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往后余生 下

*【昊翔】往后余生 上 

*狗血文~恋人变py这样那样 完结求评,圈里有些冷,要评论抱抱~

>>


“我喜欢那个。”孙翔踩在购物车上滑,一边抬抬下巴指向货架上的一只黄色铸铁锅,“那个好看,红色的也不错。”
唐昊摁住他肩膀,把他从购物车上扯下来,皱眉道:“几岁了你?”
“昨天两岁半,今天三岁。”孙翔不理他。
唐昊拿他没办法,反正工作日晚上八九点的宜家人少,这车看着也算结实,孙翔想玩就玩吧。接着,把手上的黑色锅子放下,换成孙翔喜欢的那款。
“你做饭么?”唐昊吐槽,“买了回去你又不做。”
孙翔睁大眼睛,一脸难以置信:“唐昊你怎么这样?翔哥大发慈悲陪你买东西,你居然想让我做饭?”
呼啸薪资水平在联盟里数一数二,当年一千万的第一转会价买来唐昊当队长,年薪自然不会委屈他。投资方旗下的公司半卖半送了一套俱乐部附近的公寓,按唐昊的喜好装修好,开窗散了半年的甲醛,十赛季刚好入住。
唐昊平时住宿舍,跟孙翔在一起后才想到这房子也不能一直空着,冬休放假,刚好把孙翔拉来帮忙收拾。谁知道他请的帮工是个来了就瘫在沙发上不动弹的少爷,带来宜家买些小家居还是他三催四请以好吃的为诱惑才请出门。
“……想吃什么?”唐昊问,“我会做的不多。”
孙翔噼里啪啦报了一串菜名。
唐昊听得头大,正在琢磨着,忽然眼前的人不见了,一低头,居然坐推车筐里去了。宜家的购物车本就是放家具组件的,比平常超市的车子要大要结实些,孙翔的体型又偏瘦,坐进去虽然很大一只,但还算稳当。
“卧槽!”唐昊惊了,咬牙切齿问,“孙翔你丢不丢人!"
孙翔仰头看他,笑了笑,挥挥手:“唐昊,冲呀!”眼神示意唐昊推他。
那时唐昊的脸上的表情比调色盘还丰富,事后孙翔每每想起总是想笑。把外人眼里严肃正经成天凶巴巴的呼啸队长逼他这份上,除了他还有谁?这让他不禁有些自得。
“我日。”唐昊骂了句,推着孙翔走了。
孙翔哈哈大笑。唐昊在后头重重揉了揉他的头发。
笑语欢颜,难以言说。
那是孙翔头一回感觉到,唐昊是真的很喜欢他。

呼——孙翔望着空无一物的天花板,清晨的阳光穿过窗帘,在木地板上划出一道金色的缎带。他苦中作乐,简直想给自己点一首《梦醒时分》。
为什么会梦到那个时候,这个问题和为什么会落到这步田地一样好笑。
他和唐昊分手一年,见面的频率倒比在一起时更密切。期间除了想做的时候约个时间地点,并无他话。他想唐昊想到骨头发疼的时候才会给唐昊发短信约,见到人却什么好话都说不出口。亲密无间的恋人变成只有做爱的炮友,然感情并未消失殆尽,只在心中磋磨。
世间感情多生怨愤。有时候孙翔都不清楚,现在的他究竟是仍爱着唐昊,还是仅仅是不甘心、意难平?他更不明白,当初唐昊跟他断得一干二净,一副死生不复相见的架势,又为什么一次次地同意跟他见面,跟他做爱?
