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凉心主播,你的男朋友掉了

*电竞主播网恋奔现,《全军吃鸡》昊昊视角番外
*喵喵🐷用长评换的一篇,期待别的长评😘
>>
技术还成,但没到惊天地泣鬼神的地步,不懂在傲个什么劲儿。唐昊退出视频APP,瞟一眼手机上的时间,挑了挑眉毛。他居然看一叶之秋的《大逃杀》录播看到三点?!
第二天要去老爸公司上班,早上九点项目组开会,唐昊苦不堪言。年轻人,贪玩。刚从国外留学回来没多久,懒散悠闲的生物钟没调整过来,大陆这几年发展飞速,他需要更多的时间修整,摸清楚自己到底想要什么。
于是,在一叶之秋提出组队参加企鹅杯时,唐昊纠结了一会儿,选择答应。
很快唐昊发现这就是个错误。
一叶之秋是平台里有名有姓的主播,之所以没乘游戏大热的东风上位,估计跟他的性格脱不了关系。什么性格?气死人的性格。
“哎你是不是傻?比赛时哪有工夫等你捡趁手的枪?捡到什么用什么,OK?”
“唐三打你刚刚手抖了吧?”
“卧槽!这操作也是醉了哈哈哈哈!”
“我承认你很厉害,但比起我来着实一般。”
……
唐昊深吸口气,决定暂且不打他。
他和一叶之秋相识于一次搞笑视频,当时作为新人的他一口平底锅KO掉了老鸟一叶之秋;成名于另一段搞笑录播,丧尸模式的《大逃杀》游戏中他把手无寸铁的一叶之秋追得满地图跑。
总体而言,出名的方式不是那么酷。
想起来就丢脸。
不过,更丢脸的是他,想想就安心了。唐昊哼笑一声,敲击键盘,继续跟一叶之秋一起为企鹅杯的双排比赛做准备。

“昊哥,吃鸡吃到乐不思蜀,也不想着回来看看公会里的兄弟们?”之前玩的一款竞技网游认识的哥们问。
唐昊冷哼:“我昨晚下过一次本。”
“才二十分钟的日常本!”哥们无语,吐槽他,“吃鸡有什么意思嘛,降落伞飞来飞去的。我看是跟你玩的那个小主播有意思吧?”
“谁?”唐昊一愣。
“一叶之秋呀!”
“……”唐昊沉默良久,嘁了声,说道,“他有什么意思?一块玩玩而已。”
对于人情世故,唐昊虽然不屑,但并不傻。平台看他们两段视频热度奇高,想借机把游戏和平台营销出圈的想法他懂,一叶之秋迎合平台思路,想顺便拉人气的想法他也懂。被利用的感觉很明显,可是出乎意料地不让唐昊反感。反正,一叶之秋水平不赖,一起玩能练技术,大不了以后一拍两散。
“公会那群……嗯,成天念叨你去哪儿了呢。”哥们意有所指,含含糊糊地说,“还说一叶之秋别有所图,主播么,你懂的,想套牢老板花钱送礼物。”
唐昊有点无语,还莫名其妙地有些愠怒,当即怼了句:“让他们少想些乱七八糟的。”
哥们松口气,说道:“成。我说那些人也是,玩个游戏混个公会跟宫心计似的。昊哥你又不爱给凑上来的人花钱,哪里会去玩什么小主播……”
YY那头,哥们巴拉巴拉地讲,唐昊手撑着下巴,思路却跑到天边去。
像他这样在游戏里从不藏着掖着,长得帅,出手又阔绰的大佬级玩家是被手底下各有所图的人捧着的人物,见过的世面从来不少。不过,公会里的人都知道,他从不给冲着他本人来的人花钱,感情上没空虚到这个地步,基本上钱只砸给公会运作,技术好的高玩他也不吝于送装备。
今晚被之前网游里的哥们逮到,直截了当地问他玩《大逃杀》那么认真该不会是要A游戏,确实是因为他和一叶之秋混在一起的时间太长了。
每晚固定有两三个小时一块练习,有时挂着直播间,有时没有。在一叶之秋下班之后训练,连麦里唐昊的话要多上一些。不能在镜头前提的话题,譬如一叶之秋问他在国外读的什么学校,他的专业好不好玩,譬如他问一叶之秋大学生怎么挤出时间做直播,第二天早餐吃什么好……一个二个,没头没尾地蹦出来。
不剑拔弩张的时候,一叶之秋是一个合格的聊天对象。
声音好听,比清冽的少年音稍稍成熟一些,口音听上去像江浙一带人,话尾软软的,说着嚣张跋扈的话,听久了却不让人讨厌。性格也很直接,想到什么说什么,有点傲,不过唐昊本人比他更傲,所以勉强能接受。
“困了?”唐昊听到一叶之秋打了个呵欠。时过午夜,院里的阿拉斯加在狗屋前趴着,偶尔孤零零地嗷一声。
“唔……睁不开眼了。”一叶之秋没形象地接连打了好几个哈欠,“下啦。我还要去剪视频传视频,早上有早课,靠。”
“八点的课?”
