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胡作非为 38

*总裁×兽人,狗血无脑
*要亲亲要抱抱!!心情超级烂的码完一篇四千字的更新突然变得很爽
>>
38
硬冷的金属抵在脑后,唐昊心中大骇,惊疑不止。市研所设在军区内部,非军队人员不得携枪入内,他的安保和联盟相关人员的武器皆留在门外。唐昊就算清楚他的行为想必引起联盟的忌惮,也没想到联盟的人敢在军队的地盘上对他动手。
“我以为你们是文明人。”唐昊讽刺,一滴冷汗自紧绷的太阳穴滑落。
“唐总,您在说笑吧?”安然坐在后座,以调笑的口吻说笑的人却是之前在会议上结结巴巴说话的小胡子,接着,又换成冷质的金属声线,“在W728计划中留下后门,是您所认为的为商之道?”
车窗降下,唐昊绷着脸朝站岗的士兵点点头。横杆抬高,大门开启,哑光黑的跑车游鱼般滑出,而身后随行的车辆对跑车内剑拔弩张的状况一无所察。
唐昊嗓音低沉:“没这回事。针对兽人的数值交由联盟自己检测,唐氏哪来的机会留下后门?”
“这时候骗人,就没意思了唐昊。”变声器滤过的冷酷声音放在懦弱的瘦小雇佣兵身上略显诡异,“车往城东开,让你的人先回去。说起来,他们还在联盟名下,你雇他们做安保,但他们参与进来对你有害无益。我们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好好谈谈。谈完,你会说的。”
心脏高悬至嗓眼,唐昊明白,脱离小赵等人的保护独自与联盟“磋商”,其实赴的是一场有去无回的鸿门宴。可联盟的头儿有一句话说得不错,尽管他收买人心,把赵禹哲和他的伙伴纳入麾下,但他们仍是联盟的人,此时依赖他们未必能成事,搞不好被背后捅上一刀。
摸爬滚打数年,体尝过磨难无数,依然磨不去他的自大和狂妄。唐昊闭上双眼,心想,自己在所有方法中选择了最危险同时回报率最高的一种,除了对自己有几近盲目的自信外,或许有其他的原因。
“可以。”唐昊镇静得宛若严冰,“但你要保证我的安全。”说着,便电话告知赵禹哲,他有事要办,让他们自行回去别跟着。
跑车静静地停在一栋城郊的烂尾楼边。分租给贫民的福利廉租房因一桩贪污腐败案自五年前一直停工到现在。一面灰绿色的脚手架上攀上爬山虎,建筑四面透风,窄小的房间鸽笼般挨个紧靠,四角和前后都有楼梯连接,地形复杂得宛若迷宫。
小胡子弓着腰攀爬上楼,若非他步履轻盈,膝盖微微弯曲的走路姿态让唐昊认定他是练家子,唐昊早就动手俘虏了他,寻机会逃走。安静的烂尾楼内应该藏有为数不少的联盟雇佣兵,唐昊一击不中,哪还有命在?干脆沉静心情,手插着裤袋,潇洒地走进建筑废料堆积的楼内,半点没有被胁迫前来的模样。
“测试W728系统数值时,我们的研究人员无意中发现了一段缺失的数据。如果没有它,我们手上的武器和实验用的仪器随时能被密匙锁定。”小胡子停在七楼中央,穿堂风吹得他干瘦的身体摇摇晃晃。
唐昊眯着眼睛看这位联盟首领的传声筒,心想,另一位肌肉山一般的雇佣兵跑哪去了?“是么。”他淡淡地回,“我对研发成果的具体设计不大了解。我很忙,管不了细枝末节。”
小胡子点点头,继续用冰凉的人造音说道:“看来唐总的意思是不乐意说了?”
“不是不乐意。”唐昊哼笑,“是我压根不知道。”
“您不知道,就不会跟我来了。”传声筒另一端的头领似乎叹了口气,经过变声器,叹气声变成了一丝尖锐的杂音。
操,唐昊暗骂,论耍心眼,他确实技不如人,论来硬的,他的武力在联盟手里跟蚂蚁差不多,眼下只能硬着头皮装傻,把此番危机度过。
“你脚下的地面和六楼的承重墙上有十二枚定时炸弹。”小胡子抹抹冷汗,干张着嘴,骇人的威胁冷飕飕地道出,“还有半小时,我有许多问题要问你。问一个,便告诉你一枚炸弹的密码,如何?”
