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我当基友是心肝,基友当我是猪肝 04

*一起欢欢乐乐打游戏谈恋爱

*要心心和评论=3=

>>

04

公孙离啊……唐昊皱皱眉头。

之前跟孙翔玩过一段时间双排,唐昊对他的印象便是意识好、操作强、英雄池深,其中最为突出的是孙翔的中单法师和一手打野赵云。像当前版本流行的几个打野英雄,比如公孙离、裴擒虎、马可波罗就比较少见孙翔拿出来玩。

这一局,他见识到了。若用两个字来形容,那便是惊艳。

公孙离是个靠普攻叠加被动后爆炸打出伤害的射手型英雄,但和其他位移缺缺的射手不同,公孙离的三个技能全部都是位移!而其位移的方向、落点,对于新手玩家而言极难掌握,因此在王者以下的段位很少见到公孙离打野,在全体玩家中的胜率也低到令人发指...

【昊翔】我当基友是心肝,基友当我是猪肝 03

*王者荣耀paro,欢乐打游戏恋爱向
*凌晨四点爬起来写的更新,需要评论嘤嘤嘤
>>
03

孙翔看上唐三打,自然是因为他技术好。
大区第一,不是主播,不是职业,不是代练。在一个代练遍地走,职业多如狗的段位里,典型的三无高玩,意味着唐三打既没有经济方面的压力,又没有俱乐部合同关系的束缚。
简而言之,适合孙翔拉进队伍里一块儿打城市赛。
王者荣耀城市赛,King of City,属于职业联赛的次级联赛,报名零门槛,层层淘汰后的全国冠军将获得职业联赛入围赛资格,为职业联盟KPL输送了许多强力队伍。
孙翔才玩荣耀两个赛季,已然独孤求败,高处不胜寒,普通的5V5排位赛,即使是高星局也无法带给他刺激,找高手...

【昊翔】我当基友是心肝,基友当我是猪肝 02

*王者荣耀paro,欢欢乐乐打游戏的恋爱文

*给我评论吧=3=

>>

02

一叶之秋的头像是个年轻男孩的侧脸,不知道是自拍还是哪找来的网红头像。唐昊嗤笑一声,小白脸,然后在好友申请下方点击确认。

唐三打:有事快说,有屁快放。

一叶之秋:啊?你脾气这么急干啥?急着上厕所啊?

唐三打:我下午要上班。

一叶之秋:你都工作啦?

唐三打:……关你屁事,说。

本就耐心不佳,宿舍空调还坏了,唐昊被一叶之秋这般磨叽来磨叽去的,额头汗湿了,拧成结的眉毛黑得像墨。

一叶之秋:哦,是这样~我想跟你玩一把,排位吧,怎么样?

唐三打:你找谁不是排,为什么是我?

一叶之秋:因为你是这...

【昊翔】我当基友是心肝,基友当我是猪肝 01

*王者农药paro,没玩过的同学当普通网游文看也行,欢脱恋爱向

*多多评论多多更新❤

>>

01


单身狗和脱单人士的区别就是,单身狗的游戏是游戏,别人的游戏是世纪佳缘。

和孙翔一块打王者荣耀的舍友cp和老婆都换了好几轮了,而孙翔仍顶着一张帅脸做只骄傲的单身狗认认真真地打游戏上分。

版本更新,孙翔没注意看更新内容,就急匆匆地打开王者荣耀,想趁午休时间搓一把。

赛季之初的星耀段位,聚集了刚肝上星耀的钻石玩家和上赛季的王者们,牛鬼蛇神频出,双方阵容都不大正常。

瞧见对面又有鲁班又有嬴政,射手和法师都是没位移的脆皮英雄,孙翔喜滋滋地掏出一个没牌子的阿珂打算...

【昊翔】花信风 (下)

*【昊翔】花信风 ï¼ˆä¸Šï¼‰ æ½œæ°´æ•™ç»ƒæ˜Š×留学生翔

*多评论多更新哈么么哒

>>

“唐昊呢?”孙翔问今天带队出海的教练。她是一名拉丁女性,三十岁出头,黑发,皮肤晒成古铜色,穿戴好潜水服走上码头时,就会迎来一片火辣辣的目光。

“你说老板?”女教练边招呼后面几个学员麻溜地上船,一边耸耸肩膀,“谁知道呢?应该带高级班去主岛边上的一个潜点做船潜了吧。”

对于潜水,孙翔仍是个新人,才刚刚开始OWD课程,学习最基本的潜水技能。拉丁教练所说的船潜和洞穴潜水一样,是拿到OW证书之后才能进行的专门训练。他在唐昊开的潜店上OWD,白纸黑字的合同上却没规定由哪个教练...

【昊翔】花信风 (上)

*潜水教练昊×留学生翔,之前那篇没写好,同个设定重新写篇满意的

*搞创太苦,恢复更新了,还是搞cp快乐,多多评论鸭

>>

01

“你这脾气,活该单身!”助理教练调侃道。

游艇上的学员们笑倒一片,看到平时冷脸对人的唐昊教练居然有一丝窘迫,笑得更厉害了。他们一个接一句地挤兑唐昊,说以他的条件,岛上的姑娘合该跟花蝴蝶似的纷至沓来,怎么还——单着啊?

孙翔竖起耳朵,没跟他们去怼唐昊,只是咧开嘴傻乐。

阳光铺洒在一望无际的海平面上,白色的船身挤开白浪,在一片平静的浅海域停下。

其他人比孙翔早来一周,课程已进行到后半部分,一个个穿戴好装备后以背入式翻身下水。孙翔有些...

