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全军吃鸡 08

*电竞主播,网恋奔现
*日更要评论荧光棒花花😘
>>
08 顺风说骚话,逆风讲道理
“小学生,去睡。”
唐昊的回应简略,孙翔不大高兴,问他在干嘛。他的猪队友下一秒传来一张图,一张八人座红木餐桌上摆了几大盘小龙虾和一大碗海鲜粥。
嗤,果然是猪队友!孙翔口水直流,直呼:“唐昊你在犯罪你知道吗?”
“不说了,我跟我妈吃夜宵。”
孙翔好奇:“你妈许你吃外卖啊?”
他家里,父亲严厉,母亲溺爱,吃喝拉撒大小事务一并包办。老妈烧得一手好菜,为他考了张营养师资格证,因而打小不许他吃外边的快餐和外卖。到大学,孙翔才第一次吃到小店里做的麻辣烫,第一次吃开水泡的桶装泡面。远离家乡来到大学校园,始终压抑的叛逆一朝迸发,做了许多家里人绝不允许他做的事,却感受到振翅高飞、海风拂面般的快意。
做主播,拿打赏的钱和平台签约费省吃俭用折腾出一家有声有色的店。孙翔远比父母以为的要强大、独立和勇敢。
“有什么准不准的?不就是外卖。”唐昊说,“她说我直播辛苦了,得吃点好的补补。”
“他们知道你做主播?”孙翔羡慕,“我以为人人跟我一样,出来做直播像做地下党。”
唐昊那边没了回应。想到能吃得满手红油的小龙虾,孙翔咽了咽口水,翻起外卖软件,一溜烟的“暂不配送”。
“靠!”孙翔看着唯一亮灯的海底捞外卖,内心斗争三十秒,咬着枕头角睡了。
梦里,他牙根痒痒,咬了当着他面吃棉花糖的唐昊一口,再咬了口棉花糖。云絮似的糖丝,入口即化,甜丝丝的。

