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午夜电台 完结章 (下)

*灵异,完结,要长评

>>

八.午夜电台 下

来应门的是个年逾四十的大叔,嘴上叼烟,左臂戴着块白麻布,听完吴越的来意,看了唐昊、孙翔二人一眼,问:“你们是小张的兄弟?”

小张?孙翔睨了下挤眉弄眼的吴越,点头道:“对,我是她堂哥。她父母都不在了,上头长辈说这日子娘家人不在不好,就叫我们赶紧来了。”

见他们两人一表人才,身后停了辆西安车牌的奥迪,腕上的表看上去也不便宜,且有媒人吴越作保,杨家人立刻一口一个张家兄弟,大舅哥小舅子堂哥表弟的一顿混叫,把他们迎进院里。

杨家不愧为村里的大户,院墙高大,宽阔的院落里挤着两大桌人在搓麻将。堂屋正门大敞,前面支着个气派的丧事亭子,白布亭上铺一块红布,门槛后摆着几只跪灵的蒲团和一只烟火缭绕的铜盆。

孙翔他们戴上白麻,一脸肃穆地给杨家早逝的男孩上了香。香炉后的遗照上是张年轻的脸庞,吴越说他刚刚二十岁,可看上去最多十五岁。用的应该是一张生前的证件照,神情呆滞,古井无波。

“婚礼什么时候开始?”孙翔问。

“我们请的大师说十一点是吉时。”

“嗯……”孙翔往香台后黑洞洞的堂屋看了眼,说想替家里老人看看堂妹。

家中都有早逝的孩子,且两家在冥婚后就是亲戚,在下葬前见一见妹妹实属人之常情。杨家大叔鼻头一红,哑着嗓子请他们三个往内院走。

穿过堂屋,是个横条似的夹院,比起前院的红艳艳、凄惨惨,夹院披挂的白布幡、摆放的铜香炉更有丧事悲伤、严肃的气氛。棺材停放在一间耳房,窗格舒朗,却被厚重的窗帘挡住,看不到里面。

杨大叔说他不进去了,就在门口抽烟。孙翔心下一喜,待大叔打开锁就推开门。

两只棺材局促地摆在耳房中间,一只花纹繁复,一只朴素。唐昊想也不想就给孙翔指向那只薄棺,孙翔回过味来,不轻不重地嗤了声,还狠瞪了鬼媒吴越一眼。

“大哥。”吴越在身后哆哆嗦嗦,“你们想干嘛?”

“你问我们?”孙翔扬声道,“不是你请我们来解决问题的吗?”

叮、叮——十几根手指粗细的铁钉应声而落。吴越吓得瘫坐在地,喉中一阵哦哦嗬嗬的低声惊呼。

窄小的棺材里躺着位瘦小的年轻女人,一身俗艳的红嫁衣,头发披散,戴着塑料头花。尸体做过处理,一股浓烈的香脂味扑面而来,露出的手背和脸上都抹了厚重的粉底,还画了眉、抹了腮红和桃红色的嘴唇。远远看去就是个熟睡的新嫁娘,走近了,才会发觉她脸上皲裂的粉块和黯淡的面色。

唐昊把玩着一颗棺钉,对同样被唬了一跳的孙翔说:“你来吧。”

屋外,关中的骄阳似火,正是鬼魅力量最弱的时刻。但也意味着孙翔无法用符咒束缚扰人的女鬼真身,倘若强行捉住怨魂,光天化日和蒸腾地气会让破碎而怨怼的灵魂魂飞魄散,而且会破坏女孩的尸身。

思来想去,孙翔屏住呼吸,双手捏诀,低声道:“得罪了。”一张黄符旋即贴在女孩额上。

废了些工夫把棺钉原样装回去,唐昊和孙翔架着浑身战栗的吴越走出门。和杨家人喝茶聊天了一阵,就有个家族中掌事的长辈起来说,时辰到了。

喜气洋洋的唢呐声大作,杨家男孩的父母面露忧愁地坐在前头,孙翔、唐昊作为女方家人坐在他们右手边。族中长辈过来说了些两家结亲的话,在香案前摊开一本族谱,写上女孩的名字,张诗施。一套程序走完,又示意孙翔和男孩的母亲接过两个纸人。有人端来一只火焰张天的铜盆,孙翔了然,和那位悲伤的中年妇人一起把纸人丢了进去。

