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游龙戏凤 01

*孙翔男扮女装嫁入豪门,狗血向
>>

满庭繁花,缨缦如云,喜乐如雨。
忠肃王世子唐昊今日娶妻,然前院宾客寥寥,皆因当今的亲弟忠肃王犯了事儿,被软禁于府,京中没人敢违背圣意亲自来府上道喜。
“世子,吉时已到,该同世子夫人行合卺之礼了。”长随低声提醒。
那位冷脸坐在上首的少年冷哼一声,扫一眼空荡荡的宴席,嘴角扯出一个嘲讽的笑意。他整装肃容,接过长随递来的热帕抹去满脸酒气,大步往王府南面的虎啸园走去。
唐昊今年二十,及冠之年却被囚禁在精致奢靡的牢笼中。他的世子夫人乃皇帝在大选秀女中随手指的,是武英侯的嫡女。夫人身世听着显赫,可武英侯十多年前就告病不上朝,终日缠绵病榻,手无实权,武英侯的爵位按律将在侯爷过世后降为伯。
京城王公贵族多如过江之鲫,若在以往,区区一个老病侯爷的女儿如何配得上皇上亲侄儿忠肃王世子?可是如今,贵族们对忠肃王府避若蛇蝎,唐昊能娶到侯府嫡女,已是圣上仁爱,心胸宽广的结果。
园内张灯结彩,红绸垂地,影影绰绰。立于正房门外的侍女和喜婆见人来了赶忙垂首行礼,唐昊目不斜视地跨过门槛,领着人进去。
里屋,儿臂粗的红烛荜拨荜拨地燃烧,唐昊不用熏香,所以屋里唯有果盘上佛手的香味。
雕刻有行龙游蟒,观音神佛的拔步床上端端正正坐着头盖金丝红绸的世子夫人。夫人身材纤瘦高挑,背挺得笔直。
唐昊到底是少年,纵然对娶一个从没见过的丫头片子非常不满,此时此刻也有了些许紧张。他接过喜婆递来的金秤杆,杆上镶着宝石的秤心荧荧发亮。秤杆一勾,盖头随之飘落,露出个妆容清淡,却容貌艳丽的少女。
少女眼尾上挑,如同一只难训的野猫,嘴唇抿成一条线,鼻梁高挺,脸颊上仍有婴儿肥。出嫁前要开脸,于是看上去像只褪去绒毛的水蜜桃。唐昊眼前一亮,嘴角仍绷着,挤出一声不屑的鼻音。
“恭喜世子,贺喜世子,夫人貌美如花,沉鱼落雁……”喜婆笑得谄媚,一旁的侍女、长随们跟着大声贺喜,冲淡了喜宴的寂寥。
世子夫妇沉默着坐在床边,像两只华贵的玩偶任喜婆摆布。
“夫人,请。”一旁的侍女双手端着只铺有红绒布的托盘,上边摆着一只巴掌大的缠了红线的金剪刀。
“这是啥?”夫人似乎大半天没开口说话了,声音清亮之余有些沙哑。
唐昊余光瞟向身侧的贵族少女,在那人手伸向剪刀时忽然头皮一紧,眼皮乱跳,他按住新娘子白皙的手背,沉声说:“我来吧。”
结发为夫妻,白首不相离。
接着是喝合卺酒,唐昊喝了半晚的烈酒,再喝这女儿红跟喝水似的。再看那世子夫人,与唐昊交杯之后仰头讲酒灌入喉中,又薄又嫩的面皮立刻从耳朵红到脖子,咳嗽连连,那双明亮的猫眼噙着泪花。
侍女们又是告罪又是帮忙拍背,闹得一团混乱。唐昊太阳穴紧绷,额头青筋直跳,挥挥手赶她们出去。
热热闹闹的新房陷入死一般的寂静。新娘动了动屁股,喜服上洒着的花生莲子哗啦啦散落一地。
唐昊看向新娘紧绷的身体和凝成冰块的眉眼,忍不住嗤笑一声:“你很怕我?”
“我才不怕你!”新娘横他一眼。
“那你……”他轻轻地触碰新娘的后颈,那儿的皮肤在大红喜服映衬下白皙如雪,让人情不自禁地想扼住细白的脖颈。
新娘马上跟被踩了尾巴的猫似的跳起来,噌地躲到床尾,捂着后脖子,气呼呼地问:“你干什么?!”
唐昊呵地笑了:“能干什么?”可他看他的新娘子眼眶发红吓得要哭不哭的表情,却停住了心里头一丝的恶意,缓和语气说:“放心,你才十四,年岁尚小,本世子暂且不碰你。”
“噢……哦。”新娘抿抿唇,双手握拳放在膝上,默不作声地打量绕到百里河山屏风后洗漱的唐昊。
等唐昊洗去一身酒气回来,他的新婚妻子依然一动不动地坐在原地,要不是刚刚刺唐昊的那几下,唐昊会误以为他娶了个谨小慎微的大家闺秀。
“要不要我叫人进来伺候你?”唐昊好心地问。现在他对这位武英候府的姑娘没那么抵触了,娶谁不是娶?娶个漂亮的,倒也赏心悦目,要是再听话点就好了……
“不用不用不用,我自己来。”世子夫人连连摇头,侧身避开穿着红色睡袍的唐昊,蹿到屏风后面,脚步轻快,不像个莲步徐行的京城贵女,倒像只走街串巷的野猫。
烛光明亮,新娘瘦削高挑的身影映在屏风上。唐昊估摸这人比自己矮上一小截,再往下一看,一马平川,于是挑挑眉毛,心想,看来候府的吃食不怎么样,光长个儿不长胸。
新婚之夜的喜烛须彻夜点燃,世子夫人卸了妆,去了头面,脱掉层层裹裹的吉服,回来时穿着跟唐昊配套的红色亵衣绸裤,趿拉着大红绣鞋。青丝如墨,明艳的脸庞映在闪烁的烛火旁,灯下看美人,平添一分与年龄和性别不符的锋锐。
“你睡里面。”唐昊侧身让那人上床,趁机打量那人窄窄的腰身和脱鞋上床时露出来的单手可握的脚踝。没长开,唐昊想,还是个黄毛丫头。
世子夫人飞快钻进被窝,把鸳鸯交颈、莲花盛开的喜被高高提到眼睛下方,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唐昊失笑:“喂,你想让我睡哪儿?”
世子夫人看了他一眼,勉为其难地分他一小块被褥。
唐昊和衣而卧,与他的新婚妻子一道盯着床幔发呆。半晌后,他侧过身去,摸了摸夫人巴掌大小的脸。掌心慢慢向下,触手香软,他能清晰地感觉到那人逐渐紧绷的身体。余光瞟向一旁装死的某人,脸渐渐涨得通红,眉毛皱成一团,嘴唇紧抿,一副随时要发脾气的模样。
忽然唐昊扼住世子夫人的脖子,手心里细瘦的脖子和上下滚动的喉结触感明显。他翻身跨坐在那人身上,手往下一摸,是个男人!唐昊震怒万分,质问:“谁派你来的?!”

tbc.
评论多一点更新快一点,么么哒~关爱一下我

评论 ( 39 )
热度 ( 38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