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全军吃鸡 10

*电竞主播,网恋奔现
*日更要评论么么( •ิ_• ิ)
>>

10 幼稚
赌气三日,孙翔越发懊悔。
二十岁的年轻人,正是把自尊心和骄傲放得比天高的年纪。那日唐昊的话在孙翔听来仿佛抹杀了他的努力,把他俩一块得来的奖金当成轻飘飘的废纸,也将他当作唯利是图的人。
可是细细想来,唐昊又似乎在关心他学业事业两头顾疲于奔命的现状,从朋友的角度,不能说错。
该死。孙翔捶了下床垫,要是唐昊没有讽刺挖苦之意,也未曾高高在上地看待自己,那么他当日的举动未免反应过度。
都怪唐昊!他忍不住暗自责难起事件的源头。换作别人说这话,他权当放屁就是,哪里会使性傍气,还把微信删了,拒绝跟唐昊沟通,跟脑袋插沙土堆里的鸵鸟有何分别?
念及此,孙翔不是小心眼的人,二话不说装回客户端,眼睛一闭,嘴巴一抿,盲打了句“前几天我太冲动不该对你发火对不起”,连个标点符号也无。
眼皮微动,睫毛轻颤,眼珠子轱辘辘转。等待半晌,孙翔方才睁开眼睛,看到唐昊回他:“嗯,知道了。我在开会,等下聊。”
靠!什么人啊!孙翔把手机摔在床上,揣上钱包,往SOHO楼下的商业街觅食去也。
吃饱喝足,心情舒爽。回到家,打开手机,马上看到唐昊跟他说的:“我没生气。一开始是我说错,用不着道歉。”
“没生气就好!”
“前两天跟你发信息,你不回。”
孙翔吐吐舌头,心想,绝不能让唐昊知道他居然气到删了联系方式。转念一想,唐昊没微博,直播间的站内私信淹没在人民群众的海洋中没人会看,关掉微信,像把连接唐昊的开关也关掉了,这样不好。
于是搪塞道:“这几天期中考,直播以外不是上课就是蹲图书馆……对了,唐昊,我妈从老家寄了三大箱橙子,我一个人吃不完,送两箱给你。”
再一想,唐昊会缺橙子吃吗?立刻补上一句:“不许说不要啊。”
“行。”唐昊说,“孙翔你怎么说话像小学生?”拿到点好东西,别别扭扭地硬塞进别人手里。
孙翔咬牙,我去,刚想说唐昊学乖了,还是今天心情好,嘴里终于吐出点人话,果不其然,没两句就现了原形。
“呵!”孙翔气呼呼地说,“我小学一年级,你最多是个小学三年级!”
两人就谁才是小学生吵了半天,吵到直播上工的点,约定好一会儿一起打双排。

唐三打冷冰冰的声音和冷淡嘲讽的语气重回一叶之秋的直播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久别重逢,观众们热烈撒花,纷纷猜测前些天两个人是不是吵架了。
“没吵架。”唐昊说。
“吵了。”孙翔讲。
唐三打那边,屏幕右下角的小框框里,唐昊当着摄像头翻了个有气无力的白眼。
今晚打娱乐局,杀人为辅,放松为主——当然是不可能的。玩这款游戏,枪枪爆头即是放松本意。
不过,孙翔的神经松弛许多,或许因为和唐昊和好,或许因为和唐昊多了分联系。游戏开始前,特意往唐昊直播间去查房,送了三架飞机和一个企鹅TV最贵的打赏——草莓刨冰。
“谢谢一叶……谢谢一叶之秋送来的草莓刨冰。谁想的名字,这么恶俗?”唐昊挑眉。
孙翔哈哈大笑,笑声爽朗,给人以独属于他这个年纪清风朗月般的开怀、舒爽。
还是那熟悉的海岛。玩得多了,孙翔熟悉岛上的一草一木,和唐昊走到哪里,就会跟观众介绍一般何地多何种物资,尽一个技术主播的本分。因此,即便孙翔不露脸,他技术好声音好听在这些本职工作上做得认真,也能获得大批观众的喜爱。
“来不及了,快上车!”孙翔爬上一辆蹦蹦的驾驶座,留给唐昊一个在车屁股上背对车头四面通风的宝座。
唐昊举起护脸神器平底锅,留了另一半视角提防潜在的敌人。
他们现在做的事,用粉丝的话说叫“维护岛上的和平与正义”。换言之,哪边枪声响,哪边就有他们劝架的身影。或是背后包夹,黄雀在后,或是抢人头,玩一出转角遇到爱,把平静的海岛搅成一锅八宝粥。
“欸。”孙翔唉声叹气,“天天抢人头,不会被雷劈吧?”
“不要立……”
咵嚓!轰!
一道闪电劈过。
唐昊的视角立时灰下去,唐三打的尸体上飘起一个小小的十字架。
“我靠!”孙翔弃车而逃,天火紧随而至,几乎追在他脚后跟后面劈。
两人的直播间弹幕一片哈哈哈哈的海洋。
“操,你说错话,凭啥我被雷劈?”唐昊郁闷。
“啊啊啊啊啊!”孙翔没工夫搭理他,好不容易跑到雷神执法距离之外,适才捧腹大笑,“可能看你长的帅,先劈你。”
嘿嘿,孙翔想,幸好我戴了口罩啊,劈不着。
侥幸逃过天火的制裁,孙翔走到悬崖边,面朝大海,跟观众背了首曹操的诗。意思是,他准备去干架了。
弹幕群众抚掌赞叹:“好湿好湿!”
“那是,我是文化人。”孙翔得意。
基本上,没人相信这句话,毕竟平台主播鱼龙混杂,辍学的初中毕业的能人大有人在。唯有唐昊知道孙翔是货真价实的重本在读生,于是轻哼一声说:“要刷新安全区了。你往这儿跑,打算游泳过去?”
游泳的速度很慢,安全区刷新后,圈外充满致人于死地的毒气。一叶之秋可能没来得及过海,就被毒死在海湾中间。
“我在找船呢!”孙翔用瞄准镜在悬崖下灰蒙蒙的海面上找寻船只,果真让他发现了几条。
不过,《大逃杀》这个游戏总是出人意料,集中表现为玩家死法多种多样。
“喂。”唐昊突然出声。
“啊?”
“有车。”唐昊急忙说,“后面,正后方!”
“哦,不就是车嘛?看我把它整爆胎……”
“胎”字的余音尚存,一叶之秋就撞上一辆二百码的越野,大头朝下,倒栽葱似的往悬崖下的滩涂摔去。运气好,落地时残血。孙翔刚要捂胸庆幸,突然眼前一黑,一辆悍马砸在脑门上,挂了。
“不遵守交通规则啊!”孙翔干嚎。
弹幕一片欢声笑语,仿佛过年一般,送了孙翔一打又一打的荧光棒。

