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线下约架

*短篇甜饼,多多评论,么么啾

*之前挂掉的车请在车下的评论区艾特我,本周一并解决

>>

 

公会群闹哄哄的,孙翔一点开就吃到刘小别说的一个惊天大瓜——各服的大佬都被写了抹布文,现在正在世界频道连载。

孙翔问了两个问题,什么是抹布,谁这么闲?

刘小别笑而不语,跟他说,你应该问受害者都是谁。

“你先回答我前两个,不然这瓜我消化不良。”孙翔回复。

群里瞬间弹出一堆其他服的世界频道截图,内容叫孙翔看得满脸通红,手机一摔,骂道:“什么鬼!”

抹布是啥他懂了,写作的人是闲着没事干的游戏玩家,属于集体创作。受害者众多,其中有一个他特别熟悉,就是他本人。

“卧槽!”孙翔气得连发十几个表情包刷屏,想把羞耻的东西刷过去,“谁干的!都是谁干的!一个个ID给我记下来!”

刘小别哈哈大笑:“谁叫你之前帮会战太嚣张,稳赢了还踩在尸体堆上放烟花,人家不报复你就怪了。”见孙翔沉默,刘小别安慰道:“这事你不用在意,隔壁服也有大佬被写。不是大佬都不好意思当抹布文主角。换个角度想,你是咱服的高手啊!”比较欠揍的那种。

这段安慰并没有让孙翔心情更好。无论谁被写进奇奇怪怪的东西,跟稀奇古怪认识的不认识的人妖精打架,顶着自己的ID说恶心巴拉娘们兮兮的台词都不会高兴。

为啥我这么倒霉……孙翔无语,又气又憋屈,不过他转念一想,忽然急中生智,嘿嘿一笑,在群里回复了一个酷酷的表情:“切,就凭他们能压我?能压我的只有唐三打!”

本就热闹的公会群瞬间像沸水般咕噜咕噜滚动起来。孙翔这话,一石激起千层浪。

“卧槽!大神你说啥?!”

“牛逼啊!刺激!!!!我喜欢!!!”

“现在告白的姿势都这么骚了吗?”

“我靠唐三打!”

用刘小别的话作总结:“一叶之秋,我什么时候能像你一样优秀。”

孙翔得意地勾起嘴角,回复:“下辈子吧。”

 

话说回来,孙翔的话能引起如此之大的反响,跟唐三打此人脱不开关系。在他们玩的网游里,每个赛季都会有竞技场天梯排行,期间夹杂大小公会战,火药味十足。赛季第一只有一个,能在下个赛季拖上一条人人艳羡的彩虹屁。积分第一名的公会也能一人拿到一条红披风。玩家们相应地对大佬大神们非常崇拜。

孙翔他们所在的服务器排行榜由两个ID轮流坐庄,一个是孙翔的一叶之秋,另一个,就是叫孙翔恨得牙痒痒的唐三打。

竞技场随机匹配,跟孙翔一个段位的玩家虽然都算高手,但仍然浩如烟海,因此,唐三打和一叶之秋居然一次也没碰上过。

山不就我,我去就山。上赛季,唐三打抢了彩虹屁,又带着手下的呼啸山庄拿到红披风,世界频道里看一叶之秋不顺眼的玩家就说,本服第一高手易主,给一叶点首《凉凉》。孙翔气不过,加之年轻气盛,当即决定去加唐三打好友,跟他在竞技场战个三天三夜,分出高下。

结果,唐三打这倒霉催的关闭了好友申请,让孙翔吃了闭门羹,对孙翔在世界频道的约架又无动于衷,把孙翔气得嘴上起了好几个泡。

刘小别私下帮孙翔向呼啸的人打听,带回一张呼啸公会群的聊天截图,和一声叹息。

截图左手边是孙翔熟悉的唐三打游戏头像,一张不知从哪儿找来的风景照,仔细看里面有个背光的黑色背影。孙翔嗤笑一声,笑唐三打头像老土,难怪公会名字都这么土。紧接着他笑不出来了,看着唐三打的回复攥紧了手机,牙齿咬得咯咯响。

唐三打:“哼,需要比吗?”

卧槽啊!!!!!

那晚上孙翔在群里和世界上刷了好几句,骂唐三打是个避战的怂货,一定是怕打不过他丢人才不敢比的!

那一夜,唐三打依旧没理人,拖着彩虹屁在竞技场里砍瓜切菜,耍了半晚的威风。

 

孙翔心直口快,说话不过大脑,图一时爽快。说那句“唐三打才能压我”时他没多想,只是想捉弄那家伙,把那个讨厌鬼扯下水罢了。

因此,孙翔才没料到截图五分钟后就传遍了大大小小的游戏群,世界上的同人写手们津津乐道,摩拳擦掌,马上给他来了一辆新鲜热乎的车,主人公他和唐三打。

公会群沉默三秒,集体哈哈哈哈,不但截图共赏,而且都@了孙翔,问他感想。

感想?孙翔摔了手机,摔完又捡回来,仔细再看一遍后,深深吸口气,骂:“靠,早知道说我压唐三打了。”