想不清楚,就不去想。想到就会难过,干脆抛诸脑后。孙翔能平平安安长到二十一岁,能在跟唐昊纠缠数年后仍保持一份乐天性子,跟他的粗神经不无关系。
孙翔把鸟巢似的黄毛抓得更乱些,打着呵欠坐起身,突然灵光乍现,翻箱倒柜,把放在床头柜角落里的一枚钥匙找出来。
银色的钥匙正正摆在床单上。孙翔蹲在床边地毯上,扒着床沿,如临大敌,实在想不起这玩意儿是唐昊何时给他的了。
要么是他第一次去唐昊南京房子的时候,要么是有次唐昊跟轮回比赛,事后随手给他的。反正当初唐昊和他都没把钥匙当成需要郑重其事才交付的东西,如今想来,那时唐昊这么做,是要跟他同居的意思。
但是……孙翔懊恼地五官皱成狗不理包子,他当时实在太笨了,压根没理会,把钥匙揣兜里就忘了,唐昊家也没去过几次。当时的唐昊会是什么心情?一定嫌他蠢了吧?说不定,私底下生了好久的闷气。可是唐昊不明说,他怎么知道……他又没谈过恋爱。
后悔半分钟,孙翔就肉眼可见地丧了,像颗晒蔫的仙人掌,趴在床上一动不动。
在队友们面前,他似乎没变过,依旧大大咧咧、日天日地,但在独处时,那些不可避免会想起唐昊的时刻,他会露出茫然无措的神情,如同无家可归的野猫。想逞强,谈何容易。
手机震了震,七期群弹出来,群主刘小别在刷屏@所有人。
“收钱了收钱了!度假村别墅三天两晚,加上给你们别哥的回扣,一人四千五~”
孙翔看着群里哭天喊地骂刘小别不要脸赚兄弟钱,一阵嘻嘻哈哈,不禁疑惑:“什么时候说的?我怎么不知道?”
“我擦,孙翔!”刘小别气死了,“我都说了一周了,让不去的私聊,你不说话不就默认你去么?我房间都定好了。”
夏休开始半个月,孙翔成天待在家里种蘑菇,刘小别说的事,他真没注意到。不过事已至此,不好驳别哥面子,孙翔只得乖乖把红包双手奉上。交完度假的钱他忽然想起一个重要的问题:唐昊去吗?
离上次见唐昊已经过去了两个月。六十天,说不想念不可能。即使心里不去想,生理需求也是迈不过去的坎,明晃晃地在心里杵着,每天早上都升旗扬帆,搞得孙翔又脸红又心烦。
若是以前,这等小问题,他直接问就是了。但是今天,群里的同期生都对他俩轰轰烈烈分手的事一清二楚,对他们事后纠缠不清的事却毫不知情。他现在去问,别人一定以为他介意唐昊,要么以为他仍对唐昊旧情难了。尽管这两件事都切实存在,但孙翔就是不自在。
不能问刘小别,更不能问唐昊的铁杆邹远……孙翔想了一圈,居然问唐昊本人更保险。
“你要去吗?”孙翔发去微信,附带一张群内度假村地点的截图,语气公事公办。
唐昊的回应也很平常:“后天晚上的飞机。”
哦。
孙翔麻溜去定了机票。

目的地是个落地签的南洋小岛,一群人约了时间,陆续坐船从主岛抵达小岛上的别墅。
湛蓝的海水和温柔的海风令人心旷神怡,孙翔在T恤衫外套了件薄薄的格子衬衫,被暖融融的阳光一晒很快生出细汗。他还顾着轮回公关部门的要求,戴了墨镜和渔夫帽遮阳,但白皙的四肢仍暴露在日光下,等他到了住的地方,舒舒服服躺在空调房里,却发现师出未捷身先死——居然在度假尚未开始时晒伤了!
唐昊半夜才能到,孙翔苦着脸抹晒伤药,连邹远他们叫他出去吃饭都没兴趣。
皮肤灼伤般地疼,涂上凉丝丝的药虽然缓解许多,但整个人都弥漫着一股药味,孙翔自己闻了都嫌弃自己。他无力地瘫在一楼沙发上,其他人开车去小岛另一头吃饭,可能吃嗨了,半天不见回。
可恶!孙翔心想,没良心!
