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mew,mew,meal 04

lof抽了,这段时间请关注小号😂

饨饨:

*情人节快乐!甜甜的情人节礼物送给大家!我cp全世界最般配最甜美!
*美食文,连载多多评论哟
>>
04 渐变芒果慕斯


宿舍窗户开了条缝,春雨如酥,微风吹来青草的气息。唐昊想到五分钟前孙翔还在说下期节目要做香椿炒蛋和香椿烙饼,而五分钟后却忽然没了声音,微信安安静静的,兴许是睡着了,不由哼笑几声。
午夜的男生宿舍仍未熄灯,学霸们在彻夜刷题,对床的赵禹哲在目光灼灼地打主机游戏。唐昊的电脑屏幕亮着,在编辑孙翔的美食公众号。
《MEALS》节目推出以来,如唐昊所料,由于孙翔出众的外貌和声音条件,在良莠不齐的美食博主界杀出重围。这个世道光做视频可不够,微博、微信和视频网站必须多点开花,和孙翔商议过后,唐昊主动提出把节目内容改成文字版,再做一个烹饪公众号。
起初唐昊以为手上有孙翔给的台本文档和他拍的素材,把两者结合一下,发出去就得了。可是一旦进入工作状态,他就完美主义发作,想着要做就做最好的,折腾了半天内容和排版,一弄就弄到后半夜。
宿舍里鼾声四起,如一曲十面埋伏,窗外晨光熹微,唐昊捏了捏鼻梁,瞧见手机呼吸灯闪烁如萤,就拿过来看,是孙翔的信息。
“我居然睡着了……第二个版本比较帅,我选B!”
唐昊秒回:“知道了。你睡这么早?早睡早起啊?”
孙翔回了一串表示惊讶的表情包,问他:“你竟然醒着?!不要跟我说你弄了一晚上。”
心里有想邀功的意思,唐昊想了想,回过去一个酷酷的表情。
孙翔那头沉默片刻,“正在输入中”好几回,终于发来一句:“快去睡觉!”
唐昊心中一泡柔情蜜意像水浴加热的巧克力块通通化成丝滑柔润的巧克力浆,言简意赅地回道:“马上。”
另一头的孙翔,侧坐在卧室的飘窗上,盯了许久的对话框,突然一头埋进怀中抱着的枕头。