纸人立刻灰飞烟灭,热气舔舐着孙翔的脸庞,倏忽间,他感到一阵淡淡的哀伤,心里像有一条灰色的河流淌过,轻涛拍岸,浩浩汤汤。

喜事毕,红布换作白布,喜乐转为哀乐,压抑许久的杨家人大声哭泣起来,让心怀鬼胎的孙翔三人有些不自在。

他们和杨家人一起给两个年轻人送葬。铜川古称同官,山川多绵互。上面虽明令禁止土葬,但下不举上不纠,治丧委员会对杨家这种村里的大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二十几号人把棺木抬上小卡车,浩浩荡荡地往土路上开去。孙翔被颠得直想吐,没过多久,前面的车队停下来,杨家人过来敲他们车窗,说接下来的路要走过去。

族里年轻力壮的男人抬棺,孙翔跟在他们后面,一边观察四周。峰峦如抱,白水如带。纸钱窸窣地飘过队伍前方的招魂幡,太阳兀自明亮,无情地燃烧。

 

晚上,孙翔他们没在杨家留饭,租来的四个圈在铜川外的高速服务区停到半夜,再调转车头往杨家村边上的山坡上开去。

白日里刚举行过葬礼,空气中仍弥漫着烟火味。

“这儿。”唐昊站在一块崭新的墓砖前,冷声道,“孙翔你来,那谁,在一边老实待着。”

“我一个人?”

“嗯。”唐昊看他有些紧张,笑了笑,“怎么,怕了?”

“你滚。”孙翔翻个白眼,走上前去,从裤包抽出一张黄符,打一个响指,符纸随即燃烧成团,水泥封好的新坟应声颤动,石砖、坟堆噼里啪啦碎了一地。

“呜哇——”吴越跌坐在地,一蹭一蹭地退到杨家祖坟边的一棵树下。

孙翔口中念念有词,修长有力的手指屈起,捏出复杂的手诀,蓬勃的灵力如同烟炎张天。唐昊站在他身后,像看着一只逐渐长成的猛兽,心中欣慰不已。

夜静更阑,墓碑如林。阴阳眼中的世界如同深海中巡游的水母,湿地上纷飞的萤火虫,荧蓝色的鬼火如萤如豆,有些只有指甲盖大,有些则勾勒出人形。放在以前,孙翔会因为遽然集中的阴间能量而双目暴盲,但在唐昊亲身教导半年后,阴阳眼窥伺阴阳两界,号令八方鬼神的作用被逐渐开发出来,寻常游魂对他不过尔尔。

他走向被唐昊再次取掉棺钉的薄棺,屏住呼吸,小心地推开棺盖。

月光下,苍白的女尸似乎有了几分血色,白天看上去诡异的红唇为她普通的样貌平添几分艳丽。

墓碑上新填上色的红字鲜艳如血,写着杨某某之妻,铜川杨家媳,张氏诗施。孙翔扬声叫道:“张小姐,把你卖到铜川的鬼媒我给你带来了,有什么仇什么怨,一并报了吧!”

“喂!孙哥!孙大哥!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吴越在后头嚷嚷。

唐昊瞪他一眼,嘴唇微动:“闭嘴。”

女尸双手交叠在小腹上,对孙翔的话无动于衷。孙翔叹气,蹲下身摘掉她额上的黄符,手腕忽地一凉,他背后发毛,反手把握在他腕上的女人的手甩掉。

“唐昊,尸变了!”他猛地往后退,双臂展开,是一个保护的姿态,“你小心。”

唐昊看得又想笑又感慨,只低声哼了声当作回应。

红衣新娘牙关咯咯作响,蛇一般爬出棺材,软绵绵地靠在墓碑上,娇声问:“你来救我了吗?”