“嗯。”
“你传完视频都三点多了。”唐昊说,“B站审核很慢。”
“没办法啊。”
“别的主播都有录制组,怎么不让靠谱的粉丝去干?”
一叶之秋愣了愣:“啊?还有这种操作?……不好吧,太辛苦了,不想麻烦粉丝。等我以后红了养个团队再说,哈哈哈,一个助理剪视频,一个打字幕。”
唐昊跟着轻笑一声,那头的一叶之秋不知道捅了哪处笑点,哈哈哈嘿嘿嘿地傻笑了半天。
“咳。”唐昊叫停,“别傻不楞登的,要睡快睡。视频我帮你剪。”
“啊?”一叶之秋似乎吓了一跳,“你有什么阴谋?”
“……你有什么值得我阴谋的地方吗?”
“好像没有。”
“那不就得了。”唐昊切了声,“视频我会剪,用不着担心。睡觉去,小学生不早睡容易长不高。”
“我一八五……”一叶之秋怒,“你居然说我长不高?”
唐昊冷笑一声,心想,编,你接着编,成天打游戏的宅男想有一八五?做梦吧。
紧接着,一叶之秋把他优酷和B站的账号密码发微信过来。唐昊顿住,心想,这人心真大,没点警惕性,就不怕我骗他,把他几年的视频删光跑路?被人拐了还要帮人数钱。
“那……谢谢啦。”一叶之秋嘿嘿一笑,困得迷迷瞪瞪的,声音有些含糊,像刚出炉的糯米,“晚安,唐昊。”
唐昊呼吸一滞,揉揉鼻子,哼了一声。
YY没挂断,一叶之秋的头像仍在他们两个人的频道里亮着。在唐昊疑惑他该不会开着电脑睡着了的时候,连线那头的人忽然打破暧昧的沉默,说道:“我以前以为你是个坏人,没想到能成为朋友。”
“啊。”
谁跟你是朋友?唐昊下意识地想,但没说出口。饶是他也知道,这话说出去会有多伤人。
而且,他跟这个小主播,算是朋友么?应该算吧?
游戏里的友谊建立起来本就简单,平地起高楼。倒塌起来也摧枯拉朽,瞬间灰飞烟灭。
他们成天在一起打游戏,性格合拍,对对方好奇又了解,用“朋友”来形容没什么不对。
但唐昊就是觉得不对劲。
他们这样的,不能说是朋友。
还是说,他想要的不止是“朋友”?