过了几天,又是拍片子的日子。
唐昊早早背着机子来到孙翔家,看到料理台上的模具,问:“今天做蛋糕?”
“嗯,芒果慕斯。”孙翔从冰箱门后钻出来,手中拿着两只大芒果,“你喜欢芒果不?”
“还行。”唐昊帮忙拿过食材,按分类和配色摆放在料理台上,然后一一拍照。
合作了一个月有余,两人都对对方的工作步调有所了解,节奏合拍,一边闲聊,一边就把前期准备工作做完了。
“开工!一会儿蛋糕要冷藏比较久,客厅有我新买的VR,我们一起玩。”
“你就是想玩吧……”唐昊吐槽,“先别东想西想,好好工作。”
孙翔嘿嘿一笑,吐吐舌头,向唐昊点头示意开始。
胖乎乎的芒果在案板上打转,被修长白皙的手指按住。狭长的旬刀如水,刀身波光粼粼。孙翔将两只大芒果竖切,分出果核,把果肉切十字花刀,再轻轻松松地用刀锋贴着果皮取出完整的芒果肉。接下来,把打成果泥的芒果分成五份,由多到少倒入加了吉利丁片的慕斯糊中。
“浅色的分量多,在外圈,深色的量少,在内圈。”孙翔边操作边解释,“现在,把刚才做好的芒果蛋糕底用圆形慕斯圈切好,多余的边角料取掉……下一步就是渐变慕斯蛋糕的精髓啦,仔细看。”
唐昊把镜头往上扫了扫孙翔,看到他认真的表情不禁心如擂鼓。镜头定了定,才欲盖弥彰地重新专注在慕斯蛋糕上。
加入少量芒果泥的鹅黄色慕斯糊首先倒入模具,然后将稍深的一份芒果慕斯糊从圆心缓缓注入。孙翔神情专注,手腕稳当,颜色由浅至深,分量由多到少的五份慕斯糊最终组成五道完美的同心圆环,色泽宜人。
厨房弥漫着芒果的甜香,孙翔说罢结束语,向唐昊挑挑眉毛:“要等四个小时,好了再来拍成品。”
“嗯,等吧,我整个下午都是你的。”
孙翔的脸颊有些发烫,他咕哝一声谁也听不懂的话,搭着唐昊的肩膀一道去了客厅。
“你坐会儿,我去拿VR眼镜来。还没拆封呢,便宜你了。”
唐昊哼了声,坐到沙发上,揉揉酸胀的太阳穴。
“……你要玩啥?《蝙蝠侠》?”孙翔捧着一套装备回来,看到睡着的唐昊愣了。这是怎么了?才下午两点就困了?
他蹑手蹑脚地走到唐昊身边,薄底棉拖落地无声。眼前的家伙眉头轻蹙,眉心挤出一道浅浅的印痕,嘴唇微张,呼吸轻而悠长。
很累吗?孙翔试探地摸摸唐昊的眉心,又像被烫到似的收回手。
薄暮垂虹,残霞冠日,芒果般的金橙色日光将侧坐在单人沙发上看漫画的孙翔拉出一道尾巴般长长的影子。唐昊在迷梦间眨眨眼睛,起身时拉扯到酸痛的脖子痛得嘶了声。
“醒了?”孙翔扭头问。
“我睡着了?”唐昊有些不可思议,他生来有着野生动物的防备心,三天不睡都能坚持到自己床上再闷头倒下,在别人家轻易睡着,对他来说几乎不可能。
“嗯,睡得跟猪一样。”孙翔嘲笑他,见唐昊的脸色不太舒爽,才收起嬉皮笑脸,说蛋糕好了。
从冷藏间取出的慕斯蛋糕摆放在蛋糕台上,银灰色的金属模具上沾满凝结的水珠。开机后,孙翔用吹风机缓缓沿模具边缘吹热风,再轻巧地摘掉慕斯圈。
“这样取模子比较容易。”孙翔解释道,“来切一块看看。”
蛋糕刀如同划开牛乳般轻松地在渐变的芒果色慕斯蛋糕上划了两刀,分出一小块分层漂亮的蛋糕,明黄色的蛋糕尖果冻般颤动。
唐昊心下赞叹,给这只漂亮的芒果慕斯一个三百六十度特写。他心想,孙翔看着高高大大,手脚毛糙,做饭一事倒细致认真又有天赋,不愧是……我看上的人。
阖上镜头盖,孙翔让唐昊来尝尝:“吃完了带回去。”
“啊?整个给我?”唐昊接过叉子,尝了一小口,慕斯入口即化,口感顺滑轻盈,果香浓郁,层次分明,像一份东南亚海滩边喝到的芒果鸡尾酒。
孙翔抿抿嘴,有点不好意思:“本来就是做给你的。”
唐昊像被一颗芒果爆珠炮弹击中了,一时没反应过来。
“喂!”孙翔恼羞成怒,“给你做生日蛋糕还不高兴?不想要就不给你了!”
“你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生日?”唐昊看着坐在料理台对面高脚凳上的孙翔,夕阳余晖下脸红红的,让他不想想多都难。
但唐昊又怕自己想太多。暗恋最忌自作多情,最厌用力过度。
“……你简历上写的呗。”孙翔撇嘴,沉默片刻后忽然睁大眼睛,“不要告诉我你是乱填的!”
“没乱填。”
“噢。那就好。”孙翔揉揉鼻尖,别别扭扭地挤出一句,“那,生日快乐。”
“蛋糕是给我的礼物?”
孙翔点头,又摇头:“怎么可能特地给你做?恰巧罢了!”
唐昊失笑,孙翔两分钟前才说给他做的,眼下又改口了。不过他不想戳穿,就怕孙翔脸皮薄,闹得不高兴就不好了。现在的唐昊很高兴,连想逗一逗孙翔的心思都没了,只想抱一抱他。
“……做什么?”孙翔后脑勺被唐昊摁住,脸被强行埋在唐昊肩头,说话也瓮声瓮气的,“松手啊!”
“谢谢。”唐昊松开禁锢孙翔的怀抱,忽然哼笑一声,指尖抹了下孙翔嘴角,“蛋糕糊沾脸上了,怎么做到的?傻不傻?”
“我靠!”孙翔往后一退,不料唐昊直接用拇指帮他把白色的蛋糕糊抹开了,没抹干净,而是反手点在了孙翔鼻尖上,像只鼻子上沾了糖霜的麋鹿。
“干嘛啊……”孙翔刚想抱怨,却闭上嘴巴。唐昊抚着他的右耳,因为站着,比他稍高一截,倾身靠近他时,有种滚烫的情绪像煮沸的糖浆一般涌入心房。
唐昊听到了鼓噪的心跳,不知是自己的,还是孙翔的。
孙翔傻坐在高脚吧台凳上,一动不动,耳尖红到滴血。而唐昊,像只滋滋喷气的高压锅,快炸了。
无声的默契让他们维持着如此微妙的暧昧,一切都刚刚好。
烹饪里有个万恶的词叫做“适量”,眼下就是唐昊和孙翔的“适量”。
刚刚好的距离,刚刚好的温度,和刚刚好的芒果慕斯蛋糕。
孙翔不安地动了动,推开唐昊,跳下高脚凳。他指尖都在颤抖,只好蜷缩成拳,声音也打颤,只好用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刺人语气:“很晚了,你回学校去。蛋糕分给你同学吃。”
唐昊皱眉,冷冰冰地叫他:“孙翔。”
“回去吧。”
窗外,太阳落山,夜幕垂落。孙翔愈发恐慌,既害怕这份古怪的悸动,又害怕着午夜降临。他把蛋糕装进纸盒,塞给唐昊,然后表情僵硬地推着他出门。
唐昊一把握住孙翔抬高了推拒他的手,冷声问:“怎么了?突然赶人走?”
“我心情不好不行吗?”
“不行。说实话。”
眼看唐昊跟自己僵持在门边,玄关的挂钟指针滴答作响,孙翔心情烦躁,大吼一声:“关你屁事啊!”
唐昊脸色一白,提了提白色的蛋糕盒,刚想负气把蛋糕丢玄关五斗柜上,却在看到孙翔发红的眼角时退却了。他带走了孙翔特意为他做的生日蛋糕,顺道带上了门。
孙翔无力地瘫在门边,背靠门板,屈起腿,懊丧地把脸埋进双臂。
唐昊回到宿舍,渐变慕斯蛋糕大受欢迎,被闻讯而来的舍友们一扫而空。寿星本人则躺倒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发着呆,一边接受各路亲朋好友的生日祝福。
十九岁生日的最后五分钟,唐昊给孙翔发了条微信,问他在做什么,意料之中的没有回音。


