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我当基友是心肝,基友当我是猪肝 03

*王者荣耀paro,欢乐打游戏恋爱向
*凌晨四点爬起来写的更新,需要评论嘤嘤嘤
>>
03

孙翔看上唐三打,自然是因为他技术好。
大区第一,不是主播,不是职业,不是代练。在一个代练遍地走,职业多如狗的段位里,典型的三无高玩,意味着唐三打既没有经济方面的压力,又没有俱乐部合同关系的束缚。
简而言之,适合孙翔拉进队伍里一块儿打城市赛。
王者荣耀城市赛,King of City,属于职业联赛的次级联赛,报名零门槛,层层淘汰后的全国冠军将获得职业联赛入围赛资格,为职业联盟KPL输送了许多强力队伍。
孙翔才玩荣耀两个赛季,已然独孤求败,高处不胜寒,普通的5V5排位赛,即使是高星局也无法带给他刺激,找高手约战又没有那种非胜不可的进取心。要说他想借此进入职业联盟,倒也未必。
且不提会打断他腿的老爹老妈,单说他的年纪,21岁才去打职业已然晚了两三年,而他的实力在真正的KPL选手面前未免有些不够看。这两点,孙翔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可是城市赛,KOC,跟他水平差不多的高手齐聚,其中卧虎藏龙,有剑指KPL的战队,也有主播车队。
孙翔想知道他能走到哪一步。
讲白了,就是想玩。既然想玩,就认真玩,玩个大的,玩刺激点儿的。
首先么,他要拉唐三打入伙。其他的再说吧!
第二天,孙翔一早登录游戏做日常领铭文碎片,就收到唐三打一小时前发来的信息。先是两个问号,再是一串字母数字组合,唐三打的微信用户名。
这一回,唐三打没有高冷地关闭好友添加的设置,而是爽快地通过好友申请,还在孙翔发言前热情地发来一个表情包。
唐三打:黑人问号.jpg
孙翔:黑人问号.jpg
唐三打:孙翔?你名字?
孙翔:啊?
孙翔:哦,对啊!
唐三打:加我干嘛?
孙翔深吸一口气,问了唐昊一个哲学问题:“哥们,你有梦想吗?”
唐三打:没有。
孙翔:……你想一想再答啊!!!!
唐三打:真没有。
孙翔:你就没有想过,走上人生巅峰,没想要坐在跑车里?
唐三打直接给他发来一张照片,扔书桌上的车钥匙。
孙翔瞅了眼,气呼呼地回:“不就是宾利!”
哼!什么人啊!
气归气,重要的事不能忘。孙翔把加人好友前脑补的套路和话术抛到脑后,直截了当地问:“唐三打,你要不要跟我一起打城市赛?”
唐三打:不要。
唐三打:还有,我叫唐昊,别人叫我昊哥。别老叫游戏ID,游戏外这么说话太中二。
孙翔:你休想占我便宜!
孙翔:真不要?
唐三打:NO.
孙翔:好吧,下回再聊。等你改变主意了跟我说。
孙翔:唐昊,晚上游戏见!
孙翔:我去上课啦!

怎么这么自来熟……
唐昊略显无语地锁上手机屏幕,专注地对着办公桌上的电脑键盘敲敲打打。他今年大四,走了父母的关系到一家互联网公司实习。说来好笑,这家公司在游戏上跟王者荣耀所在的鹅厂势同水火,底下的实习生却是王者荣耀的高端玩家,心悦会员。
实习期还有两周结束,论文也写得差不多。毕业后他打算先进自家公司工作一段时间,再准备去国外读两年硕士。未来可以说是一片坦途。
什么KOC,什么KPL,对唐昊而言不过是王者荣耀助手APP上几个无意义的字母组合,只在没有下饭美剧时点开来看看。
职业联赛上的套路对普通的玩家排位赛参考意义不大,况且,比赛服比游戏正式服延迟一个版本,对唐昊而言,看职业联赛不如去逛NGA论坛,看别的大手子怎么说。
实习生的工作无非跑腿、买咖啡、做调研、做PPT。唐昊做了一天PPT,做得眼睛都花了,开车回到租住的公寓,只想吹着空调等外卖到来。
他把领带扯松,整个人毫无形象地瘫平在床上,手机举到眼前,翻了翻微信未读信息。
领导让他明早上班前整理资料抄送邮件,家族群里长辈们在夸赞汇演上小提琴独奏的堂妹,几个高中好友组的群里在聊某个毕业就结婚的段花。所有人都在讲话,全世界热热闹闹,烟火缭绕,红尘滚滚,衬得晚上九点才饿着肚子回家的唐昊分外寂寥。
孙翔:(* ̄︶ ̄)
唐昊无语,心想,怎么还来?
孙翔:排位吗?
唐昊:可以,只要你别提什么城市赛。
孙翔:为什么啊?
唐昊:听得头大。
孙翔:o(╥﹏╥)o好吧!
唐昊:等会儿吧,等我半小时,吃个外卖。
孙翔:你还没吃饭啊?
孙翔:都这时候了。
唐昊:刚下班。
孙翔:九点?!你什么工作啊好可怕。
孙翔:你不是富二代吗为什么要折磨自己?
孙翔:要我就点个外卖到公司当着老板的面吃。
唐昊:……没时间。
孙翔:下次早点吃吧!不按时吃饭会胃疼。
这什么对话!不知道的以为他在撩我!唐昊骤然回神,心道,这人看着粗线条,没想到能为了拉我入伙搞这么多弯弯绕绕。怎么?想讨好我吗?
唐昊可没那么好讨好。