鼠标按动声停了,光标在剪辑软件的时间轴上闪烁。唐昊看着屏幕下方的小框里那个戴着口罩的年轻男人,心想,他的眼睛好亮。

比赛能赢,在意料之中。
赛前唐昊就对平台里冒头的主播做了番调查,《大逃杀》兴起不久,如今对游戏的了解程度和技术水准上能比得上他和一叶之秋的人一只手就能数得出。
所以,有惊无险地得到企鹅杯冠军,在唐昊这儿除了多了个跟兄弟吹牛逼的梗,没有什么特别的。
硬要说特殊之处,无非是这是他和一叶之秋的冠军,以及,比赛后他知道了一叶之秋的名字。
孙翔。一个丢在人堆里找不到的名字,突然间有了奇妙的意义。
和他本人的性格倒是很搭。唐昊哼笑一声,没有半分不耐烦地听孙翔吐槽繁重的课业。
“昨天中午下课后我和江哥去搬仓库。累死我了,胳膊都抬不起来,睡了一下午才好,幸好没影响到比赛。”
“搬仓库?你们店里没人帮忙?”
“有个客服小妹,我们总不至于让个小女生去搬东西。”孙翔应该在微信那头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我开的是淘宝店,不是沃尔玛,哪来的工人帮忙?其实还好,理好货,装箱交给物流就行,就是累,身累心累。”
“你还在读书,干嘛这么拼命挣钱?”
孙翔一本正经地回答:“我想让我爸妈承认我的工作,必须得做出点名堂。”
唐昊点点头。虽然不想承认,但孙翔对工作的这份认真也在有意无意地影响他。
这家伙才二十岁么……心里有的没的的想法一堆,于是在孙翔开玩笑时问起奖金分赃你三我七怎么样时,唐昊没多想就说:“都给你吧,我不要。”
“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唐昊说,“我不缺这个。”
“我会缺?!”孙翔好像很生气,“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三十万的大赛奖金,一人一半,十五万。对唐昊来说,说多不多,比不上他一块表的价钱,说少不少,他没顽劣到花钱如流水,视金钱如废纸的地步。说把钱给孙翔,回头一想也想不通当时的自己是怎么个想法。只不过想帮帮他,让他别那么辛苦,不知道为什么孙翔发了那么大的火。
“喂。”
“孙翔。”
“生气了?”
“……真生气了?”
唐昊有些焦虑,也有些懊恼。第二天一早,他干巴巴地转发了一则微博段子给孙翔看,他自己看着都尴尬。没人回信,这才确认那位心高气傲的小主播果真怒火中烧,跟他玩起了冷战。
算了,爱谁谁。唐昊不喜欢哄人,他压根不是低头道歉陪着小心哄人开心的性格。从他有记忆起,就是别人哄他高兴,没有反过来的道理。
过了这阵就好了,能继续一起玩就当无事发生过,过不去就算,搞得好像我缺你一个朋友一样。
唐昊冷哼,把《大逃杀》的图标移到桌面角落,玩起了冷落多日的竞技网游。
公会YY频道热闹非凡,撒花欢庆大佬回归。唐昊一高兴,大手一挥在公会群里发了好几个红包。
“吃鸡玩腻了?”哥们问他。
唐昊哼了声,没否认。
“正常,正常。网红比不上经典情怀。先玩一把?还是下本?”
唐昊说随便。
心不在焉地玩了一晚上,即使是不熟的成员也看出他的神不思属。操作一团混乱,意识轻松融入二流玩家。不过他是大佬,谁有钱谁说了算,没人敢吱声,有苦难言。
“不玩了。”唐昊甩开鼠标,“没劲。”
大家伙纷纷舒口气,打着哈哈让日理万机的唐老板早点休息。
欸。唐昊趴在床上玩手机,难得地叹了口气。
微信上,和一叶之秋的对话框沉在下面。他点开,往上翻,发现他俩不是在闲聊,就是在刷表情包。
看着看着笑出声,孙翔说话挺有意思的。唐昊突然摸了摸嘴角,刚才他干嘛笑?中邪了?