杳无音信的情况一直持续了三天,唐昊才从难以置信的状态中缓过来,接受了孙翔貌似在跟他冷战的事实。
搞什么?唐昊蹙眉。他思来想去,那天除了一个突然的拥抱外,没有任何招惹到孙翔的地方。更何况,他确信孙翔对他是有感觉的。眼神不会骗人,唐昊不信自己会看错翻车。
孙翔看上去不像经验丰富的人,之前可能都没喜欢过同性,一时间想不通也正常。想明白这点后,唐昊放松了许多,煮熟的鸭子跑不了,即使飞了也要逮回来。
心随意动,五分钟后,唐昊踩着辆艳红色的死飞车出现在孙翔家楼下。
嘟嘟声响了半天电话才接通,另一端传来孙翔清浅的呼吸。
“下楼。”唐昊看着最高层突然间熄灭的灯光,扯扯嘴角,“孙翔,我知道你在家。”
“……下楼干嘛?十一点了都。”
“有事跟你说。”
“有事电话说。”
“孙翔你他妈怎么磨磨叽叽战战兢兢跟小姑娘似的?”
“你他妈说谁小姑娘!”孙翔立刻跳脚,“唐昊你给我等着!别动!我这就下来揍你!”
电话里底气十足,一下楼见到好整以暇靠在自行车上等他的唐昊,孙翔就跟放了气的气球一样,哧的一声,怂了。
“有事说事。”孙翔强撑着最后一丝勇气。
唐昊有些想笑,又有点摁不住火,索性挑了个最尴尬的两个人都不想讨论的问题问:“你这几天搞什么名堂?为什么不理人?耍大牌啊?”
“手机欠费。”孙翔从紧抿的唇缝间蹦出四个字。
“我给你充了话费,换个理由。”
孙翔开始后悔下楼来了,唐昊这个人最擅长把他的后路堵死再来守株待兔。
“想不出来?”唐昊扯扯僵硬的嘴角。
孙翔点头如捣蒜。
唐昊啧了声:“OK,换我说。我喜欢你。”
孙翔懵了。虽说早有预料,但他怎么也想不到唐昊会不加修饰不带拐弯地说出那句话。
“从我们第一次见面,我就看上你了。”唐昊干脆一股脑全说了,“之前你说不知道为啥没人来应聘摄影,现在我告诉你为什么。”
“为啥?”
“我让帮你发招聘信息的学姐把消息撤回了。”唐昊眯起眼睛,观察孙翔震惊的表情,“她是我在校会的直系学姐,帮一点小忙,举手之劳。”
“我……操。”孙翔憋出一句脏话。
“好了,我说完了。轮到我问你,你怎么想?”
“什么怎么想……”孙翔错开眼神,盯着路灯下唐昊那辆鲜艳的单车。
“你是真傻还是装傻?”
这套下的,孙翔怎么说都不对,气得他抬眼瞪了唐昊一眼,却被唐昊看他的眼神震住——志在必得的灼热的眼神。
临近半夜十二点,小区寂静无声,孙翔的心跳声越来越大。他焦急地动动身子,唐昊警觉地挡住去路,没有要放他走的意思。
糟了。孙翔紧咬下唇,不知所措。
“……不想就算了。”唐昊叹口气,抬手摸了摸他湿润的眼尾,“我又没逼你。”
你摸着你的良心再说一遍!孙翔对唐昊很无语,但又拿唐昊没办法。
唐昊喜欢他啊,他能怎么办?他又管不了唐昊怎么想……
非但如此,孙翔也管不住自己的心。
他也喜欢唐昊,怎么办才好?
原来喜欢一个人,会这么地令人无所适从。喜欢不是甜腻酥脆的曲奇,而是芥末,是柠檬,又酸又冲。
孙翔闭上眼睛,往唐昊嘴角狠狠地撞了一下。
“今天先这样!明天再说!”说完,拔腿就跑。
唐昊捂着被磕出血丝的嘴角,哼地笑出声。
跑什么?他看着孙翔哧溜一声蹿进楼道的背影,想了想,没追上去。明天是吧?
明天,你休想再跑掉。


>>
太困了不知道在写什么!!希望你们喜欢!!明天就是过年了!!大家情人节快乐除夕快乐!

评论 ( 10 )
热度 ( 4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