身后吴越发出一声惨叫,昏死过去。孙翔硬着头皮回答:“嗯。”

张诗施女士对他的话似乎很不满意,柳叶眉一拧,厉声道:“为什么,为什么这么久了都不来救我?!我一个人被他们……”说着,呜呜哭泣起来。

靠,怎么回事啊?孙翔向来拿女孩子的眼泪没办法,残魂犹在的女尸一哭,他心头仅剩的悚然都化作了手足无措的尴尬。

“问重点。”唐昊在后面说。

“要你说?切!”孙翔烦他指手画脚,咳嗽几声,接着直直地看向红衣女孩,无论是他清亮的声音还是俊俏的脸都具备非比寻常的蛊惑力,“告诉我,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还徘徊在人世?”

鬼魂呜咽,如泣如诉。吴越歪打正着,张诗施是个来西安旅游的大学生。在远郊一个不出名的景点边上搭了辆回西安市区的黑车,没想到,那辆车没有开向西安,而在郊区一个废弃的停车场停了下来。后面发生的事,让孙翔越听脸色越冷。

“他们走后,吴越就来了。”红衣新娘说,“他是个好人,他说,他会救我。”

吴越没带她去医院,也没报警,而是将她带上车,开向他舅姥爷家位于蓝田的殡仪馆。几十公里,从生到死。十二三万,买一条人命。

“他算个屁的好人!”孙翔怒吼。

张诗施被他吓到,小声嘀咕:“可他说会救我……会救我……”

不愿再与她纠结,孙翔抽出符纸,大声呵道:“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

方才还与他对话的女尸立刻倒伏在地,孙翔的灵力暴涨,风声如啸,惊鸟飞绝。孙翔眼眶发热,为这个女孩不值,又感伤。

“小心!”唐昊突然叫了声。

孙翔下意识地转身,一块石砖砸向他的脑门,尚未收敛的灵力堵塞在筋脉外,胸口一闷,喉头涌上一股腥气,吐了口带血的唾沫,昏死过去。

 

子夜荧荧,灯昏欲蕊。

孙翔坐在船头,举着油灯,脚下是浓黑如墨的河流,他抬头看河道两旁,才发现船在洞穴中行驶,这是一条地下河。岩壁上挂着长明灯,孙翔认出那些犀角做的灯,火光是诡异的蓝绿色。灯火倒映在河水中,伸展出蒲公英般的触角。

钟乳石上的水滴滴入河中,激起涟漪。孙翔好奇地低头去看,看到一个仰面朝天的人,嘴张着,像金鱼一般。

我在哪?孙翔埋头苦想,想不出来。为何出现在这,来这儿之前又在做什么,通通想不起来了,脑海中的记忆如同前尘往事般模糊。

船驶向何方,他不知道,可却异乎寻常地镇定,还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安心,仿佛河道尽头那个黑黢黢的洞口会是他毕生的归宿。

“人间琢玉郎,阴曹阎罗王。小朋友,你是哪个?”尖利的狐鸣突地刺破朦朦胧胧的记忆。

孙翔猛地想起来,他忘了一件重要的事,一个重要的人。

木船在墨川中急停,打着摆子,卷起阵阵漩涡。孙翔紧紧扒住船沿,忽然间听到有人在叫他的名字。

“孙翔。”

他抬起头,发现岸边站着一个人。一开始,他看不清那人的长相,于是举高了油灯,身子往外探去,险些跌入河中。那人五官深邃而俊朗,看他出糗的样子,露出无奈的笑容。

“你是谁?”他问,“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那人哼笑一声,笑声令孙翔感到熟悉,和熟悉的不甘心。

“不能吧?这么点时间就变傻了?傻的我可不要。”

谁傻了?谁要你要了?孙翔重重地切了声,别过头去不想理他。

“喂,我来带你回家。”那个人无视骤然湍急起来的河流和河水中飘荡而去的幽魂,如履平地般向孙翔走来。

孙翔被唬到,竖起大拇指,夸他牛逼。

“哥们你哪学来的水上漂?好功夫啊!”他兴奋地说,转念一想,觉得不对,“哎,我为什么要跟你回家?你谁啊你?”

