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全军吃鸡 02

*电竞主播,甜饼,网恋奔现
*日更要多多的评论~写文三小时评论三十秒(*´∀`)
>>

02 狭路相逢苟者胜

是夜,一叶之秋照常单排,把大逃杀玩成大追杀。
连续成功吃鸡两把后,孙翔心态放松下来,换了张美国公路片的歌单,上岛后找到一辆越野车,跟直播间的粉丝一起探地图看风景。
绵绵的公路横贯海岛,丘陵起伏,远方的森林蓊蓊郁郁,悠扬的歌声伴随层层浪涛温柔地拂过耳膜。孙翔单手操控越野翻山越岭,另一只手在手机上敲敲打打,和帮忙打理店铺的大学同学江波涛“分赃”。
主播的收入大部分来自观众打赏和成名后淘宝店面的利润。孙翔爬上平台二线游戏主播的位置没多久,前面还有十几个其他游戏板块的超人气大神。他的收入不过大神的零头,但月收入十万左右对一个在校大学生来说已经足够多了。
江波涛为人幽默谦和,跟孙翔是大学室友。孙翔自从直播事业迈上正轨后就搬出宿舍,在学校附近租了一套SOHO,一边直播一边打理店铺。供货方面,圈内主播的零食店基本是一家供应商提供,这倒不用担心。然而店铺交易量增长飞快,孙翔学业事业两头顾,忙成狗,于是抱住江总大腿,开了一份不错的工资,请他做御用客服。
“这个月的好评率99%,不错不错。马上要双十一了,店里有什么活动吗?”江波涛跟孙翔,不像员工和老板,同学和同学,而像老母鸡对小鸡。他实际做的不止客服的工作,店里的事,上到跟供货商扯皮,给店铺网页装潢,下到和孙翔的小粉丝么么哒,一手包办。
“哦……我想想。”孙翔看向镜头,特诚恳地说,“观众朋友们,双十一店里有折扣,欢迎来玩。”
江波涛刚巧在游戏版的直播间瞎晃,一进孙翔的房间就听到“有折扣”三字,不由吐血。他赶忙发去消息:“大哥,你说之前跟我商量商量。店里打折发券,一堆事呢……”
孙翔心虚,冲摄像头眨眨眼睛。弹幕上又是一轮帅哥还是丑男的撕逼。
“不要吵架。”孙翔说,“天气那么好,有毛好吵的。”
说着,几分钟前风和日丽的地图漫起粘稠的雾气。灰蒙蒙的雾笼罩着树林,云烟杳杳,树影幢幢,大地一片死气沉沉,仿佛死灵复生前的景象。
“卧槽。”老玩家孙翔立刻反应过来,“丧尸模式?”
弹幕的马后炮说:“主播,你进去前选的就是丧尸模式,我看你看风景挺开心的一直没说。”
孙翔吐血。丧尸模式是《大逃杀》的另一种玩法,在每个玩家的第一视角中,其他玩家都是腐烂的丧尸,而玩家自己要在迷雾中搜寻枪支,干掉丧尸,逃往安全区。
丧尸模式开启时,游戏的环境渲染也变得幽暗、恐怖,加剧了玩家的心理恐惧,所以冲突的血腥程度比正常模式更甚。
然而孙翔这把是不带任何武器苟且偷生的娱乐向玩法,手无寸铁,连护臀专用的平底锅都没有,在大雾中就是一个“死”字。
“我去,怎么搞啊?我坐在马路中间送人头吧。”孙翔的越野引擎呜呜地响,当前能见度十米,他的车子对许多听声辨位的高手来说如同一个活靶子。
“跳车了。”孙翔操纵的金发美人把车停在山坳,避开会踩出声音的落叶,小心翼翼地往安全区移动。
遮天蔽日的白雾让他想起史蒂芬·金的《迷雾》。和观众闲聊了会儿电影,排遣内心的恐惧,但眼尖的粉丝还是看出他的话异常地多。
“主播不是怕了吧?”
“之前貌似没玩过丧尸模式。”
“瑟瑟发抖,可爱。”
孙翔瞟了眼弹幕,忿忿道:“谁怕了?我一个打三个。”
“哥你没武器没护具啊。”
孙翔噎住,只想赶紧在茫茫大雾中找到另一个丧尸,往人家枪口上一撞了之。
或许是幽深的雾气阻碍了狙击手们的视线,屏幕左下方一个个死亡公告大部分是用手枪、短距离突击步枪、撬棍、匕首之类的武器完成的。
孙翔瞄一眼,失笑:“哈,还有被车撞死的!”
人数缓慢减少,一百名玩家只剩下一半。孙翔距离下一个安全区只有区区一公里,五分钟,跑过去足够了。
那么做的前提是,他能在直线距离一公里的旅途中活下来。
氤氲的雾气让屏幕内的金发美人呼吸沉重,隐约能听到天火击中大地的隆隆爆炸声。
“我去我去。”孙翔撒丫子狂奔。天火,又称天降正义,用当空一道惊雷闪电劈死人,是系统戏耍玩家的一种方法。
金色的马尾飘摇,淡淡的金,像幼年独角兽的颜色。忽然,孙翔听到前方传来脚步声。他猛然趴下,匍匐进一处草垛。
一个看上去高大威猛的身影穿破灰雾。孙翔咽咽口水,念念有词:“看不到我看不到我。”
视角往上,一个半张脸是人半张脸血肉模糊的银发丧尸扛着一把98K大摇大摆地走来。
“打不了啊!”孙翔说,“他没枪我们还能打一架。”
弹幕问:“说好的送人头呢?”