孙翔很快知道——唐昊油盐不进,软硬不吃,只认自己认定的东西,旁人难以左右他的意愿。
说不打城市赛,就不打,无论孙翔怎么挖空心思游说,唐昊都只有一句话:“不去,没空,没兴趣。”
唐昊:你怎么不找别人?
孙翔:我只看上你了嘛!
陪唐昊打了三晚排位,终于升上王者二十星,孙翔幡然醒悟——唐昊他妈的是拿他当上分陪练了!免费的那种!
“靠!老子不干了!”孙翔气得跟好友刘小别打电话,“你说他跩个屁啊!不就是个区第一!荣耀百八十个区呢!他算个屁!”
“其他区第一你也接触不到啊……”刘小别无情地戳穿他。其他服的第一名,不是职业代练就是游戏主播,孙翔一个身无长物的大学生,连跟大主播说上话的份儿都没有。更不用说拉人打城市赛,耽误人家挣钱了。
“嘁。”孙翔转念一想,直呼自己机智,“我干嘛认死理,非要找个第一呢?我找个第二不就完了吗?玩王者的人那么多,不信找不到人跟我去打比赛。”
“你想通就好。”刘小别长舒一口气,总算能挂电话啦!
“我看你就很不错。”
“你说什么?!”
孙翔嘿嘿一笑:“别哥!”
刘小别溃败。
跟孙翔一起长大,从一起玩泥巴进化到一起玩王者荣耀,刘小别心里清楚,孙翔有多固执。可能因为从小过得顺遂,孙翔难以接受有人跟他说不。如果有,他会一直磨到那个人同意为止。
与其被烦死然后答应,不如早早举起白旗。
至于某个给孙翔甩去拒绝三连表情包的人,刘小别向他投以最同情的眼神和最真切的问候。
兄弟,你辛苦了。

理论上,唐昊应该跟孙翔相忘于江湖了。
他游戏好友可多,加上呼啸战队一百多个人,跟谁打不是打?而且,他更喜欢单排,不玩套路,玩的就是随机遇上神队友或猪队友的刺激。
更何况,巅峰赛要来了!
赛季初过去没一周,该上王者的玩家都升上了王者段位,留下其他人在鱼塘里摩擦。全服最强王者达到一万人后,为了满足顶尖玩家游戏刺激度需求的巅峰赛在新赛季正式召开。
巅峰赛,只能单排,游戏期间匿名,每天只在晚上八点到十一点开放,有单独的巅峰赛积分排行榜。
消息一出,全服沸腾。
排位能跟多人组队,也就是说,有些游戏实力不强的玩家能通过抱大腿抱上王者高分段。当大腿不在时,这些玩家就成了同分段其他玩家眼中的毒瘤,游戏体验极差。
有了巅峰赛,浪潮退去,谁在裸泳一清二楚。
通过机制淘汰水货,积分越高,高手越多。唐昊一看到公告栏上今晚巅峰赛开启的消息,就激动地把手机闹钟设到晚上七点五十。今晚正巧不用加班,下午五点半一到,老板前脚刚走,唐昊后脚就油门一踩,飞驰而去。
晚上八点,准时登录。
巅峰赛的第一局,队友选择的阵容尚算认真,没瞎玩。唐昊也打起精神,紧盯屏幕。
游戏载入中,玩家ID皆为“巅峰召唤师”,按顺序分为1到10号。唐昊把这匿名ID简称为1号技师,2号技师……这一局,唐昊是5号技师,所用英雄为T1级的上单英雄,女中豪杰花木兰。
其他几个队友分别是打野公孙离、边路白起、中单杨玉环、辅助夏侯惇。一个上职业联赛也绰绰有余的阵容,在低端局由于打野公孙离的操作难度大而十分罕见。
巅峰赛只能单排的规则让玩家们倾向于打开队内语音交流,所以队友让开麦时唐昊二话不说开了,然后冷冰冰地抛出两个字:“反蓝。”
队友稀稀拉拉地回复“好的”“收到”“反蓝啊反就反吧”,唯有一人的回应让唐昊的太阳穴爆出一个井字。
“唐三打?”
井!
“哇!缘分啊兄弟!”
井!井!
“这都能碰到!你说我们是不是上辈子修来的——”
井!井!井!
“我上辈子一定是你男朋友!”
唐昊深吸一口气,再重重吐出一口气:“……打野拿红反蓝,听我指挥。”
“喂,我才是打野,听我指挥!”
“听我的。”唐昊有点上头。
“兄弟们跟我走!正常蓝开!反什么蓝啊?”孙翔气呼呼地说。
“大哥们别吵了,好好打吧。”
队友无奈地发出快捷语音“稳住我们能赢”,孙翔和唐昊顿觉丢脸,同时安静下来,耳机里传来那个人的呼吸。

tbc.

评论 ( 26 )
热度 ( 30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