孙翔寄出橙子的隔日,唐昊要来他家地址,说给他回礼。他们一个在省城读书,一个家在百公里外临近的大城市,物流便捷,礼物第二天早上就到。
满怀期待地拆开包装扎实的大纸箱,拿钥匙划,徒手撕,纸箱边缘狗啃一般。喜滋滋地把东西从一堆干冰包里刨出来,孙翔嘴角一抽。
一箱火腿和一打盒装自煮火锅。
火腿是唐昊家那边的特产,省城虽能买到,味道还是差了几分。孙翔一个外地人,又不是老饕,哪里吃得出区别,单单觉得唐昊送的礼物……太接地气了吧!不过,他送了唐昊橙子,好像没资格笑唐昊。
“火腿?那是我家在乡下养的猪,请师傅做的。你天天吃泡面吃外卖不好,以后煮面,把火腿切片热了,再煎颗鸡蛋,烫一把青菜……”唐昊絮絮叨叨地远程指点他做饭。
孙翔捂住发热的耳朵,说唐昊啰嗦,小看他,他又不是小孩子,难道不会下面条?
“你跟小孩差不多。”唐昊评价,“我表弟都比你有灵性。”
“你说谁没灵性?”孙翔瞪了瞪镜子里的自己。这家伙在笑。
为了证明自己颇有灵性,慧根天成,当晚,孙翔亲手做了碗面条。汤底就地取材,用了自热火锅里的麻辣红油汤。一盒下水乌泱泱地挤在面上,一颗水波蛋蛋黄破了,可怜巴巴地淌出蛋液,几片炸到焦黄的火腿和在冰箱放了俩星期蔫巴了的菠菜坨成一团。
给唐昊拍照邀功,得到意味深长的几个句号回复。
卖相不好,味道还成。孙翔吃到肚圆,打了个饱嗝,方想起来几天前江波涛和平台工作人员联系他说的事。
“明天晚上你有时间吗?”
“干嘛?”
孙翔拍拍肚子,说道:“企鹅那边的人找我,说要跟你一起做一次直播访谈,大概半小时。”
“嗯,他们跟我说过。我说问了你再说。”
“你怎么想?”孙翔好奇,“我没做过访问……”
唐昊发了个大笑的表情包,说道:“你紧张?”
“我紧张个屁!”孙翔怒,“我怕你紧张!”
“我有什么好紧张?”唐昊不解,“直播访谈只是在屏幕上切两块,你一边我一边回答问题。主持人又不露脸,你把他当普通观众提问不就成了?”
孙翔咬咬下唇,一股辣味:“万一他们问我跟你嗯……算了。”
“问我是不是你男朋友,我们是不是在谈恋爱?”唐昊直言。
一股热浪从心口瞬间炸到脸上,孙翔耳朵喷烟,手指僵硬地打了串“哈哈哈哈”。
唐昊跟他一起哈哈哈。
妈的。孙翔栽倒在床上,脸埋进蓬松的枕头。一股火锅味儿,而他像煮久了的牛肚,恁大一片,缩成小小一团。
对粉丝臆想的基情,唐昊特坦荡,偶尔会配合开几句玩笑。那个时候,孙翔要么跟着哈哈哈,要么红着脸想不出怼回去的词。
小时候,孙翔看过高圆圆苏有朋版的《倚天屠龙记》。张无忌想帮周芷若的忙,彼时周芷若说他们二人交往徒惹事非口舌,张无忌说,问心无愧即可。孙翔记得周芷若的回答,因为他可喜欢高圆圆,和其他虎扑直男一样把她当女神。
“倘若我问心有愧呢?”
我靠!孙翔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老子愧个屁啊愧!

评论 ( 51 )
热度 ( 58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