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午夜电台 完结章(中)

*灵异,明天明天明天完结,忧伤,多多评论谢谢

@料峭 我更了!

>>

电台主播登时顿住倒酒的动作,额头上沁出几滴冷汗。孙翔警觉地往后靠,勘查地形,用身形挡住过道。

“这……是什么意思?”吴越问。

靠。孙翔懒得等他解释,摘下香槟色的平光镜。

那是一双来自地狱的眼睛。眼尾上挑,猫儿一般,绝非人类的靛蓝眼眸审视着满头冷汗的青年。孙翔只比吴越高半个头,却像从百尺危楼上俯瞰着他,如同鹰隼。

眼前的委托人身后灰黑雾气弥漫,孙翔眉头紧拧,心说,这么浓重的尸气,此人命不久矣。他看了眼唐昊,依旧一副抱臂看好戏的欠揍模样,于是清清嗓子,说:“别闹了,一个普通电台主播会有尸气缠身?还有什么没说的一鼓作气都说全乎了!否则,别怪哥们不帮你。”

“尸、尸气?!”吴越吓了一跳,眼珠子四下看了一圈,天光未亮,小面馆里尚未有来吃早饭的客人。两片嘴唇蠕动片刻,似有难言之隐。孙翔接案子接多了,有了经验,也不去催。

果然,等孙翔唏哩呼噜扫完一碗面,吴越小声说:“好吧,我说。不过哥几个得替我保密啊,说起来,我们勉强算作同行呢。”

从古至今,素有未婚横死的年轻人,夭折的婴孩更是多不胜数。相传,祖上有无人同穴的孤魂会损害后人的福气。笃信此道的人家和不允许未婚姑娘入祖坟的人家一拍即合,将两位已故之人结为夫妇,此之谓冥婚。新社会的到来并未涤荡封建守旧的污垢,相反,由于上头打压土葬,火葬盛行,冥婚市场上对鲜尸的需求越来越大。一具新鲜的女尸,根据相貌、家世、学历,卖价少则八万,多则十五六万。

搞不到鲜尸的人家退而求其次买已经入土了的女尸,价格稍低一些。比干尸更次是骷髅,最次是骨灰。不管状态如何,只要是个女的,在冥婚市场上就有大把的人要。在文明的光芒照不到的角落,有人为了万把块钱财掘坟盗墓,不为陪葬,就为了女尸。有些地方,也因此形成了将坟墓修在屋旁,村民围墓而居的格局。

“我的舅姥爷是蓝田一家殡仪馆的老板。”吴越抹抹鼻子,“他和县医院、火葬场的人都很熟,知道哪儿有刚死的人……我打小在他家长大,和他亲孙子差不多,又在大城市工作,可以帮忙联络西安市里和县里的生意。所以,他年纪大了之后,我就接替了他的工作,做了鬼媒。”

“鬼媒……”孙翔头一回接触这方面的同行,有些好奇,“普通媒人牵活人的红线,你牵死人的红线?”

吴越点头。

想到有些姑娘生命垂危,病房外的家人就将她们明码标价卖给不认识的人家,而鬼媒说得好听,其实跟食腐的秃鹫相差无几,孙翔不禁感到一阵齿冷,所以对吴越的态度也不客气起来:“你沾上尸气,只能说你活该!”

平头正脸的电台主播脸色发青:“孙翔,孙哥,那只女鬼少说已骚扰了一个月,她能危害我,自然能妨害别人。七处不救我,也为别人,为……为娶了她的那户人家想想。那家子是村里的大户,有几十口人……”

“等等。”唐昊打断他,“看样子,你知道那女鬼是谁?”

“什么?”吴越怔忪,然后捂住嘴,磕巴道,“是,是,我知道。如果我没想错,那是我五月底接手的一具尸体。”

五月下旬,蓝田县下头一个乡镇派出所往吴越舅姥爷的殡仪馆里送了一具女尸,说是在山里发现的无名尸。小地方的执法机构管理混乱,女尸在殡仪馆里停了一周都没人来问。打电话去派出所,只说已经登记了失踪人口档案,让殡仪馆的人看着办。

看着办?能怎么办?冥婚市场男多女少,鬼媒手中握有尸源,待价而沽,一具鲜尸在殡仪馆里摆上一两个月是常有的事。多出一具无名无姓的尸体,相当于发了横财。除了价格稍低这一点不好外,吴越的舅姥爷根本不担心卖不出去。

“我接到电话,就回县里去,跟舅姥爷商量后,给这女的编了个西安大学生的身份。”吴越尴尬地说,“这样价格会高点儿,你们懂的。”

“我不懂。”孙翔嗤笑。

“呃……”

唐昊冷笑一声,问:“然后呢?”