不得已,孙翔叫了酒店服务,点了一连串的当地食物,芒果糯米饭、纸米卷、羊肉串、咖喱和牛尾汤。他正坐在沙发上抠脚等晚饭,就听到房卡滴门的声响。
“我靠你们才回来!老子都要饿死了!”孙翔扭过头去,和唐昊面面相觑。“怎么是你啊……”他讪讪地说,而后尴尬地站起身,准备逃回房间。
唐昊眼皮抬了下,哼了声,没回应。
孙翔很不爽,目送他拎着行李去楼上房间后,恶狠狠地踹了沙发一脚,然后捂着脚尖单脚跳回他的卧室。
同在一片屋檐下,竟然无话可说。孙翔想去跟唐昊搭话,但一想到刘小别他们随时会回来,就把这个想法放置了。
咚咚,房门敲响。唐昊侧身进来,孙翔惊呆了,从床上坐起身,吓得屁股往后挪了几寸,问:“你干嘛?”
“你点的晚饭?”唐昊像没看到他的反应似的,不冷不热地问。
“啊?哦,哦哦,对。”孙翔跳起来,“你不说我都忘了。”
他噔噔跑出房间,在餐厅坐好,看酒店服务生一件件把银色小推车上的食物放到餐桌上。
热腾腾的美食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孙翔盛了碗牛尾汤,突然想起来,唐昊大晚上才到,可能也没吃饭。
要不要叫他?他含着汤勺想了好一会儿,就见对面的凳子往后挪了挪,椅子腿划出轻轻的摩擦声,唐昊端端正正地坐在他对面。
孙翔挑眉,满是疑惑和挑衅。
唐昊跟着挑眉毛。他眉眼生得锋利,挑眉这动作做得很有几分邪性,挑得孙翔心惊肉跳。接着,就不客气地自己盛了份咖喱饭和沙拉。
“靠!”孙翔对他不问自取的举动不满,“这是我点的。”
“吃得完吗你?”唐昊冷哼。
“吃得完!”
“这么多,都吃完了你是猪吗?”
“……”孙翔暗骂,掉坑里去了。
相敬如宾,沉默是金。两人互不干扰地一起吃了晚饭,邹远一行人居然没见回来。
唐昊看看手表,十二点过。
“他们几点出门的?”
“六点就出去了,可能喝酒去了吧。”孙翔估摸着。
“叫代驾了吗?”唐昊问。
孙翔挠挠头:“这我就不知道了。”
唐昊起身,走到门边换鞋。
“你干嘛?”孙翔问。
“去接他们。”唐昊说,“喝酒不会喝那么晚。他们这些人,邹远算有点逼数,但有刘小别掺和着,就不一定了。”
孙翔噗地笑出声,好在唐昊没注意到,于是赶紧捂上嘴。他想了想,跟唐昊说:“我和你一起去。”
唐昊看了他一眼。
“你又不知道他们去哪家店,也不认识路。”
“你知道?”
“当然。”
租来的商务车被刘小别他们开走了,他俩只好在酒店前台另租了一辆轿车。车载香水是淡淡的铃兰香,唐昊将车窗降下,清爽的海风涌入车厢。
孙翔坐在副驾驶,屁股跟铁板上的五花肉似的挪来挪去,坐不住。他想开口跟唐昊说话,说什么都好,总好过这令人窒息的沉默。
“最近怎么样?”话一出口,孙翔就后悔了。他挑起话题的水平简直糟糕透顶。
唐昊一只胳膊搭车窗上,偏头看了看他,回答:“还行。”想了想,又问他,“你呢?”
“还可以……”孙翔胸闷气短,忍不住问,“我俩一定要这样说话?”
“……那要怎么说?”
“就……像朋友……呃,像同事……就跟一般人那样说话。现在这样,奇奇怪怪的。”
唐昊慢条斯理地回他:“我们不是朋友。”
孙翔沉默三秒钟,顿时怒火烧心:“不是?!”
