水晶边吐槽。

“你说谁呢!!!!”

“VICTORY!”

惊险刺激的比赛结束后,孙翔依然精神亢奋,拉着唐三打多说了好几句,中心思想是最后一波团,他开得贼好,奠定了胜利的基石。

唐三打这回没冷笑也没反驳,而是低声笑了笑,说:“是还不错。”

“还不错是什么意思?”

“就是还可以。”

“喂!”孙翔撇嘴,“唐三打,我看起来很好糊弄?”

“你看起来——听人拍马屁拍多了,赢个团就很膨胀。”

两人就“你膨胀”“我哪儿膨胀”“我膨胀又怎么了”扯皮几分钟后,唐昊看了眼时间,说他要下线了,下午要实习。

孙翔意犹未尽,但他跟唐三打不熟,拉人打一把游戏已经算他社交能力进步史上的一大步。

说了拜拜,唐三打的头像在房间里暗下去,孙翔挠挠头发,鬼使神差地保存了这一场比赛的录像。下午没课闲在宿舍,就把录像又看了一遍。

录像能查看唐三打所操作的达摩视角,孙翔拆了包薯片,边吃边看唐三打如何处理兵线,如何跟打野进野区抓人,思路清晰,技能命中率高,不愧是国服。越看孙翔的目光越沉,他想找唐三打更多的比赛录像看,但唐三打一不是主播二不是职业选手,哪来的粉丝给他保存录像?

孙翔叹口气,看到好友列表里那些一关游戏一刷新就会删除的聊天记录,再叹了口气。在一堆灰色头像中揪出唐三打,孙翔思来想去,敲出一句话:“喂,哥们,加个微信。”

他看上这个人了。

 

评论 ( 27 )
热度 ( 33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