“然后,没两天就有户人家联系上我。他们是铜川下头一个村里的大户,有房亲戚的独生子骑摩托车出车祸死了,想找个年轻的女孩儿,凑成对,也好让那个男孩子泉下不孤单。”吴越讪讪地说,“我寻思一会儿,看也没人来认领那具尸体,就下定决心,把她卖了。”

“卖了多少?”孙翔问。

“不多,十二万。”吴越坐立不安,“有主的女尸我们抽一成,这个就、就……”

孙翔在鬼情七处日常接的寻人寻物活计每单报酬在一千到一万不等,有的要爬山爬树翻山越岭,有的要熬夜追踪捣乱的孤魂野鬼,扣掉车马费,也就赚个辛苦钱,而有些人靠下作的生意就能大发横财。

“你不嫌这钱烫手?”孙翔呵了声,“尸体下葬了吗?”

“没有。”

“怎么回事?”

吴越回答:“那个村的人还在搞土葬,按习俗,横死的人是他们家独苗苗,要停灵四十九天,请师傅超度完才能下葬。冥婚是这样,先结婚,再埋到同一个墓穴里。算算日子,明天……啊不,今天正好是第四十九天。所以我猜,那尸体应该还在!”

“呼,那就好。”孙翔拍拍巴掌,“我差点以为要为了你去刨人祖坟!”

“啊?”

孙翔起身,和唐昊一左一右把电台主播拉起来,对看一眼后,孙翔说道:“走,我们现在就去铜川!”

 

西安距铜川有一小时车程,开车去最方便。晨光熹微,孙翔在租车行外看拿湿巾擦方向盘的唐昊,抿抿嘴唇,问:“喂,你怎么知道他一开始在说谎?不是说,用人的眼睛看不到那些东西吗?”还是,你又有事在瞒我?

吴越被他们塞在后座,正点头哈腰地跟电话那端的电台领导请假。唐昊看吴越没注意这边,压低声音回答:“一个莫名其妙被怨魂缠上的人怎么会你一问就想起在哪儿冲撞了鬼魂?还有一堆假得要死的细节……”边说边轻蔑地冷哼一声。

“好嘛。”孙翔有些羞愤,“知道你厉害!”

唐昊看他这样觉得可爱,在车窗下勾勾他的手指,笑了笑:“你后面不也问清楚了?”

“切!”孙翔得意地抬抬下巴,大摇大摆地坐到副驾驶。

有当地人领路,他们顺利抵达铜川宜君县的杨家村时才早上八点过。附近有座香火鼎盛的药王庙,村里人对陕A车牌见怪不怪,只当他们是香客。不用打听,循着村头吹拉弹唱的声响,孙翔一行三人很轻松地找到了当初买了女尸的人家。

唢呐吹的是喜乐,屋头挂的是红布幡,若非从大开的院门瞧见一家子哀戚的神色,孙翔会误以为这里在举办什么喜事。

“这就是冥婚?”孙翔问吴越。

电台主播点头:“堂屋里摆着棺材呢。等吉时到就举行仪式,这两人就算结为夫妇了。”

“不行。”孙翔啧了声,“你被怨魂和尸气缠身,一定是那个姑娘不满意的缘故。要是这段冥婚成了,我也保不准会发生什么事。”

吴越腿一软,靠在石块垒起的院墙上:“这这……我们总不能闯进去吧?!俗话说,宁毁一间庙不毁一桩婚。我们现在进去,没被女鬼弄死,就被男方家人打死了!”

他说得有几分道理。孙翔蹙眉沉思,片刻后用手肘戳戳唐昊肋骨,问:“怎么说?”

唐昊指指孙翔的眼睛:“看到尸体才能决定。”

摆了七七四十九天的女尸……孙翔脸苦成肉包子,心说,姑娘,得罪了,翔哥一会儿就救你出来!

“这样吧。”孙翔当即决定,“你不是鬼媒吗?带我们进去,就说,我们是那女孩的堂哥。冥婚么,以后就是亲家了,双方家长该见一见。”

吴越苦哈哈地问:“大哥们,你们该不会要……我以后还要在这地界做生意啊。”

“放心。”孙翔扯扯嘴角,“我们不会明目张胆地偷尸体,坏不了你的口碑。你答不答应?不答应我和唐昊这就开车回西安去,你晚上跟女鬼商量吧。”

“好吧……我想个借口……”吴越垂下头,冥思苦想了一会儿,挺起胸膛走上前去敲响了院门。

tbc.

>>

想了想把重要的一段剧情挪到下章

冥婚相关是真的,参考了几篇民俗相关的论文,具体地点杨家村是我编的

马上要结局了好难过呀!

评论 ( 13 )
热度 ( 2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