世界上吃瓜群众创作欲旺盛,下笔如有神,避着和谐词汇,把一叶之秋写成了在唐三打身下的嘤嘤嘤的小奶猫,OOC到孙翔难以直视。先前的抹布文也是如此,跟他本人几乎没有关系,所以孙翔气归气,并没有真的动怒,更没把文中的平胸受当作自己。但这些在世界上不断刷新的车,却让孙翔在辣眼睛之余有些移不开目光……哇,能这样,还能那样,不一会儿就看红了脸。

吃瓜吃瓜,吃完就拉,孙翔没几天就把这事忘了。要是什么事都往心里去,顾忌被写抹布文而不敢在对手尸体上放烟花,玩游戏还有什么意思。

就在他把这事忘到爪哇国去时,公会群里记忆力稍好的成员跳出来,发了一张截图,然后一群人在那哈哈哈哈,孙翔没按捺住好奇心,点开来看了。

又是呼啸公会的聊天记录,孙翔心想,啧,唐三打这公会的卧底未免太多了吧!

等他看清楚截图内容,突然又笑不出来了。

唐三打:“一叶之秋?”

唐三打:“我们认识?”

唐三打:“神经。”

恶作剧最差劲的结局是,恶作剧对象非但没被捉弄到,而且大言不惭地反问,你是?

孙翔自尊心强,之前跟唐三打叫战不成已让他在心里记了唐三打一笔,如今这一出,更是让他把唐三打钉在了内心的耻辱柱上,决定天天拿着小鞭子抽打。

“别哥。”孙翔私聊刘小别,“你在呼啸山庄有卧底小号吧?把唐三打微信号给我。”

刘小别发来一张表情包,鸡哥,算了算了.jpg,下一秒弹出一个微信名片,唐三打。

“不要冲动!”刘小别说。

孙翔听出他的言下之意,赞许地点点头,立即向唐三打发去好友申请:“唐队加我,嘤嘤嘤qaq。”

刘小别:“一拳一个嘤嘤怪!”

孙翔回复:“等着瞧吧。”

如他所料,嘤嘤嘤加QAQ大法很有用,一小时后唐三打通过了他的好友申请。孙翔跟刘小别吐槽,这人以为我是女的才加,靠,一定是骗小姑娘的老手了,渣男啊!

“等着我去戳穿他!”孙翔得意洋洋。

刘小别问:“你不是去宣战的吗?”

“对哦,我忘了。”孙翔挠头,“算了,两不耽误。”

刘小别感到忧虑。

 

“嘤。”孙翔忍着作呕的冲动找了张特别粉红小女生的猫咪表情,打算两三步引唐三打上钩后再跳身份,让那家伙出糗,出一口恶气。最好能激怒对方,再顺势把人拉到竞技场,用拳头说话。

可他千想万想也没想到,唐三打直接回复他:“一叶之秋,你无聊不无聊?”

孙翔脸都烧红了。仔细一想,好像是挺无聊,无聊得像小学揪女孩儿小辫儿的熊孩子。

“你怎么知道我是谁?”他问。

“微信ID。”那人回答,“你当我傻?”

孙翔追悔莫及,扭头跟刘小别直播进程。

“我也没想到您能用大号去钓鱼啊!”刘小别摊手。

唐三打那边又发来一条消息:“怎么,来跟我道歉吗?”

孙翔反思自身五秒钟,下意识地回复:“哦……抱歉。”

说完对不起他就后悔了,感觉像先失一局,让唐三打占了上风,有点没面子。

“……还不是因为你不跟我PK。”

唐三打那边显然对这理由很无语:“私下solo没意义,浪费时间。”

怎么会没意义!孙翔很愤慨:“你打游戏都没点血性吗!不跟我打,怎么知道谁更强?你不想当全服第一?”

唐三打冷笑:“彩虹屁在谁身上?”

孙翔气炸了,就你有彩虹屁,嘚瑟什么啊,上赛季我还挂着七彩流光屁呢!

“下赛季是我的。”

“哼。下赛季的事,下赛季再说。”

眼瞧着唐三打要结束话题删好友了,孙翔这么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绝不会放过他。

“你不跟我PK,我就让他们继续写。”

“幼稚。”

是很幼稚,孙翔想,但是坚决不跟我打的你更幼稚!

两人就谁幼稚吵了几个来回,唐三打不是个脾气好的良善人,被一叶之秋的一句惊人之语搅和进无聊八卦的漩涡中心已经让他很不爽了,眼下这人又一副不跟我PK我就倒下来耍赖的劲头,更是激起了唐三打的犟脾气。孙翔想PK,他偏偏不要,气死他。

“再哔哔?找揍啊?”唐三打放狠话。

“来啊!线下约架!”

 

上头了……

孙翔在高铁站出站口转悠,捏捏自个儿的肱二头肌,心想,我怎么一个不注意就跟唐三打约架了?!万一对方是个大金链子小手表一天三顿小烧烤的社会大哥,他打不过怎么办?不过,他人高马大,高中时窜个子,到大学时长到一八五,平常勤于健身,举举铁,跑跑步,打打拳,寻常人奈何不了他。

万一唐三打是墨镜金链大哥……孙翔浑身激灵,心中暗想,到时候再说吧!