“孙翔。”唐昊把车在路边,温暖的海风吹来细细的沙子黏在孙翔脸颊上,“你以为我是什么?你以为我……心眼大到现在还能跟你做朋友?你他妈想得美。”
孙翔哑然。按他的想法,自然不想跟唐昊只做朋友,更不想一别两宽,但是回到过去,似乎难于青天。他茫然又委屈地看了唐昊一眼,他清楚地知道,现在示弱,或许是他最好的机会。唐昊吃软不吃硬,硬杠着,注定两败俱伤。但让他低头,叫他放下自尊去恳求,去承认他后悔了,不如杀了他。
自尊心,胜负欲,永远排在一位。让他退一步海阔天空,绝不可能。
唐昊看他一眼,便知道他脑子里转的都是些什么。于是不过冷哼一声,就不再纠缠,重新启动车子,准备回到正道上。
“有什么不好承认的?你只是不甘心,不情愿,不乐意我会去喜欢别人,至于我们过去怎样,你根本不在乎。”唐昊忽然冷冰冰地飘来一句话,像薄薄的刀刃,刮得孙翔脸颊生疼。
他想说,他在乎,非常在乎。但唐昊说的,确实是他内心阴暗冷僻的一面。被直白地指出来,他脸上挂不住。
“停车。”他伸手去按方向盘,黑夜中车灯晃了晃,刺耳的刹车声和喇叭声划破海滩的宁静。
唐昊险些被他气死:“孙翔你什么毛病?!”
“我不是你说的那样。”不止是那样。自私的、好胜的、粗心大意的孙翔之外,还有另一个,一直在喜欢唐昊的他。
“我管你什么样,下次再乱按方向盘试试看?!”
“我错了……”孙翔举起双手,见唐昊脸上的怒意消下去一些,才试探地去握了握唐昊放在车档上的手。
“我懒得跟你说话。”唐昊话是这么说,语气却缓和了几分。
孙翔鼓起勇气,岔开话题:“那让我说。你从什么时候开始讨厌我的?”
“……我没有讨厌你。”唐昊皱眉。
“噢。”孙翔有点开心,继续追问,“那你为什么分手后要跟我……那样?平时又不理我,耍我很好玩吗?”
“耍你?”唐昊扬眉,“你是这样想的?”
“因为每次我都会难过。”孙翔摊开手心,漫长的生命线,看着孤寂极了,“你想报复我?”
唐昊终于被他逼出一副无语又无奈的表情:“我报复你?”
“没错。”
“没错你个jb。”唐昊彻底无话可说,把以为要剖白内心互相坦诚皆大欢喜的孙翔晾在一边,大踩油门赶往刘小别他们所在的酒吧。直到挨个把一群醉汉搬上车,和孙翔分开两辆车把人载回酒店,都没再和孙翔说一句话。
话不投机半句多,以前孙翔跟唐昊多的是话聊,有时说到嗓子都沙哑,唯独在有关感情的事上,唐昊总会被孙翔的不着边际气到。他究竟做了什么孽,这辈子去喜欢孙翔?
同样的问题,孙翔也在想。他究竟造了什么孽,才和唐昊这般不清不楚,互相折磨?
次日,其余人都出海去了,孙翔因为头一天就晒伤阵亡,一个人在别墅吹空调。刘小别笑他,度假和在家没两样。孙翔鼻孔朝天喷了声气,没睬他。
度假么,本就是要休息。
别墅靠海的一面有个无边的方形泳池,孙翔择了张屋檐下阴凉处的躺椅躺平,吹着海风,喝着果汁汽水,优哉游哉,怡然自得。他睡了一下午,半梦半醒间听到有人在说话。
原来是唐昊和邹远因为晕船提早回来,在他身后的客厅沙发上闲聊。能让他竖起耳朵听的人,只有唐昊了。
客厅的落地窗半开着,话音从窗帘间隙断断续续地传来。孙翔的躺椅靠背调得比较高,屋里的人看不到他。
“说起来,你和孙翔怎么样了?”邹远啃着水果。
“不怎么样。”
“都分手一年多,也该过去了。”邹远看唐昊脸色不佳,赶紧劝说道,“你瞧你们,每次见面都不怎么说话,当对方不存在,搞得大家都很尴尬。不如,趁这次聚会,一次说清楚……”
哼。孙翔听到唐昊重重地哼了声,低声跟邹远说了些什么。
客厅那头安静半晌,传来邹远石破天惊的一句卧槽。
孙翔脸都烧红了,他当然知道什么消息能让一向文静内敛的邹远大惊失色。他现在只想求唐昊闭嘴。但现在的情况,他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发出点动静就会被唐昊知道他在偷听了,更丢脸。
“你……你们……”邹远大喘气,“别跟我说了,我不想管了。”
“也不关你们什么事。”唐昊冷冷地说,“我会处理好的。”
邹远难得地怒了:“你说的处理好就是跟孙翔拉拉扯扯一年?!”
