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全军吃鸡 20

*电竞主播,网恋奔现
*迟到的七夕快乐!是h双更失败呜呜,要评论哟
>>

20 甜甜的

大吉大利,晚上吃鸡!
孙翔舒口气,切了首欢快的动画OP,挨个感谢礼物榜上不断刷新的名字。主播的工资跟直播间人数、弹幕量和礼物直接相关,观众即是衣食父母。
托着下巴,扯些闲篇放松神经和手指,一边分神去想几天前跟唐昊的谈话。
他直截了当地告诉唐昊,老子有钱,自力更生,用不着你养。唐昊先是愣了一下,似乎没明白去趟超市几千块的小事为何上纲上线到这一步,问他:“我给你花钱你不高兴?”
当时,孙翔差点绷不住笑出声,唐昊比他大三岁,本以为要比他成熟些,没想到还是个幼稚鬼。
“不高兴。”
“你还是个学生。”唐昊哼了声。
“学生怎么了?工资单拿出来比比,保不齐谁赚得多呢。”
唐昊无奈地揉揉他的头发,说道:“你不开心就算了,下回请我吃饭请回来就是。”
见唐昊妥协,孙翔肩膀一松。要是唐昊当真拿小开泡妹的架势给他买这买那,他极高的自尊心和赖以为生的骄傲一定受不了。
想不到这混蛋挺好说话……
“再玩一把准备下班。”孙翔笑笑,“等着看我血虐全场。”
新来的观众们听到他说大话,以为和别的主播一样在讲骚话调节气氛,而老观众们却知道,孙翔确实是这么想的。
技术在,吃鸡与否是运气问题。
孙翔刚要点进新游戏,电脑桌上手机震了震,唐昊的微信弹出来,问他要不要一起吃鸡。
“你上来YY,双排。”孙翔当众发了段语音。
弹幕异彩纷呈,刷新飞快,像一大群字句组成的沙丁鱼,几乎看不清内容。人人都在猜测,一叶之秋在跟谁聊天?
直播圈后浪拍前浪,更不用说唐三打这样划水玩票的主播,许多观众早在他消失的几周内把他忘到脑后。于是,等唐三打标志性的银发寸头雇佣兵出现在屏幕上时,大家伙吃了一惊,接着纷纷调侃起一叶和唐三打的基情。
“退圈了还一块玩,真爱啊!”
“好久不见呜呜呜呜呜。”
“只活在一叶直播间的男人。”
“唐三打小哥哥你有微博吗?”
孙翔瞄了眼弹幕,帮忙回答:“他没微博。”
“没下播?”另一个冷冰冰的声音。
“你没看我直播?”孙翔扬起眉毛,“我以为你天天看呢……”
弹幕“YO”成一片,一叶之秋的语气太像跟男朋友耍脾气,说话的神态跟平时都不一样。什么顾盼生姿,什么眉眼如画,抵不上眼前这一幕,孙翔蹙眉跟唐昊抱怨,让他快些,手生了别拖他后腿。
唐昊手生不生,孙翔不知道,看人头数跟平时差不太多。不过,唐昊以前打野抢资源,堵桥头收过路费的玩法变了,收敛了许多。也许是在直播的缘故,唐昊话不多,只在孙翔眼瞎看不到近处的人时嘲讽几句,互骂几声SB。其余时刻,唐昊好得不像唐昊本人,98K给孙翔,三级盔给孙翔,子弹也给孙翔,把一开始穷成狗的一叶之秋喂成装备精良的富家子。
“你吃错药了?”孙翔疑惑,“变成小天使?后勤医疗兵?”
“随便玩玩。”唐昊说,“我帮你看视野。”
孙翔虽然奇怪,但胃里像刚喝了杯热牛奶,暖乎乎的。唐昊的目的不在赢,而在于陪他。他们之间相隔数百公里,游戏中却亲密无间,并肩而立,些微的寂寞有了慰藉。
下播后,孙翔又拿YY当电话跟唐昊聊了半天,各自一天里忙碌的行程,吃了啥好吃的,哪里新开了家奶茶店,事无巨细,说到口干。
“咳。我去喝口水。”孙翔吐吐舌头。
唐昊低声笑了笑,笑声如有实质,细绒羽毛般磨蹭孙翔的耳根。
这个人平日里不爱笑,说话冷言冷语,张狂肆意,在自己面前却像收起利齿的狼,脑袋埋在爪上,尾巴蜷着,时不时摇一摇。
“唐昊,那啥。”孙翔有点不好意思,想了想,有啥不好意思的,那是他男朋友,于是攥紧拳头,鼓起勇气问,“你周末有空吗?”
“这周不加班。”
“哦。”孙翔应了声,随即想掐死自己。哦?哦你个头啊哦!
“怎么,想我了还是想我过来?”
卧槽!说那么直接干嘛?我不要面子的啊?
“唔……”孙翔闷声说,“都有。”
“都有什么?”
“……你爱来不来。”孙翔气到想挂电话,唐昊老是爱逗他,可真要关掉麦,又舍不得。
唐昊哼了声:“你说的啊。”
“来、来吧,这周末。”孙翔说,“周五几门课结课考试,周末比较闲。直播间我请了两天假,陪你在市里玩玩。”话一出口,孙翔有点后悔。唐昊是本省人,省城说不定比他熟,需要他当导游?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有翔哥当导游,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唐昊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
“行。”唐昊爽快答应。
接下来几天,孙翔都沉浸在男朋友即将到来的期待和兴奋中。骑车骑惯了的小路,绿树成荫的校园,便利店关东煮的香味,过去细枝末节的小事如同浮上一层柔光,看哪儿哪儿顺眼。