第二天晚上的比赛,一叶之秋和唐三打的二人小队仇恨值达到巅峰。从第一局撵着别人打,到满地图的人追着他们打,疲于奔命。
《大逃杀》角色打斗时不显示敌方ID,可是,一叶之秋的金发美人和唐三打的银发杀马特形象深入人心。企鹅为了宣传,比赛周期在版头用了他们俩的角色外观。大幅海报,滚动播放,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我日了。”唐昊忍不住爆粗口,“下一场你换件衣服,低调点!”
孙翔看看一叶之秋身上为了摆酷穿的黑皮衣皮裤,尽管套上游戏里捡的迷彩防弹衣,依然惹人注目。嘴上仍不服气:“我很高调吗?我是世界上第一低调的人了好吧!”
他们奔袭过坡度和缓的草地,阳光明媚,瞄准镜难以捕捉蚂蚁大小一闪而过的敌人。
嘣。
熟悉的,如同橡皮筋弹动的颤声。伏在山石背后的一叶之秋突然射向百米外的树荫。
银发雇佣兵没有补枪,而是移动视角,在右侧方发现另一批企图做黄雀的对手。
“四点钟方向,两个人。”
一叶之秋的大名出现在屏幕左下角。
说时迟那时快,两人一同掉转枪头。键盘上手指翻飞,两边的粉丝默默截下美手动图,成为第二天微博上的安利素材。
比拼手速和预判的时刻到了。倒数第二个刷新的安全区内,枪声四起。干掉对面,就能进入决赛圈。
和他们对狙的也是高手,孙翔三枪干趴下一个后,唐昊那边却竖起一个阵亡的十字架。
“挂了。”唐昊不爽。
“等我给你报仇。”
一叶之秋匍匐在地,迅速打开急救包补血。对面两个残血,此时此刻也在和他一样做“伏地魔”。
游戏中急救包、能量饮料、绷带一类的道具有作用时间,孙翔看着屏幕上旋转的图标,心中焦躁不安。同是残血,同时吃药回血,这意味着他在补到安全血线后会面对两个几近满血的敌人。
一打二,孙翔不虚,但说一点儿也不紧张,那就是在吹牛逼了。
唐三打阵亡,唐昊现在应该正用队友的视角围观一叶之秋的情况。想到此处,孙翔抿紧嘴唇,像高中时有女孩子围观他打篮球一样,想表现得好一点。
“怎么样?”唐昊问,“要不你往山下撤,山坳有个空投箱子。”
空投,游戏中的无敌掩体,刀枪不入,还有浓浓的信号烟干扰对手视野。
“不行。”孙翔摇头,“我往山下跑,肯定在半路就没命。”
“啧。”唐昊没反驳,没肯定,但孙翔知道唐昊一定对他的决定并不苟同。
这是他们两个第一次在战术上产生分歧。孙翔看着血条回升到四分之三处,用力眨眨眼睛,决定相信自己的判断。
一叶之秋露头,往对手所在的方位射击。又一轮嘈杂的枪响,孙翔的屏幕和视角时而震颤,泼上猩红的血液。
金发美人弓腰挪动位置,以他眼前的巨大山石为依托,不断转变狙击角度。
一叶之秋,成功击杀两人!
弹幕里一片欢呼雀跃。直播吃鸡的紧张程度与主播上传B站、优酷的胜利局不同,每分每秒都很刺激。
一叶之秋命悬一线,绝地反杀,以丝血存活,势必要登上本届企鹅杯的十佳精彩操作。
“一叶之秋!”唐昊突然叫道,“被包夹了。”
“卧槽!”孙翔啐了口,“不是吧?!”
由不得他说是不是,从山坡另一面爬上来的小队二话不说掏枪就射。而丝血的一叶之秋在设定上只能趴在地上蚕宝宝般挪动,没有还手的余地。
“我去……”
“转角遇到爱。”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观众们为一叶之秋高兴没一秒,连捏一把汗的时间都没有,孙翔的游戏视角已沉入灰暗。正所谓,一秒天堂,一秒地狱。
孙翔扼腕,早知道按唐昊说的,往他身后的山坳跑,躲在无敌防御的空投箱背后,说不定有一战之力。
说什么都晚了。唐三打和一叶之秋,两位超高水准的选手组成的小队在决赛圈前出局,此时游戏存活人数十六人,算上队友牺牲的独狼,他们的本轮积分在十名开外。
“靠。”孙翔重重地砸了下键盘。
弹幕纷纷说:“宝宝不哭,站起来撸,”也无法挽救他低落的心情。
好在唐昊没有说什么“我早告诉你”的狗屁,不然孙翔会跟他大吵一架,发泄怒气。
“还玩吗?”唐昊退出比赛界面,调出网易云,播了一首曲调和缓的小清新歌曲。
孙翔在YY这头,能隐隐约约听到那边的歌声,扑哧一声笑了:“陈一发儿的《童话镇》是不是直播界的《情歌王》?”
唐昊跟着低声笑。孙翔耳朵痒痒的,扯了扯口罩。
“恋爱的酸臭味。”
“你安慰他会死?”
“看星星看月亮,谈诗词歌赋,人生哲学。”
观众们习惯了他们俩的亲昵,善意的调侃居多。毕竟,孙翔的游戏建模伪·查理斯·塞隆和山寨版大KK营造出的直男形象难以磨灭。而唐昊在玩另一款对战网游时爆的粗口着实是铁杆直男画风。一个二个听上去、看上去都不像扭扭捏捏的基圈小姐妹。
“玩点别的。”唐昊说,“第一视角看久了不舒服,你昨天不是说眼睛难受?”
弹幕小粉丝迅速飘过一溜溜的嘘寒问暖,孙翔感谢送礼物的观众说到口干。
“玩啥?”
“嗯……”唐昊撑着下巴,鼠标光标在小游戏平台滑动,“飞行棋?”
孙翔哈哈大笑。
主播们有累的时候,几个小时的高强度工作要保持精力打出精彩的胜利局非常困难。观众们要么来听你说相声,要么来看你的技术爽一爽,唐三打和一叶之秋这类技术主播如果失败得过于频繁,观众苛刻起来,说什么的都有。
所以,唐昊一般打几局对战,几局吃鸡,间歇就打开企鹅旗下的小游戏平台,玩玩蜘蛛纸牌和斗地主。心情好的时候,粉丝让他去玩《奇迹暖暖》他也会冷哼一声,点头同意。
孙翔上次玩飞行棋是在小学。一张揉皱发软的塑料纸棋盘,几颗图案模糊的棋子,缩在回忆的角落。于是,进到飞行棋房间,孙翔仿佛第一次进城的土鳖,啧啧赞叹:“这么高级!”
规则跟原始版的飞行棋差不离,唐昊解释几个注意点后,孙翔自信满满地按了准备。
五分钟后。孙翔抽动嘴角,憋笑:“你哪来的自信跟我玩飞行棋?”
唐昊望着输得干净输到掉段的积分无语凝噎。
掷骰子,玩飞行棋,简单地用运气带来的快乐像夏天喝的第一口可乐,酣畅淋漓。
关播后,唐昊问了句:“高兴了没?”
孙翔呼吸一滞,不知道在紧张个毛,轻轻应了声“嗯”。想了想,又说:“谢谢!”
那头的唐昊迟疑了三秒:“你是一叶之秋本人?没被盗号?”
“有人盗号连带盗声音吗?”孙翔切了声,“总而言之,谢谢你今晚……不对,还有之前……”
卧槽我在说什么?!孙翔像只在热锅上的蚂蚁,抱着枕头,团团打转。
“一叶之秋,你没发烧吧?”唐昊问。
孙翔撅了下嘴,又觉得这个动作太娘,转而咬住枕头。他含含糊糊地说:“孙翔。”
“哈?”
“我说,我叫孙翔。别一叶之秋一叶之秋的,四个字,不嫌烦?”
“不嫌。”
孙翔脸颊有些热,尴尬地“噢”了声。
“孙翔。”唐昊叫他。
“干嘛?”
“没干嘛。你名字好土。”
孙翔原地蹿起来,一手搂着枕头,一手捏着手机,对YY那头吼:“你才土!土了吧唧!”
唐昊没叼他,换了个话题:“明天的比赛,我算了下,以我们的积分要拿第一必须要……干掉二十五个人。”
一局一百人左右,他们的目标是四分之一。
孙翔丝毫不怵,扬起嘴角:“没问题!”
都说了,《大逃杀》又名《大追杀》,而他们俩,演的是《死神来了》——里面的死神。无影无形,强大到令人心生恐惧。

tbc.
>>
无形装逼,最为致命。
这个游戏随机性很强,不是说孙翔他们有实力就OK的😘

评论 ( 57 )
热度 ( 50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