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全军吃鸡 07

*电竞主播,网恋奔现
*码字三小时评论三十秒么么么
>>

07 夸我
企鹅TV财大气粗,第一届《大逃杀》企鹅杯第一名的双排队伍奖金三十万。参赛人员限定为平台内注册的主播,于是吸引来大批大神玩家入驻。
孙翔以技术见长,比赛前的十来天里时不时有其他高手的小粉丝进来直播间酸两句,喷两口。唐昊的直播间也是一片狼藉,他本来粉丝就少,来喷他抱一叶之秋大腿的弹幕把声援的声音淹没。
“太过分了!”孙翔跟YY那头的唐昊说,“不知道的人以为你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垃圾!”
唐昊倒无所谓,噼里啪啦地敲键盘,打开游戏,说道:“一叶之秋,抓紧练习。”
YY从回家后一直挂着,开播前问问对方晚饭吃什么。下播后唐昊的话其实不多,直播时说的废话够多了。而且,度过艰苦卓绝的磨合期,他不需要过多的沟通就能知道孙翔想要什么,把一叶之秋最为擅长的武器递过去,一叶负伤时谨慎地守在背后。孙翔打得开心了,会跟唐昊聊聊走到地图哪一片时适合放哪首歌,也会说说自己想看却没时间补的美剧。
比赛日临近,他们在一块磨合的时间越来越多。从最初的每晚四五局,到现在直播开始前的两个小时都腻在一块。直播时大半时间也在频道标题上写着“一叶之秋唐三打双排吃鸡”,全然不顾潜在对手的偷窥。
企鹅杯双排组的比赛分为三局,上百名参赛者,五十几支队伍同时进入地图,按每局积分进行排名,如果有几支队伍并列第一,那么按击杀人头总数评选出最强的战队,充分避免混子队伍得奖的尴尬局面。奖金只有一份,最终荣誉只属于活到最后的最强两人。
第一人称视角看久了眼睛会酸。关掉游戏,孙翔打了个呵欠,对陪他练习的唐昊说:“眼睛好痛。”
“睡吧。”唐昊的声音有些疲倦,“我们练配合练得差不多了。后面两天调整状态。”
孙翔的求胜心高昂,唐昊也是一样。起初,孙翔参赛为了奖金为了平台的宣传机会,和唐昊组队后,心态变成了简简单单的想赢。想和唐昊一起赢。