“一叶之秋?”有道年轻的声音叫了孙翔一声。

孙翔下意识地扭头,看到一位身量年龄与他相仿的青年。没有貂,没有大金链子,没有劳力士,倒是有墨镜和往后捋的刺猬头。

……大哥的小弟?

“喂,叫你呢。”那人不耐烦了。

“我?哦哦哦,是我。”孙翔几步走过去,“唐三打呢?”

那人扯扯嘴角:“我就是。”

孙翔恍然大悟,再看那人时目光多了几分探究,上下打量一轮后确定这人眉宇之间那股欠揍的傲慢,就是如假包换的唐三打本人。

那家伙对孙翔不大礼貌的扫视不以为意,冷哼道:“我叫唐昊。”

孙翔下意识地伸出手,结果对方没有握手的意思,把孙翔闹了个大红脸,气呼呼地说:“孙翔!我的名字。”

“现在打吗?”唐昊问。

高铁站人群熙攘,不远处有几个巡逻的警卫,孙翔谨慎地说:“找个宽敞没人的地方。”让翔哥好好教你做人。

唐昊嗤笑:“你真是来打架的?”

“不,不是吗?”孙翔茫然。

“打架就打架吧,输了别哭,医药费自负。”唐昊耸肩,“走吧。”

孙翔心中嘀咕,唐昊这么自信,莫不是大隐隐于市的武林高手?心虚归心虚,气场不能虚。孙翔扬扬下巴,嘁了声:“那是自然。”

 

一分钟后他坐上唐昊的车。

一刻钟后他和唐昊在一家餐厅面面相觑。

“不是线下约架吗?”孙翔不满,“这是什么意思?”看不起我?!

“先吃饭。”唐昊招来服务员,点上一桌菜,做足了东道主的架势。

孙翔和唐昊的城市相隔城轨一小时的距离,他大早上出门,踩点到站,没来得及吃饭,到车上又倒头就睡,现在正饿得慌。他咬咬牙,心想,我才不吃敌人的食物。可是等令人垂涎欲滴的菜一盘盘端上桌,孙翔就暂时挂上休战旗,端起饭碗,唏哩呼噜地吃起了午饭。

吃饭伴随聊天,两人同龄,在游戏中都是腥风血雨的人物,对游戏各有造诣,聊起来很有共同话题。由游戏又延伸到最近上映的电影,孙翔咕咕咕点评一通,饭后甜点都吃干净了,才意犹未尽地闭上嘴。

“走吧。”唐昊起身买单,接着带孙翔去了最近的一家网咖。

刷卡上线,两个游戏里大名鼎鼎的角色出现在屏幕上。

他们玩的游戏正当红,玩家很多,周末网咖里前后左右都是游戏玩家。没过多久,就有人开始围观他们的PK决斗。羊群效应,围观群众越来越多,在两张电脑椅周围黑压压围了一圈。

孙翔人来疯,手指敲击键盘的速度越来越快,操作越来越绚烂。

一局,两局,三局……

有人叫好,有人嘘声。孙翔置若罔闻。

在他眼中,只有屏幕上的唐三打。

看的人多了,很快出现疑惑的声音:“咦,这不是我们服的两个大神吗?”

唐三打和一叶之秋线下约架的消息立刻传上世界频道,一时间,开车的不开了,上车的不上了,都涌进竞技场房间,围观这场大战。

孙翔没在意,专心跟唐昊打。可是,因为旁观的人太多,网吧空气流通不好,几轮过后他就有些胸闷犯恶心,脸惨白惨白的。

坐在他身旁的人趁一局结束瞄了他一眼,冷哼一声,问:“输到想吐?”

“滚蛋!”

唐昊拉起他就走。

孙翔跌跌撞撞地跟在后面。一出网咖大门,对面是浩浩汤汤的大江,江风清凉,他长长地出了口浊气,坐在台阶上,不满地说:“这回不算。”

“你还想来下回?”唐昊挑挑眉毛。

那人站在他身旁,孙翔仰头看他,发现唐昊竟然长得人模狗样。江风吹起他落在额前的一缕深色头发。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插着裤兜看向江上来回的大船和对岸五彩斑斓的集装箱,冷冷的,酷酷的,像颗遗世独立的菠萝。

孙翔顺着唐昊的视线看向对面的集装箱,马上想起了他的彩虹屁。

可恶,他想,下个赛季,彩虹屁一定是我的。

“来啊。”他努努嘴,“下回,下下回,把你头都打爆。”

“你做梦。”唐昊轻飘飘地哼了声。

 

晚上唐昊送孙翔去车站,在车上孙翔看了眼冷落一天的公会群。里面唐三打和一叶之秋那什么的同人文已经把面基梗加了上去,下一步就是结婚生子了。

孙翔不屑一顾,明白了唐昊当初的心情,两个字,无聊!

开车哪有打游戏有意思?

接着他去回复刘小别关于线下约架如何的关怀。

“赢了没有?”

“废话!”

 

fin.

>>

怎么说,现在就想写这种,素的!

评论 ( 34 )
热度 ( 5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