可能几天没说话,戴上了回忆的滤镜,想起孙翔来都是些好玩的事儿。
孙翔听不懂黄段子,要唐昊硬着头皮解释,才红着脸磕磕巴巴地骂他有病。
孙翔做饭很难吃,所以家里有一打楼下商场小吃街的订餐卡片,跟一副扑克牌一样厚。自从有了外卖APP,马上买了一年份的会员,附近送外卖的都认识他。
孙翔成绩很好,不过那是考试前挑灯夜战的成果。做大作业写论文时,会在楼下奶茶店叫两杯奶盖,一杯红茶,一杯乌龙,喝完后大半夜的仍睡不着觉,要是唐昊没睡就会在微信聊上几句,说奶茶店有毒。
心里想着念着,却拉不下脸来跟冷战对象多说一句话。唐昊心想过几天,要是孙翔还不联系他,他就去孙翔学校堵人。
出乎意料的是,在唐昊下定决心的第二天,孙翔主动发来长长一句没标点的话,跟他道歉。
“道什么歉?你又没错。”
“我说错就是错。”孙翔说,“我说对不起,你就好好听着。”
“行,你说你错哪儿了?”
“我不应该几天不跟你说话。”
“还有呢?”
“有不高兴的地方应该直说,而不是关机,埋头不联系。”
“还有呢?”唐昊哼了声。
“……”孙翔吸一口气,怒道,“唐昊你过来我保证不打你!”
“有毛病的是我。”唐昊沉声说,“我说那种话,你发火很正常。我道歉。”
孙翔悄声道:“没事啦,我不生气了。”
“和好?”
“嗯!”
唐昊笑了笑,孙翔似乎也跟着笑起来。
几天没说话,孙翔一股脑地把唐昊缺席的日常倒豆子般说了,讲到口干。唐昊听得津津有味,直到孙翔讪讪地问他:“你不会嫌我烦吧?”
“嫌你烦?我嫌弃你不是因为你烦。”
“那是为啥?”
“嫌你傻。”
孙翔立马跳脚。唐昊嘴角噙着笑意,听他没头没脑地指责自己装逼,没下限,冷冰冰的。
骂无可骂,孙翔掉头回来说这回冷战的事。
“两三天没跟你聊天,憋得慌。”
“你没别的朋友?”唐昊疑惑。孙翔的性格讨厌的人很讨厌,喜欢的人很喜欢。有莽撞的一面,也有直白单纯叫人心喜的一面。生活中的他想必不会缺朋友。
“他们啊……”孙翔想了想,低声说,“跟你不一样啦。”
唐昊心脏突地一跳,那一刻几乎能听到血液倒流的息窣声。
是吗?
哪儿不一样?
孙翔,你是不是……
唐昊把话咽回去,自如地换了个话题。

“你说平台的访问啊?啊啊啊,想起来就烦。”孙翔在YY那头吐槽,“要是他们问奇奇怪怪的问题怎么办?”
唐昊顺嘴问:“什么奇奇怪怪的问题?”
孙翔不说话了。
唐昊鬼使神差地问道:“你是说,他们问我们是不是在处对象,我是不是你男朋友?”
快说是!!!一个声音在脑海中疯狂地叫嚣。
孙翔干巴巴地笑。
唐昊听出他笑声中的尴尬,心冷了一瞬,也跟着笑。
对方是同性,而他除了一个名字和学校,什么都不知道。
不靠谱。
而且,孙翔看上去不是同,只是年纪小,对他有些依赖和过分地信任,仅此而已。
话虽如此,在直播采访时听到屏幕另一侧戴着口罩的孙翔用清冽的声音说“天天说真心话,有什么好说的”时,他忍不住蹦出一句掏心窝子的话:“认识你很高兴。”
有点土,有点傻。像十年前的小言日漫台词。
但唐昊没绷住,顶着张常年冷漠傲慢的脸,嘴角勾起一个不易察觉的笑意,盯着屏幕一侧孙翔的眼睛说,我很高兴。
遇见你,认识你,很高兴。
成为你的朋友,是意外之喜。
至于,喜欢你,不知该怎么算。应该是件开心的事,但不知道为什么笑不出来。
唐昊抽了两支烟,然后做了一个很自私的决定。他要拿他和孙翔的友情去赌。赌一份未来。
成了前途未卜,败了老死不相往来。
他选择了最惊心动魄的一条路。
“孙翔。”
“干嘛?”
“我有话跟你说。”

fin.

评论 ( 22 )
热度 ( 67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