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胡作非为 46

*总裁×兽人,狗血午餐读物
*本来快完结了,哪里想到……要评论亲亲
>>
46
一个月后,从鬼门关里爬出来的唐昊才被允许出院。公司的一桩桩事物亟待处理,回到都城,他甚至没工夫回家,车把孙翔载到家门口,立刻掉头去公司开会,约莫三四天回不来。
孙翔有些不高兴,但总的来说,开心多过不满。
他没有过长期照料病人的经验,兽人们即使受再重的伤也会轻易愈合,不像唐昊,胸前的枪伤足足让他缠绵病榻几十日,若非年轻体质好,落下病根也说不定。
漫长而艰难的医院时光孙翔依然找到乐趣。他没和唐昊朝夕相处这么久过。以前,唐昊忙于工作,一天顶多有三四小时陪他。如今唐昊被五花大绑在病床上,公司的人带种种需要决策的事务来探望,也被孙翔轰走。日日相对,孙翔收敛粗心大意的性子,学着去照顾人。没人觉得无聊,实际上,孙翔偷偷带朵花儿来,把苹果雕成精细的卡通人物,蹭唐昊的病号饭吃,都觉着有趣。
一进客厅,两条热乎乎的舌头迎上,热情地把孙翔舔了个遍。孙翔左手招架毛皮华丽的唐三打,右手搂住整整大了一圈的小狮子。
“你还知道回来?”张新杰医生衣装整洁稳重,但仔细一看,袖口扣子被猫爪抓脱了线,裤脚也有几道新鲜的裂痕。拿王牌大学兽医专业奖学金的金牌兽医,居然被这一家子当小孩儿保姆,气煞人也。
孙翔吐吐舌头:“早上好。”
“我要求加薪,唐、夫、人。”张新杰推推眼镜,最末三字加重了语气。
“啊?什么夫人?”孙翔想了半天才明白那是人类中伴侣的意思,于是干脆地点头答应,“你跟唐昊说,他一准同意。”
张新杰离去后,家里迎来一位意想不到的客人。
“江波涛?”孙翔高兴地朝摄像头那端挥手,明知道对方看不见,仍然兴高采烈地笑着打开大门,请人进屋。
“好久不见。”风尘仆仆的犬科兽人温和地笑了笑,“你几个月没回去,大家都很担心。”
孙翔心虚地看天花板。
“不过我在都城里,打听到几星期前联盟出的事,就知道你很好,活蹦乱跳,还有空谈恋爱。”
孙翔脸上发烧:“你去谁家偷听的?”
“一个姓邹的人家。那位年轻人好像是唐昊的朋友。”
搔搔脸颊,动动脚踝,孙翔像被江波涛撞破他和唐昊接吻现场似的,怎么站怎么不自在。
江波涛比他自在多了,自如地坐到沙发上,抱起好奇地扒住他小腿到处蹭来蹭去的唐小猫,举高了仔细看一遍眉眼,扭头问:“你的孩子?”
“卧槽!”孙翔惊讶,“你怎么知道?”
江波涛笑着耸肩:“刚刚不确定,现在知道了。”
孙翔悲愤地把脸埋进唐三打天鹅绒似的背毛里,闷声说:“他是我和唐昊的小孩。”
“卧槽。”这下轮到江波涛讶异了。
他们三两句交待数月来彼此的境况。得知孙翔离开兽人大部队没多久便诞下一子,拖着小猫咪跟联盟对抗,阴差阳错之下跟唐昊和好,江波涛连说了好几句“卧槽”以表敬意。兽人那边的情况倒简单,在江波涛出发来都城寻找孙翔后几日,北地山区辗转传来消息:军方的人前去兽人聚居地,想跟兽人谈判。
“该死,唐昊那混蛋,什么都没跟我说!”孙翔握紧拳头,“没事吧?”
江波涛摇头:“跟他没多大关系。他受伤后,事情移交军队方面处理,唐昊只是个军火贩子,应该没有权力去干预军方的决策。”他谈及都城政府和军队上层的谈判目的,跟联盟差不多,天下乌鸦一般黑,想利用兽人的武力为人类做事。