“……又不是我想。”
“你敢说你没想?”邹远不愧是唐昊的小伙伴,一语中的。
就是!孙翔隔着一扇窗,在心里给邹远鼓掌叫好。
“如果……”唐昊眼神闪烁,转移话题,“如果一个人,只会惹你生气,让你难过,拿冷刀子戳你,你怎么想?”
虽然说出来都是朋友,但邹远的屁股到底要偏唐昊那边一些。听罢这话,沉默良久,拍了拍唐昊的肩膀说:“不高兴就不要折腾了。跟孙翔好好说清楚,他也不是小孩了,会理解的。”
唐昊不置可否地唔了一声。
窗外的孙翔心都凉了。比如坠冰窖还夸张,可以说是锥心刺骨。
好比你以为的情趣、孽缘,在他人眼中是折磨。你的一腔热情,在另一个人眼里是负担。事情戳穿了,如何不难过?
他很喜欢唐昊,却不知如何表达。现在的他,说什么都是错。
孙翔落荒而逃,途中撞翻了放果汁的小圆桌。横冲直撞的性子,半点不见改。
唐昊听到玻璃杯碎裂的声音当即就站起来冲出客厅,远远瞧见某个人的背影。邹远没来得及问发生什么了,就见唐昊冲了出去。

开着车,沿着海滩找人。没多久,唐昊就在酒店附近一片人烟稀少的沙滩上找到往海里扔石子的孙翔。
他犹豫了好久,才走上前去。
柔软的海滩弱化了脚步声,孙翔被他吓了一大跳,脸上的泪痕都没能及时抹掉。
“滚。”孙翔说。
唐昊露出嘲讽的表情,手插在裤兜里,也不过去抱他,只是冷淡地怼他:“我就知道你会说这话。”
孙翔如鲠在喉,痛苦难言,心头酸涩苦辣,唯独没有甜。
“你回去,我不需要你。”他话一出口,就追悔莫及。赶紧瞟了唐昊一眼,见他没有拔腿就走的意思,松了口气。
“我怕你跳海。”
孙翔破涕为笑:“你特么想得倒挺美。”
“还怕你浑浑噩噩被车撞了,轮回要我赔钱。”
“轮回下了巨额保险,用不着你赔。”孙翔切了声。
唐昊不说话了。
孙翔期待又不安地看过去,小声说:“你怕我有事。”
“唔。”
“说穿了你就是还喜欢我。”
唐昊扭头看他,把刚刚他的话还回去:“你他妈想得倒挺美。”
孙翔噗地笑了。忽然间,好像什么都不重要了。他转身去抱唐昊,那人浑身僵硬,但没拒绝他。于是他抱得更紧了些,死死地抱着,像要把唐昊勒紧进他的骨血。
“我一直想得挺美。”孙翔在唐昊耳边说,“我可以一直想得这么美吗?毕竟你看,翔哥长那么帅,是吧……长得美,想得美嘛。”
“自恋,自夸,脸皮真厚。”唐昊美人在怀,淡定如初,蹦出几句切入要害的评语。
“喂……”孙翔耍赖,“别说啦。”
唐昊环上他的腰,手心抚摸着他的脊背,温暖的体温隔着单薄的衣物融入他的肌肤。
明明近在眼前,却忽然觉得想念。或许是,太久没抱着他了。
“以后我不跟你吵架了。”孙翔握拳发誓。
“大话别说在前头。”唐昊冷哼。
往后余生……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fin.

评论 ( 31 )
热度 ( 419 )