玩这么大?唐昊挑眉,极度的恐惧过后他反而冷静下来,指尖因兴奋而颤栗。他扔下筹码自主参与的赌局,大不了就是一死。只是可惜,死了见不到孙翔,而孙翔会继续爱上新的女孩子,生下一窝窝小猫,把他忘到脑后去。
“在卖给我方的武器中留下后门,是军队的意思还是你自己的意思?”
唐昊摇头:“莫须有的事,你打算让我怎么解释?”
小胡子叹气:“第二个问题,如果系统存在后门,唐氏确实做了手脚,你认为联盟该付出什么代价来得到那段缺失的数据?”
“一般这种事么……”唐昊看了眼水泥墙外的碧蓝晴空,“我需要跟我的团队商议。”
“您的意思呢?”
“集团不是我一个人做主。”唐昊冷哼,“有的没的事多了去了。”
“看来您还是不愿意合作。”
“也不看看你们第一回谈判的态度。”
轰!
灰白墙灰簌簌而落,唐昊咳嗽连连,扶住一根水泥石柱才找到平衡。
“第三个问题,孙翔。您和他的关系不一般吧?”
“我和他没关系。”唐昊冷笑,“他从我家逃出去,伤了好几个下人,我还没找联盟索赔!现在他传来的心率信息停了,不知道死在哪个几角旮旯的地方。”
“哦?”瘦弱的小胡子也扶住墙,“既然您坚持他死了,也认定你们之间没有关系,那么联盟今后若是抓到和孙翔身材长相相类的兽人,就随便我们处置咯?”
“随你们便。”唐昊哼了声,“兽人生死,关我屌事?”
“我就知道!”熟悉的话音像一声清亮俏皮的哨子划破凝重的空气。
唐昊骂了句脏话,刚想问孙翔为何在这,又想到自己该在联盟面前跟他撇清关系,于是一动不动地立在原地,像看生人般抬头瞄了眼蹲在房梁上的大猫。
“唐总,你说你们没关系,现在人家不是来救你了吗?”小胡子喉咙眼里吐出的金属音嬉笑道。
唐昊这才明白,联盟醉翁之意不在酒,不,他们想玩一箭双雕的戏码。他的自负,终归得到了报应!还要搭上个孙翔!
“我才不是来救他。”孙翔身后的米色尾巴摇了摇,懒散地垂下,“我来杀你。”
嗤。唐昊差点笑喷,绷住嘴角,看那小胡子哆哆嗦嗦地,快要吓尿了。
未等孙翔多嚣张,一梭子弹朝天花板上扫射,一位身材魁梧步履矫健的人不知从何处窜出,直奔孙翔而去。
唐昊悄然挪动脚步,藏到立柱的阴影后。正跟孙翔缠斗的,是一只甩着鬣狗粗毛尾巴的强壮兽人。他们打架的动静忒大,没一会儿被炸掉炸过一回的七层便塌了一半。他若留在原地,只会徒增伤亡,给孙翔拖后腿。
“没受过训练的兽人,果然不如严格受训的雇佣兵。”小胡子淡淡地评价。
唐昊紧贴墙面,笑了声:“鸟枪换炮,打不过赤手空拳的狮子,岂不丢人现眼?”
“自然打得过,而且,轻轻松松。”小胡子边点头边笑,“用的正是唐总您提供的武器。”
“你们把控制兽人的兵器交到兽人手里?!”唐昊被联盟的愚蠢和激进震惊,探出半边身子一看,果然看到鬣狗腰间一把熟悉的蓝灰色手枪。该死!联盟不按牌理出牌,且比他以为的更疯狂。
顾不了那么多,唐昊突然吼道:“孙翔,抢下他腰上的枪,千万别被打到!”
话音未落,他猛地冲到不远处勾头哈腰,怯懦地围观战事的瘦小雇佣兵身侧,用冲力和肌肉扎实的身躯死死压住那位小胡子。反剪那人双手,手脚并用制住关节,然后揪住头发,把那人脑袋砰地往地上一砸。
唐昊的突然发难,一屋子的人都没料到。鬣狗有心回救,却被孙翔缠住,有心也无力。
三下五除二卸掉小胡子身上的武器,唐昊见他仍大力挣扎,便用上浑身力道压制住。只在健身房练过拳在射击俱乐部打过枪的普通人类如何跟在役雇佣兵比较?光是按住人,唐昊已拼尽全力。
“哈!果然如此!”唐昊冷哼,手指勾起小胡子耳边的变音装置,通讯正常的信号灯没有亮起,“你只带了条走狗来跟我谈判,那位亲信呢?你不信任人类,居然更信任兽人吗?”