孙翔挠挠头发说道:“好吧好吧,给你们面子,我这就去送……”
“主播,那个人的外观很眼熟啊!”有人提醒。
孙翔趴在地上仰望提枪搜寻的丧尸,满脑子《温暖的尸体》片头曲。看到弹幕,疑惑地“啊”了一声。
神通广大的网友立刻发动小脑瓜,想起来这个银发寸头黑背心的杀马特丧尸是哪位仁兄。
“一叶之秋,他就是两周前给你开黑枪的萌新!”
“我靠!”孙翔哈哈大笑,“小弟弟,现在会用枪了?嘎嘎嘎,老天有眼,让你落在我手上……”
“大哥,现在是你落在他手上!”观众说。
“对哦。”孙翔怂了,“那我们还是苟着吧!”
“不是说要去送人头吗?”
孙翔撇嘴:“送别人人头可以,送给这个,叫什么来着?噢噢,送给唐三打,万万不行!我先苟一会儿,等他走了去前面公厕和仓库捡点武器,杀他报仇。”
人与人之间的信任都被这个唐三打破坏掉了,不杀他一次不足解心头之恨!
观众们喜闻乐见,把孙翔开局说的“苟一局玩玩”忘到脑后纷纷期待起空手的孙翔反杀装备精良的唐三打的大戏。
“出来。”一个陌生的男声,冷冰冰的,在迷雾重重的丧尸世界里令人毛骨悚然,“我看到你了。”
孙翔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是游戏的老玩家,传说中的鹰眼狙击手,反过来说他对游戏如何藏匿如何卡视角的方法了解至深。他自认隐藏得天衣无缝,唐三打出声一定是在诈他。
偏偏直播间的观众没有体谅他吓到毛骨悚然的心思,听到唐三打的声音后,一个二个要求孙翔再逗唐三打多说几句话。
“他又不是我家养的猫,我逗一下就会喵喵叫!”孙翔有气没处撒,“而且,现在这种情况,我出去逗就GG了。”
“不出来我开枪了。”
咔哒,子弹上膛。
唐三打换了一支霰弹枪,以脚踝为轴,三百六十度一通扫射。火光四溅,弹壳掉在地上叮铃当锒地响。子弹射在孙翔面前的掩体石块上,摩擦出炽红的火光。
孙翔心道,完了。唐三打受雾气限制没法确定周围掩体的具体位置,扫射过后,能藏身的草垛和大石头彻底暴露。吾命休矣。
金发美人在地上一滚,滚进唐三打的视线。孙翔知道,他在对方眼里也是一个丑陋的丧尸形象。于是振奋精神,按下T键,对眼前可怖的银发丧尸唐三打说:“我没武器,你要杀就杀吧!”
“战地记者?”唐三打问。
战地记者是《大逃杀》玩家们开发出来的一种玩法,主张不穿衣服不带头盔不带武器,在安全区外圈苟活,挑战存活极限。一般上道的玩家不会屠杀战地记者,毕竟杀了除了捡人头外没有装备可以捡,而且不够仗义。这是一般来说,对于唐三打这种背后开黑枪的人,孙翔打起一万分精神去应对,一点也不相信唐三打会讲规矩。
“嗯……”孙翔眼珠子转转,突然想到一个报复回去的好办法,“我是新人,找不到武器,不会看地图……雾太大,我迷路了。”
直播间屏幕一片“哈哈哈哈”的汪洋大海。
“哼。”唐三打冷笑。
孙翔抖三抖,卧槽,不是露馅了吧?
“走吧。”唐三打说,“丧尸模式玩战地记者,你以为在玩《逃生》吗?新人就老老实实的玩,不要学什么乱七八糟的。跟我走,我带你。”
孙翔攥紧拳头,直播间的观众听到一阵砰砰砰砸枕头的闷响。
我操,太憋屈了!真被唐三打当成萌新,孙翔心中一万头草泥马跑过。两周前你才刚摸这游戏,有毛线资格在翔哥面前装逼?
“好,好,好。”自己装的逼,跪着也要装下去。孙翔呵呵一笑:“谢谢大佬罩我。”心里却想,你给我等着!
观众们笑得死去活来,看一叶之秋的金马尾像小尾巴一样跟在身材高大银发刺头的男性丧尸身后。
“不用谢。”
“啊?”孙翔不解。
“我第一次玩的时候也有人教。所以现在我帮你,没什么的,用不着说谢谢。”唐三打的声线像严冬的冰雪,弹幕上一排排花痴之语,说唐三打是耽美剧里高冷冰山攻的声线,听得耳根子都软了。孙翔狂翻白眼,一群花痴,什么狗屁高冷冰山攻,都聋了吗?
等一下!孙翔骤然回神。你第一次玩的时候,教你的那个倒霉蛋不就是翔哥我?!
“啊哈哈。人间有真情啊。”孙翔尴尬地接话,心里琢磨把唐三打的枪骗来,甩他一脸飞毛弹。此仇不报非君子!于是他刻意捏着嗓子说:“唐大哥,给我一个防身的武器吧。要不我手上没家伙,会拖你后腿。”
“可以。”唐三打的银发丧尸点点头,脸上掉下来一块肉。
嘿嘿。孙翔暗爽。
唐三打卸下一个武器,交给一叶之秋。孙翔喜滋滋地捡起来一看,平底锅。

tbc.
>>
主播收入是我猜的啊。孙翔现在不是特别特别出名的主播,还是个人气小主播。

评论 ( 39 )
热度 ( 60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