浓灰的云沉沉地压在芦苇荡上,水鸭凄厉地鸣叫。枪声乍起,一群野鸭扑棱翅膀飞离腥风血雨的湿地,漫天鸭毛飘落,浮于深绿的水面。
“该死。”一叶之秋今晚换上观众朋友们熟悉的金发黑衣的美人杀手外观,身上披着加防御的兜帽黑袍,头巾遮面,露出一双碧蓝的眼睛,像只摄魂怪。
他们追踪一支小队来此,走近沼泽地,发现跟丢了人。可谓恼火至极。
唐三打一身迷彩,遮脸的头巾也是鸡屎绿的迷彩布,活活包裹成一只木乃伊。两人一路走来,穿的是死神的衣服,干的是死神的事儿。
枪起头落,一路收割人头。98K的神装在手,还剩二十人,十来支战队,下一个毒圈出现前,孙翔有把握能干掉三分之一。
因为人头对积分和最终胜利的评判有至关重要的作用,第一局,孙翔和唐昊的打法十分激进。见人就杀,不讲道理。
现在,他们追丢了猎物,杀不到不说,还浪费了宝贵的时间。
孙翔啧了声,跟唐昊说:“准备撤。”
“有哪里不对。”唐昊的声音发沉,唐三打调转视角,四处搜寻。
“我看看。”孙翔趴在唐昊旁边,瞧见唐三打蹿出头巾的几撮银发。
他们陷入一个困境。倘若猎物借助芦苇荡早早溜掉,他们在这儿守株待兔等同于空耗时间。如果其中有诈,他们被人玩了招请君入瓮,那么此时暴露位置等于找死。
芦苇荡葫芦似的形状像只口袋。孙翔持枪四顾,确定了几个适合狙击的位置。
“如果这是个陷阱,你说,会有几个人?”孙翔问。
唐昊想了想赛制。两人组,积分制。他和孙翔实力超群,很可能在第一局便成为其他有志夺冠的队伍联合打压的对象。让他们在第一局中间出局,比分必然大幅度落后,后面两局更加乏力。
“哼。有能力做到的队伍,一只手都能数出来。”唐昊说道,他对自己和孙翔的能力很有信心。“而且,这种战术知道的人多了,保不齐会被用在自己身上。所以嘛……”
“两支或者三支队。”孙翔断定,“算上可能阵亡的队员,包夹我们的人不会超过五个人。”
“怎么搞?”
“绕过去。你掩护我。”
唐三打听罢就地一滚,举起枪往孙翔撤离的反方向几个狙击点射击。霎时,枪声如同惊雨,子弹壳落入水中,哗啦哗啦,荡起涟漪,仿佛鱼群争食。
屏幕上溅了几滴血。唐昊啧了声,报出敌人的方位,趴在一人高白茫茫的芦苇丛中打开急救包。肌肉虬结的臂膀缠上绷带,鲜血渗出。
忽而,不远处传来几声类似弹拨橡皮筋的清脆声响。应该来自于YY那头的孙翔。
装备消音器的98K,杀人于无声。
哗啦……有人泅水而来。
银发的雇佣兵警惕地举起枪,看到头顶水草的金发美人,嗤地笑出声。
“搞定了?”
“你看大屏幕,傻的吗?”
“我礼节性地问问,想吹捧你几句,既然你不愿意……”唐昊瞟了眼屏幕左下角的击杀公告,被一叶之秋刷屏,中间夹了个他在混乱中凑巧干掉的可怜虫。六个人,比预想中的多一个。
孙翔啊了一声,赶忙上岸,手上缠好绷带补充血量,嘴里一刻不停地说:“我愿意我愿意。你夸我啊,夸我嘛!”
直播间有延迟,不怕对手窥屏,所以在以上一串旁若无人的对话中,镜头外有一双双善于发现基情的眼睛开始放光。
系统的衣物,上岸之后马上变干。但一叶之秋一直在唐三打旁边小兔子一样跳来跳去抖衣服上的水,金长直的马尾一甩一甩,嘴里说着:“夸我!快点!哥们游泳过来救你,衣服都湿了。你看!”
可是唐三打始终顶着冷漠的系统脸没理他。
“夸他啊,他那么可爱,你倒是夸他啊!”
“一叶戏好多哈哈哈,中央戏精学院出身。”
“唐三打装什么装?”
“要不要夸他,你心里没点逼数?”
“啧。”唐三打突然停下脚步,一叶之秋哐地撞在他背上。
游戏里男女角色身高差一个头左右。孙翔一开始选女角色,一是服务自己,二是服务他的游戏宅男粉丝群,金发大胸的小姐姐谁不喜欢?万万没想到,有一天会因为游戏建模矮一截,吃了个闷亏。怎么说,他在三次元也是个一米八五铁骨铮铮的帅哥……
“烦死了。”唐昊的声音低低的,像芦苇荡上空的乌云,有种不知从何而起的压迫感。
孙翔皱皱鼻子,他刚刚很高兴的,被唐昊这样一搞,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唐昊这个不会读空气的傻逼。
在他暗自不爽的时候,却听唐昊说:“刚刚的操作很屌。完毕。”
“就没了?!”
“还想咋地?”
“说我帅啊。”孙翔理直气壮。
“……有完没完了?”唐昊不耐烦。
“说不说?”
唐昊叹口气:“帅。帅到不行。”
孙翔嘿嘿一笑,接下来几场惊心动魄的枪战如在梦中,要不是唐昊掩护,早就GG了。
第一局结束。满足地看着屏幕上的“大吉大利,今晚吃鸡”和队伍排名第一的战绩,孙翔笑着对观众说:“这两天忙着比赛,直播时间比较短哈。晚安。”
才十一点,远不到孙翔上床睡觉的时候。比赛什么的,不过是借口。
粉丝们自然清楚,纷纷在弹幕吐槽:“喂喂,不是下播去跟唐三打玩了吧?”
吃瓜路人们涌向唐三打的直播间,发现那里早早打烊,黑屏中。
“只有我一个人觉得主播和唐三打很甜吗?”
“兄弟之情!”
“商业尬吹!”
“互相利用!”
“平台炒作!”
“你不是一个人。”
不管粉丝作何猜想,孙翔的直播间仍然挂上了“主播不在”的标识,宣告一天辛勤工作的结束。
游戏玩久了眼睛酸,耳朵痛。孙翔关上电脑,在床上翻来覆去,想了又想,给唐昊的微信扣了句“晚安”。

tbc.

评论 ( 55 )
热度 ( 5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