【昊翔】沉没 (上)

*潜水~夏天~海边~

*lof疯狂限流,相逢即是缘,多多评论哟

>>

沉没

 

透明的外带咖啡杯壁上冒出水珠,冰美式灌进喉中,滚进胃里。孙翔叹口气,浑身舒爽。他扶扶墨镜,看向前方大大的HAO标志,大笑出声。

“就你了!”孙翔往T恤上抹干净湿淋淋冰凉凉的手,大步往这家自卖自夸的潜店走。

事后回想这一刻,孙翔也搞不明白,岛上沿岸一条街上有那么多家潜店,他怎么就偏偏看上它了?

孙翔迈上店门口的木栈道,好奇地打量了一番门边和橱窗里做展示的潜水装备和可供租借的冲浪板。岛上潜店的课程价格大同小异,他走进开着电风扇最大档的店里,直截了当地来了句:“给我来一套最贵的课!”...

【昊翔】台风天

*复健中,甜饼,要评论><

*祝各位高考生都取得理想的成绩!希望这篇得偿所愿的文能给你们好运。关于选大学,我的建议是尽量去大城市,O(∩_∩)O哈哈~

>>

台风天

 

得来全不费工夫——孙翔躺在床上看着走进卧室的唐昊,想到这句话。

事情的开始如此仓促,像风吹过风铃,叮的一声,好戏开场。他对这位脾气不佳的同期生产生了别样的心思,在一个月黑风高杀人夜,他没喝酒没吃错药,就这么脱口而出:“唐昊,试试做我男朋友怎么样?”

当时的唐昊好像愣了一下,轻易就点了头。

“行啊。”他说。

孙翔记得那时唐昊一手插在兜里掏车钥匙,地下车库惨淡的灯光映在他五官深邃...

【昊翔】月度银墙

*修仙的道士和猫妖,甜饼,要评论唷

>>

月度银墙

 

“我不同意这门亲事!”孙翔气得耳朵耷拉下来,毛茸茸的尾巴啪啪地甩在椅背上。

西湖畔的孙氏猫妖自古在玉皇山上聚居,代代有小辈出山入仕,或与修道世家联姻,是以延续数千年。

孙翔出生以来就待在山上,极偶尔才有机会去杭州城内转转。他活了一百多年,在猫妖中约等于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妖力虽强,但心智仍未成熟。本以为妖生不过修修道法,吃吃果子,没想到族中长辈今日召他来,告诉他一个坏消息。

他出生前就写在金陵唐家家谱之上,是他们下一代族长的仙侣。

这都哪跟哪啊!孙翔恼极,问他的三爷爷,为啥要他去跟道士联姻?他不喜欢道...

【昊翔】喵喵餐番外 猫粮

*送你们一碗狗……不,猫粮

*摄影师×真身是猫咪的美食up主,甜饼,也要评论><

>>

猫粮

 

溪柴火软蛮毡暖,我与狸奴不出门。

 

大学三年级起,唐昊就搬到孙翔家,对外说是搬去他兼职摄影、后期的美食节目工作室。平时照常上学,周末跟孙翔录节目、剪视频,晚上搂着变成小猫的孙翔睡觉,一日三餐由孙翔料理,活得十分滋润。

考试周时,唐昊忙着复习,孙翔这个看上去不靠谱又跳脱的人给做营养餐,蛋奶果蔬肉一样不缺,晚上还给煲汤。过了十二点变成猫咪后,孙翔仍陪着唐昊复习,或是揣着小手趴在书桌上,或是无声无息地在复习资料上踩来踩去。

唐昊...

【昊翔】双城记(下)

*py变恋人的老土甜饼,万字更新要评论唷

*【昊翔】双城记(上)

>>

孙翔照着大众点评的地址念:“南京酒吧一条街,从云南路站出来沿上海路一直走……我靠,这也太绕了!”心里一边想着,唐昊一个昆明人来了有云南路的南京,一边哈地笑出声。以前去打比赛没注意,不知道云南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下回一定让唐昊带我去玩一圈……

脚步一顿,孙翔拍了拍脸,把莫名上翘的嘴角摁回去。他和唐昊私底下基本是点赞之交,最多在联盟大群和七期群说几句,私聊是没有的,更别说约出去玩了。他们见面只有一件事可做,虽然吧,跟唐昊做那事他很喜欢,但仔细想想,实在有些说不清他和唐昊算什么关系。

南大西苑岔口右拐,往里...

【昊翔】双城记(上)

*上车滴卡

>>

南京,上海路。

孙翔杵在路牌边,低头玩手机,他个儿高,此时不自觉地驼背,嘴角微微翘起,似乎看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东西,看在唐昊眼里,就像只懒懒散散的大猫。

云层从另一侧缓缓压来,孙翔头上那束光渐渐化为细碎的雪粒。他懊恼地抬起头,眼前忽地一暗,脖颈跟着一暖。唐昊举着一柄黑色直柄伞站在他面前。刚取下的羊绒围巾仍带有唐昊的体温,孙翔脖子往下缩了缩,围巾捂着嘴,发出的笑声闷闷的:“谢了啊。”

唐昊耸耸肩,神情一如往常地冷淡,眉头轻蹙,刚要开口就被孙翔捂住嘴。

“我知道我知道,你要说我干嘛傻了吧唧在路边等。”看到唐昊愕然的表情,孙翔得逞般哈哈大笑,“我还不知道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