没了变音器,脑门受伤的小胡子嘶嘶地抽凉气,声带如被砂纸磨过般,声线嘶哑而吓人:“彼此彼此。”
“我跟你不一样。”唐昊说,“兽人也好,人类也好,都无所谓。跟我的信任无关。”
“容我提醒一句,唐昊,你脚下的定时炸弹,还有十二分钟。”
“是吗?”唐昊竭力绞住小胡子的双手,再把他的脑袋往地上猛撞,确认他昏过去后,适才松口气,站起身,往孙翔那头大吼,“你他妈快一点打!”
“要你废话!”远处,孙翔气喘吁吁地回答,“我就要慢慢打,打满一个小时,分他个高下!”
“给你十分钟,再慢一点,我俩都得死在这破地方。”唐昊啐了口唾沫,妈的,一嘴灰,“想让我跟你死一块?你做梦。”
“谁、我靠,谁想了?”孙翔遥遥骂道,“你想死自己去,别拖我下水。翔哥上有老下有小,懒得管你。”
唐昊脸色一黑,阴沉沉地一屁股坐在一堆破碎砖瓦后。
地上那个昏迷不醒的人似乎指尖动了动。唐昊冷哼一声,夺来的手枪在指尖转了几圈,接着单手持枪,走到小胡子身后,砰砰射出两发子弹,直接爆头。
捡起沾有血迹的联络装置,唐昊悠然转身,摩挲着发热的手枪,缓缓往孙翔的战场靠近。
狮子和鬣狗的战火已烧至楼上。唐昊避开摇晃的房梁和裂纹的地面,跟着墙壁倒塌和枪火轰鸣的节奏潜入上层。
孙翔受了不轻的伤,小腿和手臂上皆是弹痕、血眼。他的对手也讨不了好,脸肿成猪头,脑袋上的犬耳被孙翔撕扯起一半。
针锋相对,一时间,双方都没占到上风。唐昊屏住呼吸,在鬣狗一拳打到孙翔腹部,孙翔余光瞥过他所在的角落,眼底的玻璃珠子咔啦一声碎裂时,都无动于衷。
直到鬣狗的手伸向腰间,唐昊突然大吼:“就现在!”
手枪余下的数枚子弹尽数发出,纷纷落在钢筋铁骨的鬣狗大腿、腰间、后心的脆弱处。孙翔反身制敌,勾住鬣狗手腕,利落地来了招背摔。
唐昊接着补刀,孙翔则夺过那把蓝灰的枪支,好奇地看了眼时而闪烁荧光的枪口,有模有样地将之对准凶悍的鬣狗。后者看到那支枪的瞬间,膝盖一软,嘶吼道:“不——”
“你放心。”孙翔歪歪脑袋,既厌恶又怜悯地看向前任兽人的领头人,“我不会这么残忍。但是,战场上见,我也没可能放你回去,再带人来追杀我。再见了。”
鬣狗闻言,震惊地转身,恰好看到唐昊对向他的黑洞洞的枪口。
砰!
沉重的落地声。
唐昊看了孙翔一会儿,再看了看手表,冷哼一声:“说好的十分钟,现在,还有一分钟不到定时炸弹就到点了。”
准确来说,是四十秒。四十秒,放在以往,狂奔的状态下七八层楼不成问题。但在楼梯尽毁,几乎成了一片废墟的迷宫烂尾楼里,他们能否找到路都是问题。
“那有什么?”孙翔嘁了声,淡定地环抱双手,立在唐昊身前。
唐昊额上青筋狂跳,他哪里知道孙翔要玩什么把戏?还是说,这只大猫当真恨自己恨到宁愿玉石俱焚的程度?
三十秒。
唐昊扯扯嘴角。
二十秒。
孙翔悠闲地理了下凌乱的刘海。
十秒。
半狮兽人终于走上前来,不情不愿地握住唐昊的手腕:“抓紧我哦。”
说时迟那时快,一把拽过唐昊,抱住他的腰,两人穿过没安窗栏的窗户直直往外冲去。
三。
二。
一。
轰!!!!!
唐昊在一片火光冲天,和仿佛要尖叫到世界尽头的耳鸣中,冷冷地骂了句“操”,然后跟自动蜷起身的大狮子,一道滚进茂密的树丛中。
tbc.
>>
有朋友说看不懂主线?真的吗?!好吧,看不懂也要看🤗

评论 ( 37 )
热度 ( 28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