那人不耐烦了,眉头皱了皱,看上去傲慢又张狂。可是,他握紧孙翔右手的动作又很坚定。那人全然不顾孙翔的挣扎,把他从船上拽下来。孙翔没呛到预料中冰冷的河水,而是被那家伙抱在怀中。

“喂!那个谁,你搞什么?!”一个大男人被人抱起来,好他妈丢人!

那人没回答他,直把孙翔抱到岸边,又往地下河的另一头走了许久才把孙翔放下。

“回去吧。”

“嗯?!”什么跟什么?孙翔搞不清状况。

“你找到有光的地方,往前走。”那人不耐地摆摆手,“走路也要我教?”

“哦……好吧。”孙翔莫名觉得那人不会害他,点头答应,“不过,你不跟我一起走吗?”

那人摇头。

“好吧,不一起就不一起,我才不稀罕呢。”孙翔笑了笑,“那啥,相逢即是缘,下次再见的话,告诉我你的名字,怎么样?”

那人拿他没办法般笑了,眉头舒展,笑容映在孙翔眼底,心脏不知为何开始抽痛。

阴阳眼,窥阴阳,断乾坤。

孙翔眨眨眼睛,眼睁睁看着那人锋利的眉眼和漆黑的头发化作细小的黑色羽毛,煞气横生,顷刻间化作无物。

“走就走嘛,连句再见都不说!”他有些生气,手揣裤包里,大大咧咧地往前走。

如那人所说,没多久,他就看到了洞穴的出口。洞外豁然开朗,阳光倾泻,刺得他眼睛生疼。他径直往阳光下走,走到一半,骤然停下脚步。

他想起来了。

那个人叫唐昊。

 

说不清是什么样的感觉。就像在山谷中呼喊,却听不到回声,在黑暗中点灯,却看不见光芒。

阴阳眼能看清魑魅魍魉、妖魔精怪,唯独看不见煞。灵识能感受异于人界的能量,唯独无法感知煞的存在。

孙翔攥着胸前的黑石头挂坠,有些茫然。嘴巴张合,小声叫了声:“唐昊。”没人回音。

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失去。他望了望周边的墓碑和一旁昏迷的吴越,心说,人死后尚有悼念的地方,他上哪去找唐昊?

五脏六腑痛到纠结到一块,孙翔大口呼吸着夏夜清凉的空气,想缓解难言的苦痛。如果不亲身经历,他绝不会知道,心痛会是字面上的心痛。

“妈的,王八蛋!”他大声骂道。

拂晓将至,孙翔镇定下来,僵着脸拨通了铜川警方的电话。冷静地处理好余下的事务,把吴越交给隔壁单位的弟兄后,孙翔打车到咸阳国际机场,站在购票柜台前的屏幕下思索,接下来该怎么办。

那条河是什么?不知道。唐昊会去哪?不知道。

去云南,石卡雪山,唐昊老家?还是回家待着,等唐昊回来?

越想越不对,越想越烦躁不安。唐昊消失时的种种,如同梦魇般在他眼前浮现。

手机震动,孙翔一个激灵,接起电话,是他老妈的声音。

“怎么了?不想接老妈电话?”

“不是……”孙翔肩膀一垮,背靠机场的柱子,滑坐在地上。他只是,只是以为……

“学校不是早放假了吗?怎么还不回家?”

“啊?哦哦,我过几天回去。”

“都放假一周了。”

老妈碎碎念了什么,孙翔都没听进去。等他接过机场柜台递来的两小时后回老家的机票,才回过神来。

“卧槽!”他觉得自己傻透了,唐昊不见后,跟没了魂似的。

孙翔想了想,还是给唐昊发了条信息,说他回老家去了。看着一动不动的对话框,孙翔眼眶发红。他揉揉鼻尖,忍不住补上一句:“你在哪?”

无人应答。

 

空手回家的事让爸妈念叨了半天,见他愣愣的样子,夫妇两个对望一眼,小声嘀咕:“失恋了?”