“绝对不行!”孙翔猛拍沙发,真皮靠垫立刻凹下去一块,“之前他们能研发出掣肘我们的武器,今天好言好语说什么谈判,明天就能反捅一刀,把我们当奴隶!”
唐昊以彻底摧毁联盟为由毁掉唐氏设计制造的武器,为孙翔和他的同类们争取出一丝喘息空间,军方反应过来,想重启联盟的计划,只能暂时对兽人打出糖衣炮弹。倘若答应,不但对不起兽人自身,更对不起唐昊挨上的那一枪。
“我们当然清楚。”江波涛笑容苦涩,“小周代表兽人拒绝了军方的提议。不过……兽人虽然个体强大,论群体,仍然处于弱势。我们拒绝后,人类要求兽人在北部山深处固定区域活动,不得擅自出入,不得影响人类社会治安,小周都同意了。”
愤怒和无力感在心中纠结。双手在膝上攥成拳,孙翔低声说:“暂时如此,他们不用太得意,想让兽人低头,做梦去吧!”
“孙翔。”江波涛突然严厉地叫他,“不能冲动,这是最好也是最后的办法了。”
兽人繁衍困难,数量稀少,一点牺牲皆是群体永久的不幸。和人类发生冲突,吃亏的只可能是数量有限的兽人。
“可恶可恶可恶!”孙翔低吼,唐三打嗷的一声,撒丫子跑了。
“冷静。孙翔。”
“冷静不下来!”孙翔用力揉揉眼睛,“你说的我全明白!我……我不甘心……”
他当然清楚兽人尴尬而危险的现状,否则不会独自在都城跟联盟抗衡,命悬一线也不愿拉伙伴们下水。但是,江波涛把事情说透,隐藏的不服气和不甘愿席卷而来,海啸一般重重地将他压倒在咸涩的海水中。
“我们有需要保护的人。”江波涛拍拍他的手背,“山里那十几只小崽子长大了几圈,我们又在联盟监狱的废墟里捡到几只小的和几位受伤的同伴……他们没有自保能力,能依靠的只有轮回。你也有要保护的人,这个孩子叫什么名字?”
“小猫。”孙翔笑了声,眼底显出难得一见的温柔,像炽热的太阳边缘那一层淡淡的光晕,“唐小猫。”
“为了他们,有的时候我们不得不退让。”江波涛笑着把见人就蹭的狮子崽子托到肩头,让他圆滚滚的小脑袋蹭到自己的脸。
“我明白。”孙翔点头,“别把我当小孩,我马上就十八岁了!”
窗外,十一月中的树木稍显萧索。半岛的气候温和,然而到了冬季,依然刮起寒冷的海风。
“江波涛,我想回去。”
“嗯?”江波涛眨眨眼睛,“唐昊呢?”
“回去一段时间,带上唐小猫,让大家伙见见。”孙翔挠挠后脑的头发,“事情刚刚尘埃落定,兽人里只有你们五个,我不放心。唐昊……他会明白的。”
“现在?不是吧孙翔……”
“马上。”孙翔急匆匆地给唐小猫打包行李,还是那个挂着小熊挂件的双肩包,“唐昊很忙,拖到他回来,天知道是什么时候。”
“等等,孙翔!”江波涛拦住他,“你嘴上说跟唐昊在一起,又说自己不是小孩儿了,怎么还在干小孩子的事?”
“啊?”
“你急着走,起码给他打个电话?”
孙翔停住脚步,呐呐道:“算、算了吧。留张便条就行。”听到唐昊的声音,想到那人伤才好,他可能会舍不得走。
在书桌正中贴上一张明黄色的便签纸,上面用彩色马克笔写上:我回去一段时间,孙翔。
字写得丑,字母和字母间隔着老大的空隙,张牙舞爪,像一只只小狮子。
唐昊回家时,看到的便是这番景象。

tbc.
>>
孙翔啊!!!其实写着写着也能理解他的心情。

评论 ( 34 )
热度 ( 27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