但是,唐昊这个宇宙无敌超级大混蛋!竟然爽约了!
周六一大早,孙翔拎着一袋水果从SOHO楼下的商场回来,脚上蹬着双看到喜欢,心情极好,马上买下的新款板鞋,喜滋滋地回到家,掏出手机,就看到唐昊刚发的消息。
“公司有急事,上午的高铁赶不上。”
“你忙你的。”孙翔发去言简意赅的四个字,实际上气得要死,但又无可奈何。唐昊支持他的工作,现在轮到他百分之百地支持唐昊。
可是,一时间低落的心情,如同期待了一周要喝清甜爽口的芋圆鲜奶茶,到了店门口发现没有芋圆一样大失所望。
为了跟唐昊约会,临近deadline的任务早早处理掉,推掉江波涛说的志愿者活动,晚上的直播也取消了,一时半会居然找不到事做。
孙翔趿拉着板鞋,去了楼下商场的电影院,夹在一群看早场电影的学生情侣中间,把他早就想看但想等着跟唐昊一块看的电影看了。回到家,百无聊赖,躺在床上做了几页PPT便昏睡过去,醒来时已近黄昏。宝贵的一天居然囫囵吞枣般过去,真不甘心。
原本准备好给唐昊秀一秀厨艺的食材,胡乱切一切剁一剁炒成一盘大杂烩。孙翔坐在茶几边,看着盘子里看不清原料的盖饭,不高兴的情绪达到顶峰。
第一次有人能轻而易举地左右他的情绪,孙翔仍在艰难地适应。
叮咚——有人按门铃。
孙翔疑惑地走到门边,看到屏幕里皱着眉头杵在一楼门厅的人吓了一跳。
“你怎么来了?”
“先开门。”
几分钟后,孙翔迎进来一只落汤鸡。
“下雨了?”孙翔惊讶。
“刚出高铁站就下暴雨,的士下车到你家楼下大厅,几步路,妈的淋成狗。”
孙翔哈哈大笑,丢过去一条毛巾。唐昊瞪他一眼,适才噤声,抿住笑意。
“不是说有事不来了吗?”
“我什么时候说不来?”唐昊脑袋被浴巾盖住,声音闷闷的,“我是说早上过不去。”
“事情很麻烦吗?”
“一般。”
孙翔趴在沙发上看唐昊盘腿坐在地毯上擦头发,心头的满足和惊喜难以言喻。他扯掉唐昊的毛巾,摸了摸他湿淋淋的头发,指尖勾住他同样透湿的外套领口,把人拽过来,偏头亲了一口。
“哪有人亲脸的?”唐昊被他的单纯劲震惊,三两下扯掉潮湿的贴在身上的外套,露出里头略为干爽的毛衣,接着搂住孙翔,舌尖不由分说地探进口中。
“唔……”孙翔被压在沙发上,环着唐昊的脖颈,嗯唔出声。
衣料摩挲,息息窣窣的,他抚摸唐昊的脊背,啪,被静电电了一下。
“靠。”
唐昊埋头闷笑,孙翔也跟着笑起来。紧接着他笑不出来了,因为唐昊这个混球一本正经地跟他说:“去洗澡。”

tbc.
>>
去洗澡真的非常经典的嗯嗯嗯台词

评论 ( 41 )
热度 ( 50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