跟失恋差不多吧。

孙翔睡不着的时候,就盯着天花板看。晚上翻身,会有人用有力的胳膊搂住他腰的错觉。如此糊里糊涂在醒醒睡睡中过了一周,孙翔被看不下去的父母赶出家门。

家附近有个远近闻名的湿地公园,他趿拉着人字拖,穿着背心和沙滩裤,绕过晚上跳广场舞的大爷大妈往湖边走。

飞蛾撞得路灯砰砰响,孙翔血甜,蚊子在他小腿上咬了好几个大包。他边挠边走,没在意形象,也没注意脚下。

平地摔一个跟头的糗事,要是被唐昊看到,一定会被笑一晚上。孙翔拍拍膝盖上的灰,血丝一丝丝地渗出。他一瘸一拐地走到湖边的长椅边坐下,摇摇头,不愿再去想唐昊。

倒霉透了。

认识你。

如果不认识唐昊,就不会平地摔,就不会被蚊子咬。妈的。

他揉揉眼睛,突然很难过。低落和伤情如同眼前的湖水绵绵泊泊地向他压来。

“你要一个人造福一个公园的蚊子吗?”有人冷冷地问。

孙翔僵住,没转头。

那个人在他身边坐下,搂住他僵直的肩膀。

孙翔嘴唇动了动。

“什么?”那人问。

“混蛋。”

“哈?”

“我说混蛋!”

那晚他和唐昊在公园大吵一架,他从没对唐昊发过那样大的火,一开始唐昊尚有力气招架,到后来,只有默不作声抚摸他脊背的份。

“我不请自来去你家你爸妈会不会觉得奇怪?”唐昊突然问。

“会!”

“好吧。”唐昊站起身,在他跟前蹲下身。

“搞什么?”

“背你回家,再找个酒店睡。”

“你他妈想得美!”孙翔咬牙切齿。

虽然被人背着走很奇怪,但大晚上的,又没人看到。孙翔看了看膝上血淋淋的伤,还是趴到了唐昊背上。

那人的肩背宽广,肌肉紧实,不胖不瘦刚刚好,他趴在那家伙背上,下巴刚好搁在肩头。

黑石挂坠硌在中间,孙翔动了动,唐昊的脚步仍然稳当。

“不要再随便消失了。”他说,那人没应声,他又急急忙忙地叫,“喂,唐昊!”

“好。”

“你要是个正常的鬼,我循天遁地都能把你逮出来……可是你不正常!”

“你说谁不正常?!”

孙翔没忍住,嘿嘿一笑,想了想,趁吵架后的效果还在,多问几个问题:“唐昊,你以后会不会忘记我?”

“不会。”

“我之前,在那个奇怪的地方就忘记你了。”

“那是因为你傻逼。”

孙翔咬了他肩膀一口,愤愤地说:“我要跟你去很多很多地方,让你以后看到一朵花一颗石头一只猫都会想到,我跟你来过。听懂了吗?我不许,不允许你……”

唐昊把孙翔放下来,孙翔脚步不稳,扶住唐昊的胳膊。

“干啥啊?”不看到脸才能说出矫情的奇怪的话,面对面,孙翔的脸马上红了。

“让你记住。”

嘴角一凉,继而是温暖的缠绵的亲吻。孙翔两颊生晕,攥住唐昊上臂的衣袖,双眼紧闭。

“记住没?”唐昊挑起一边眉毛,问道。

孙翔舔舔嘴角,回答:“没有。……再亲一个?”

长夜漫漫,虫鸣清脆。湿地公园深处人烟稀少,他们静静地接了一个又一个吻,安静地拥抱彼此。唐昊看着孙翔清澈的眼神,心想,很多年后,很多很多年后,他都不会忘记他。

fin.

>>

这个世界观主线没有完全展开,以后还会写几个故事,暂时完结吧。

有些故事写得不是那么完美,为了我心中的美感牺牲了很多剧情,剧情节奏也不是那么惊心动魄跟一开始想的不一样!不过,还是很开心完成了这个故事。个人最喜欢的是南诏墓影这一章,你们呢><!

评论 ( 48 )
热度 ( 3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